深渊报亭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 诡异的案子

    早上七点的街道,人烟稀少,

    昨夜下过的雨此时在地面上还残留着清晰可见的印记。

    周成晔恍惚的从睡梦中醒来,他看向四周,还好,这里是他的报亭。

    “我怎么睡在了这里?”

    他从长椅上缓缓起身,揉了揉勉强睁开的双眼,渐渐的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深渊……黄泉……报纸……”

    脑袋有点痛,周成晔有些分不清那些事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了。

    扭头向报亭外看去,雨后阳光明媚,甚至刺的眼睛还有些不舒服,

    但周成晔可以确定,最起码他现在处于现实世界中。

    他双手下意思插进口袋,忽然左手触摸到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拿出来将其打开,这正是记忆中昨晚看到的那张类似于报纸的简讯,里面的内容也没有任何变化。

    这一刻,对于昨晚的事,他已经相信了百分之九十。

    不仅仅是因为这份简讯,更多的是脑海中那段真真切切的记忆,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这是做不了假的。

    “深渊报亭的老板……我现在就算是上任了吗?”

    周成晔还是有些摸不清头脑,自己一个人类,居然稀里糊涂的就变成了地府的编内人士了。

    这是下面缺鬼了吗?都开始到上面选人了。

    周成晔很想嘲笑一番,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决定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他虽然有个警察朋友,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相反,他现在还有些兴奋,这是自从他父母出国后遇到的第一件能让他感兴趣的事情了。

    不过,目前还有一个问题摆在他面前,那就是自己的这个“官职”需要做些什么?

    周成晔不傻,既然他被聘请到了这个“职位”上,那肯定就意味着上一个“人”已经“下任”了,至于原因他不清楚,但结果一定不那么美好,

    毕竟,这可是地府啊。

    “如果我没有完成任务的话会不会也被撤职?”周成晔有点担心,这可不是过家家那么简单,也不是丢了一条命而已,闹不好恐怕就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啊,

    这一刻,他有点慌。

    幸好,对什么事情都很淡漠的性格,使他很快就忘掉了这些还没发生的惨烈。他拿着简讯,仔细品读着最后那句话,

    “撰写好每一份报纸,挽救每个踏入深渊的灵魂……”

    因为昨晚太过玄幻,导致周成晔根本就没有办法集中精力的分析,此时再看到这段文字,他顿时就猜到了几分。

    “撰写报纸……挽救生灵……”

    周成晔记忆力很好,他立马就联想到了昨天白日里的那第一张报纸,除去聘请说明外,第一条新闻给的就是一个老人的死亡信息,只不过死因和寄语都标注着“暂无”二字,而且明明很大的版面却下面却足足空了一大半之多。

    “补全报纸上的所有信息,这应该就是我的工作了。”

    “查明死因,写上寄语,撰写剩下的版面……”

    周成晔琢磨了一会,“这不是警察和报社的工作吗?我岂不是等着警察查明真相,再等报社将报纸编辑好,抄录一份就可以了?”

    又思考了几分钟,他觉得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跟TM卡bug一样,这可是地府,又不是某些垃圾网游。

    周成晔将目光投向简讯上面那段话,半分钟后,有了答案。

    “亡魂七日……”

    人死后将会在阳间逗留七日,随后才会过黄泉,入轮回,同样的,选择踏入深渊也是如此,这也就是说周成晔需要在七天之内,将报纸撰写完整,交给那位在第七日子时踏入深渊的亡魂,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句话,他不仅仅是只有这一个任务,他还需要“挽救每个踏入深渊的灵魂……”

    换句话说,他需要用这一份报纸,唤醒那些即便死亡都无法解脱,宁求灰飞烟灭的“人们。”

    “果然……这不是个好差事。”周成晔呵呵冷笑两声,开始担心起自己的“文笔”了。

    你不仅需要会破案,还要会写稿,还必须开导一个绝望的灵魂,如此庞大且复杂的工作量,简直堪比蜘蛛侠了。

    “呵,我这属于地府的公务员么。”

    反正现在木已成舟,倒不如痛快的接受这个现实,周成晔笑了笑,

    “也不知道这工作的待遇好不好,会不会给我发奖金呢,实在不行给我一些抓鬼的特殊能力也好。”

    ……

    ……

    一个很空荡的屋子,摆放着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老旧的人偶玩具,又比如没有任何植物的花盆。在屋子的右侧,有一个长椅,一台桌子,一本二手的笔记本电脑。

