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报亭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 深渊

    “大成子,你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一个胖子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周成晔的身边坐下,“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来人名叫赵强东,一个有着俗气的名字,俗气的臃肿身材,但却不一般的人,

    如果说韩锦龙这个送报工是他每日的快乐源泉,那么眼前这个胖子就是他生活这二十多年来,一大半的经济来源,

    其他方面不敢肯定,但这报亭里的杂志,几乎一大半都是被眼前这个胖子买走的,自从两年前开始。

    “东哥,今天不出警吗?”周成晔抬头问道。

    “嗨,哪来的那么多案子,”赵强东嘲笑似的摆了摆手,随手拿起柜台上的咖啡一饮而尽,煞是满足,“嘿嘿,你又剩了一杯咖啡。”

    “东哥,你听说过深渊吗?”周成晔悄悄地把手中的令牌放下,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深渊?”赵东强诧异,随即笑了,“你指的是尼采那句经典的‘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里面的那个深渊吗?”

    “应该吧。”

    赵东强漫不经心,伸了伸懒腰反问道,

    “大成子,你说我是什么工作的?”

    “警察……”

    他慧眼如炬般的注意到了被周成晔按在手下的令牌,指了指上面刻着的两个字,咧嘴笑了,

    “我就是专门负责将踏入深渊的人,拉回光明的。”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了,就当是两个人随意聊天罢了,谁都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赵东强起身在小小的报亭中转悠起来,

    他喜欢看杂志,尤其是一些记录着各种生活故事的散文杂志,用他的话说就是作为一名警察,平日的经历太过于紧张了,所以他更想在闲暇时间看一些轻松的书籍。

    片刻后,

    他随手拿了一本读物杂志的第三期,

    “这本多少钱?”

    周成晔抬头看过去,

    “这本你半个月前已经买过了。”

    他的记忆力非常好,专注力也特别强,甚至好到几年前某些不重要的路人说过的话他都能记住,强到哪怕外界干扰无数都可以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因此,赵东强总说他在这里开个报亭可惜了,根本没有办法发挥出自己的才能,所以便总是怂恿他去警局工作,比如去当一个助理或者顾问之类的,只是这些都被他以生性散漫为由拒绝了,

    那种工作太累了,看他现在多么清闲,连饭菜都是那么清闲。

    “你已经买过了。”

    “是吗,我买过了吗?”赵东强挠了挠头,丝毫不觉得尴尬。

    “上个月十五号,你问我有没有新的杂志,我给你推荐了近代意森第三期下册,结果你却拿了这本读物第三期,你付给了我五十块钱,说不用找了,第二天请你吃午饭就行,结果第二天你没来,我给你打电话,你说……”

    “停停停……”赵东强打断了他,“那应该是我记错了,那本书好像让我大侄子抢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他又掏出五十块钱扔过去,依旧是那句“不用找了,明天请我吃饭就行。”

    周成晔默默接过钱,没有说话,心里略微有些感动,

    如果猜得不错,明天这家伙应该还会放鸽子吧。

    赵东强买完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一旁,翻开书看了起来。

    周成晔则把椅子搬到了门口,靠躺在上面,闭着眼睛。

    少顷,

    赵东强合上书,

    “大成子,今天的报纸看了吗?”

    “没有,阿龙回去给别人老婆接生去了,所以没来得及送。”他如实回答道。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当时我正在处理案子,所以知道的不多。”

    “你不是说没有案子吗?”

    “唉,也不能说是大案吧,如果你看到今天的报纸就知道了。今天凌晨三点二十一分,警局接到报案,一名老人从河海小区四楼坠楼身亡,我们是去处理尸体的。目前推断是意外坠楼,具体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我这是刚忙完这件事情就来你这了,老吴和其他人正在和死者家属沟通情况呢。”

    “意外……”周成晔忽然紧锁眉头,睁开双眼,歪着头看过去,

    赵东强的精神状态确实有点差,还有很明显的黑眼圈。

    “老人多大?”

    “67岁……”

    “叫柯建章?”

    “你也听说了?”赵东强用反问句回答了他,“你不是从来不关心我办案的事情吗,怎么今天转性了?”

