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穿西游的唐僧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2章:杀怪爆东西

    “授香之礼?”,闻言,江流询问的眼神看着法明老主持,不明白所谓的授香之礼是什么意思。

    “看来,之前落水让你失去记忆之后,果然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啊”。

    看江流探寻般的目光,法明老主持微微一叹,旋即解释道:“似你这般的沙弥,算不得佛门中人,因为没有授香,只有经过了授香之礼,点上了戒点香疤,才能算是真正的佛门中人”。

    “啊?”,听到法明老主持的这个话,江流的内心是拒绝的。

    自己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就在金山寺里了,没得选择,对这个世界不够了解,也没地方可以去,所以才暂且留下。

    听到要点香疤,成为真正的和尚,江流的心中自然是拒绝了。

    一则,无缘无故的,没有谁会想去当和尚吧?不能吃肉喝酒,不能娶媳妇,这可不像现代的和尚职业化了。

    二则,怕痛!

    是啊,烧着了的香,直接在脑袋上烫上几个疤痕,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了。

    当然,心中不愿,江流表面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只是暗自思索着,是不是要趁着机会,偷偷溜下山去?

    以自己的手艺,进入二三十里外的长安城,找一家酒楼相信也能谋生吧?

    等攒了一些钱,再自己开一家餐馆,娶一房媳妇,妥妥的走上了人生巅峰啊。

    “流儿,我希望你,你能成功授香,能够留下来……”,就当江流的心中走神,暗自憧憬着的时候,突然,旁边一个矮矮胖胖的和尚,低声的对江流说道。

    “啊?授香莫非还有失败的吗?”,这个话,打断了江流脑海中的思绪,偏过头来,惊疑的看着身旁的玄明师兄。

    “你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江流的这个话,让玄明愣了愣,随即低声解释道:“佛曰众生平等,但是,佛只渡有缘人,与我佛有缘者,才能成功授香,成为真正的僧人,否则,就一个香疤都点不上了,只能离开,你做的饭菜很是可口,你要是走了,我还真舍不得”。

    “不错,我佛门讲究缘法,与佛门缘份越深,能够点上的香疤就越多,这十几年来,我金山寺前前后后也有三四十个沙弥,但最后留下来的,却只有我们三人而已”,与此同时,旁边另外一个身体健壮的玄空师兄,同样低声插嘴说道。

    说话间,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金山寺的僧人,除了法明老主持是两个香疤之外,另外三个年轻的僧人,脑袋上都是一个香疤。

    虽说这些日子,江流也注意到了僧人脑袋上香疤的问题,却并没有多想。

    未曾想到,其中竟然蕴含着这个意义。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啊?”,知道了关于授香之礼的事情,江流整个人都懵了。

    自从知道自己处于唐朝,而皇帝是李世民之后,江流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单纯的穿梭时空,来到了唐朝的时代而已。

    可是,知道了这授香之礼的事情之后,江流意识到,这个唐朝,或许不是自己原本世界那历史上的唐朝?

    授香之礼,和尚要点香疤,江流知道。

    可是,有的人却点不上,而且用香疤的数量,来评判与佛门的缘分深浅……

    这,是不是太玄幻了一些?

    江流是因为这玄幻的事情而愣住了,旁边的僧人认为他是乍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而感到担忧。

    法明老主持开口道:“流儿,若是授香之礼你过不去的话,你也该收拾东西下山去了,好在你伙房的本事还是有的,就算下了山之后,相信也能自己糊口了”。

    言毕,老主持低声宣了一声佛号佛号,起身回禅房诵经去了。

    几个师兄们,看江流的模样,也都各自上前来安慰了几句。

    只是,这个时候的心思有些乱,江流只是勉强应对了几句。

    这几个师兄看江流的模样,也知道这件事情需要一些时间让他好好消化一下,也就各自散去了。

    随着大家离开了之后,江流起身,将这些碗收拾了一下,心中却思绪万千。

    其实,不能当和尚的话,江流的心中反倒欢喜。

    当和尚有什么好的?清规戒律那么多,江流本来就想过,时机合适的话,自己就下山谋生去。

    如老主持所言,自己伙房的本事还是有的,原本自己就偷偷的想过,要不要跑下山去

    不过,知道了这授香之礼以后,江流觉得自己应该亲自去看看。

    香疤居然会点不上去?这么玄幻的一幕,自己应该去亲眼见识一下。

    至于自己和佛门的缘分?江流很清楚,自己应该是点不上香疤的,毕竟自己没有向佛之心。

    更主要的是,自己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自己是个外来者,自然,与这个世界的佛门,也绝对是没有缘分的。

    更何况,从几位师兄他们的话里来听,这授香之礼的淘汰率,足足在九成以上了。

    “嗯,仔细想想的话,似乎挺不错?点不上香疤,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下山了”,思索了片刻,江流又点了点头,将这件事情暂且抛诸脑后了。

    很快,伙房里的清洁工作就完成了,江流走出来看了看。

    老主持在禅房诵经,玄空师兄和玄悟师兄,各自在农田和菜园里忙碌着,而胖胖的玄明师兄则大殿里躺着当知客僧,等着香客上山。

    虽然,金山寺动辄好几天没有香客来也是正常的。

    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事情了,江流回到伙房,抄起了菜刀,转身往金山寺的后山去了。

    15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这金山寺天天吃素是不行的,江流想去后山看看,能否改善一下伙食。

    原本就没想过当和尚守着清规戒律,现在知道了当和尚还有授香之礼的这门玄幻的考核,心中百分百的确定自己通过不了之后,对于破戒,江流就更加没有罪恶感了。

    况且,现在的自己,严格意义上来说,还不算佛门弟子吧?

    来到后山处,检查了几个早就备好了的小陷阱,终于,江流眼前一亮,一个自制的简易捕兽夹,夹住了一只白色的兔子。

    没有太多的迟疑,江流拿起菜刀,很快就把这兔子开膛破肚了。

    叮,获得经验值1,获得金钱1文。

    只是,随着江流杀了这兔子,脑海中突然有一个提示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