    这里是周成晔的家,只不过这一层被他改成了杂货间而已,

    他顺着左侧的楼梯上到二楼,这里也就是他住的地方。

    二楼入口摆放着一个衣架,只不过只有简单的黑白各两套冬夏装,十分简约。再一旁是洗手间,由两扇推拉门遮挡着,里面干净整洁,毫无异味。

    这座二层小楼距离报亭很近,也就百步的距离。也正是因此,周成晔才会暂时关闭他的报亭回到这里,

    当然,真正的原因是他确定根本不会有人来买杂志或者报纸的。

    他抬手开灯,来到卧室,一张仅足够他一人睡的床榻,一床被子,一张枕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周成晔脱下外套,躺在床上,思考着该如何完成自己的第一次“任务。”

    “看来有必要联系一下东哥了……”

    突然,电话声响起,惊扰了集中精神的周成晔,他拿起手机,来电显示着“东强,”

    “呵,还真是芝麻掉进针眼里,巧了……”

    周成晔按下接通建,

    “喂,怎么了?”

    “那位于今日凌晨坠楼的老人名叫柯建章,今年六十七岁,与其家属沟通后暂时了解到他生前并无太大异常,除了三个月前因骨质疏松住院两个月之外没有其他大碍,目前初步判断为意外坠楼。”电话那头是赵东强的声音。

    周成晔沉默了几秒钟,“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昨天我看你似乎很感兴趣,就想着告诉你一下,又不是非公开信息。”

    “尸体检查过了吗?”

    “检查过了。”赵东强笃定的说道,“老人身体并无其他外伤。”

    周成晔面无表情,但脑海中却闪过了那份报纸……

    “死因:不祥。”

    并不是他不相信警察们,而是这件事情实属诡异,

    如果真的是意外坠楼,为什么这位老人在死后会选择踏入深渊呢?

    他相信赵东强的能力,但直觉告诉他,这起案件没那么简单。

    “你在哪?”周成晔问道。

    “刚从警局离开,老吴还在和死者家属沟通呢。”

    “去米兰餐厅吧,我请你吃饭。”

    “西餐?”赵东强有些惊讶道。

    “米兰包子店。”

    “……就知道你没那么大方。”对面挂断了电话。

    周成晔起身走出卧室,从衣架上扯下那套黑色的休闲装,来到楼下,简单的整理了一番。

    约定的地点就在东河湾不远,十几分钟就能走到了,这也是他为了省钱才选的。

    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这个时间点包子店的人相对来说要少很多,

    当他抵达时,门口只有那位看着笼屉的老板娘张米兰,

    她瞟了一眼周成晔,乐呵的问道,“吃包子吗,刚出笼的,要猪肉芹菜的还是鸡汁鲜肉的?”

    “来半屉猪肉的。”

    “好嘞,小伙去里边坐着吧。”

    半刻钟后,包子上来了,而赵东强也姗姗来迟。

    “大成子,我来了。”赵东强气喘吁吁的坐在对面,额头上有些汗渍,按理来说他所在的公安局距离这里也就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

    “不好意思,有点事情耽搁了。”他不客气的拿筷子夹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唔……成子,刚刚我正要……离开警局时,死者的家属来警局……闹了起来,所以……耽搁了……”

    “你把嘴里东西咽下去再说吧,没人跟你抢。”周成晔从身后的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呼……”

    说了声“谢谢”,他拧开瓶盖猛灌一口,舒服了许多。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死者的外甥和外甥媳妇不相信老人是意外坠楼。”

    “为什么?”

    “因为理由说不通。”赵东强放下筷子,沉声说道,“据他们说,在老人生前一周他们刚给请了保姆,更何况老人刚出院没多久,腿脚依旧不是很利索,他完全没有走到窗边的缘由。”

    “更加诡异的是,在老人的外甥抵达之前,老人的儿子儿媳们对于这一细节只字未提,而且情绪也很平静,仿佛……”

    赵东强欲言又止,最后叹口气道,

    “仿佛并非亲生的一般。”

    “嗯,”

    周成晔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正要继续询问,忽然间眼前闪过一片黑幕,

    紧接着,

    周围不断有光影掠过……

    下一秒,

    他的眼睛就睁不开了,无论他如何努力,

    犹如戴上一个眼罩,裹住了视线,

    而他唯一能看到的范围,也就只有几毫米般的缝隙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