    “吃盐巴打滚,闲的。”

    赵东强一愣,随后笑道,“你这歇后语的功底是日渐深厚啊。”

    二人又聊了一会,赵东强这才走了。

    待到他离开后,周成晔这才从长椅上起身,将其搬回报亭,

    外面变天了,他打算在报亭里睡一觉,静静地等待夜晚的降临,

    他很好奇今夜子时究竟会发生什么。

    四月,已经有些暖和了,但偶尔下雨时,阵风吹过,依旧会有些阴冷,

    不巧,今天就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水珠打在报亭的铁皮门檐上,在如此吵闹的声音中,周成晔渐渐睡去。

    ……

    ……

    子时,通指夜晚二十三点到第二日一点。

    周成晔是下午五点左右醒来的,因为报亭基本不会来什么人,所以他很悠闲的在街角附近溜达了两个小时,以此来消磨时光,之后又看了会杂志和往期的报纸,

    而现在,已经是晚间二十二点五十了。

    这两条街的路灯早就坏了,报亭外一丝光亮都没有,在平日里隐约还会浮现的月色如今都被乌云给遮挡住了。

    报亭就开在东河湾附近,

    东河湾,顾名思义,位于分都区的正东方,地处相对偏僻,人烟稀少,许多有钱有势的都搬到别的城市了,其他相对勤俭的人家也会选择在城西买一栋房,因此,毫不夸张的说,在这个时间,方圆一公里之内的活人,算上周成晔在内,绝对不超过两只手。

    他坐在报亭内的长椅上,心中颇有些忐忑,如果这要真的只是个恶作剧的话,自己如此郑重其事,会不会显得太弱智了,虽然他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快到子时了吧。”

    眼看着落地钟的秒针第五次划过“10”这个数字,周成晔手拿着令牌,心中默数着,“10,9,8……”

    “3……2……1……”

    子时已到。

    报亭外依旧空荡荡,没有一丝变化。

    四周安静的可怕,周围也还是充斥着空气,这里也还是他的报亭。

    “不是任命我当什么老板么,怎么一个人,或者一只鬼都没有?”

    足足等了一分钟,

    “呵……呵……”周成晔扯动了一下嘴角,面无表情的骂道,“淦,果然TMD上当了。”

    不出意外的话,白天那张化为灰烬的报纸应该是某些他不清楚的化学反应吧。

    他虽然早有预感,但一想到自己傻乎乎的等到了现在还是有些生气,从椅子上拿起外套,便要离开报亭回家。同时他还想着,可能明天某些网站上就会冒出来一个随机整蛊路人,结果一男子因不知情,独自在报亭守候到深夜的视频吧。

    外面还是很冷的,周成晔披上外套走出,转身就要将报亭给锁上,可就在他双脚踏出去的刹那间,视野范围内的所有场景全变了。

    原本这是一条十字交叉的路口地段,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蜿蜒的石板路,路不算宽,只能容纳三个人同时通过,但是它很高,而且没有横栏,像是一条两座悬崖之间的桥梁,而他和他的报亭,就在“这座桥”的一端,并且他根本望不到另外一端。

    上方,是一团黑色的火焰,没有光芒,却更外显眼。

    两侧,是诸多娇艳的花朵,浮空而开,像是一双双的眼睛,注视着每个踏入这条路的魂魄。

    花开彼岸……

    “这……是黄泉?”

    周成晔没死过,但直觉告诉他,这里就是人们口中经常提到过的,黄泉路,奈何桥。

    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那张报纸上写的不是深渊吗?

    难道地狱黄泉就代表着深渊?

    最关键的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无数的疑问闪过脑中,周成晔手脚冰凉,要不是他心理素质极强,他恐怕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咿……”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呢喃声,持续良久。

    他屏住呼吸,回头看去,身后空空如也,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周成晔缓缓的低下了头,那里只有一张报纸。

    阴冷的空气愈发凝固,他很好奇自己是如何在黄泉路口还能保持呼吸的,

    同样,他也很好奇为什么黄泉路居然一个鬼魂都没有。

    弯腰捡起报纸,周成晔希望它会帮自己街道一些疑惑。

    打开报纸,和白天那份不同,这张的排版并不正规,似乎只是一封简讯,

    亡魂七日,终归冥府,

    路有其二,阴阳摆渡,

    轮回转世,黄泉涉足,

    不见天日,深渊踏入,

    ……

    撰写好每一份报纸,挽救每个踏入深渊的灵魂。

    ……

    一共两段话,不对,是一首小诗词和一句话。

    作为一个大学生,周成晔自认为上面那十六个字并不是很难懂。翻译成普通话,大概意思就是,人死后魂魄会在人间滞留七日,之后就会下地府,阴阳相隔……

    这时,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叫做黄泉,走上去后,过奈何桥,喝忘情水,转世投胎……

    另外一条,叫深渊,走上去后,你将魂飞魄散,彻底死亡。

    周成晔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第二个选项,谁死后会不愿意投胎重来一世呢?

    他看向面前这条小路,似乎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只鬼魂都看不到了,

    “所以……这条路就是深渊?”周成晔扭头看向身后,“所以……这是一家开在深渊的报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