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金闪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铁打的素云涛,流水的……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不一样的天花板。”

    素云天晃了晃脑袋,竭力让自己清醒下来。

    一句话概括自己现在的状况——他穿越了!

    这里是斗罗大陆的世界,原本是“千手修罗”唐三活跃的舞台。

    素云天的脑中既有前世作为普通高中生的记忆,也有作为这个世界的土著的记忆。

    而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素云天,11岁,自幼父母双亡、体弱多病,完全靠自己的亲哥哥素云涛照顾。

    没错,素云天的亲哥比他大十多岁,叫素云涛,就是那个总是跑去给六岁的小孩子做武魂觉醒鉴定的素云涛。

    人称“铁打的素云涛”!

    至于素云天自己,除了与素云涛的这层兄弟关系外,可谓是身无长物了,就连武魂也没有!

    糖糖穿越者,竟然没有武魂?同为穿越者的唐三还双生武魂来着,还带了一堆唐门绝学来着……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心好累!

    素云天坐在床上一阵长吁短叹,正在默默感慨命运的不公,没想到一阵脚步声响起,一名长相帅气的青年走进了房间。

    “小天?身体不舒服吗?”

    来者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眸,在望向素云天时更是如此。

    他就是素云天的哥哥,素云涛。

    “没事的,哥,我就是突然在想,如果我也是魂师就好了。”素云天不无沮丧地叹息道,“如果我也是魂师的话,就不用再拖累你,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躺在床上的病秧子。”

    素云涛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掌就往素云天的头上摸。

    素云天本能地有些警惕,无奈这副身体真的太不争气了,完全躲不开素云涛的大手。

    “爹妈走得早,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小天就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珍惜还来不及,怎么会把你当成拖累?”

    素云涛轻抚着素云天的小脑袋,语调温柔。

    “院子里的枇杷树已经开花了,小天你好好养病,明天我们一起给枇杷树浇水吧。”

    听到“枇杷树”三个字,素云天一愣。

    “那颗枇杷树……哥,我觉得我身体状况不错,我们现在就去给枇杷树浇水吧。”

    素云天抓着素云涛的肩膀,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脚踏实地。

    素云涛本想劝阻他,但看到弟弟眼眸中的执着,便轻轻点头,为素云天披上一件大衣之后,搀扶着他,缓缓走出卧室。

    兄弟俩路过客厅的时候,桌子上放着的那枚,用来给六岁小孩测试魂力的水晶球,忽然光芒大放。

    “怎么回事……难道忘记关了……”

    素云涛走到桌边,拿着水晶球一顿操作,水晶球的光芒渐渐黯淡。

    素云天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力气,已是独自从客厅走到了庭院,终于看见那一株亭亭如盖的枇杷树。

    “小天,衣服扣子扣好,外面风大。”

    素云涛连忙追了出来。

    枇杷树不同于普通乔木,它的花期在10月以后,可以说枇杷树开了花,就已经是秋天了。

    秋日天高,北风渐起,一阵寒过一阵。

    枇杷树的花朵极为好看,白色的花瓣和黄色的花蕊,一簇簇地生在枝头,让病恹恹的素云天,感受到了一种蓬勃的生命力。

    他双手用力握着洒水壶,往树根下的苗圃开始浇水。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素云天不知为何,想起这样的一句话,他还没能念完一遍,便已潸然泪下。

    他在这个世界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三个月便去世了,当时他的父亲亲手栽下这颗枇杷树,不久之后,亦是撒手人寰。

    11年过去,当年被医生断定“活不过半年”的素云天,已经长成少年,而他在这个世界的亲人,亦只剩下身旁的大哥素云涛了。

    素云涛看到弟弟又开始哭,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拿出手巾,帮素云天擦干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素云天总算冷静下来,恢复如常。

    “水浇完了,还剩下施肥。”

    素云天放下了洒水壶。

    “小天你先坐一会儿,晒晒太阳,施肥的事交给我吧。”

    素云涛从庭院角落里拿了柄工兵铲,还提了一篮子不知哪里弄来的“肥料”,熏得素云天连忙捂住鼻子。

    “好臭啊,哥你慢慢做,我先回客厅了。”

    素云天飞也似地跑进了客厅,只留下一个背影。

    素云涛站在院子里,怔怔地有些出神……自己的弟弟,病秧子素云天,什么时候行动这么敏捷了?

    逃回客厅的素云天,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用来给六岁小孩做魂力测试的水晶球。

    “如果我也有武魂就好了。”

    素云天自顾自地来到桌边,踮起脚尖把水晶球滚到桌边,然后抱在怀里,感觉沉甸甸的。

    ……就是这样一个透明的玻璃球,是怎么测试魂力的呢?

    在素云天的视野内,那枚水晶球里渐渐有了一缕淡金色的雾气在流动,很漂亮。

    他忍不住凑近了仔细观察,不料那缕雾气好似漩涡一般,猛地将素云天的意识吸了进去!

    入目的仅是一片黑暗,但在那浓稠的黑暗之中,素云天能够感受到无数锋芒毕露的恶意。

    罪孽与恶性在其中不断地流转、增幅、连锁、变换,形成无数的涡流。

    反叛罪恐吓罪毁弃罪胁迫罪盗窃罪逃亡罪诬告罪放火罪侮辱罪不敬罪离间罪行贿罪尸体遗弃罪绑架罪暴行罪,所有罪行应该悉数判决死罪极刑拒绝并否定所有憎恨杀杀杀绝不允许杀杀杀绝不认同杀杀杀很好就这样杀杀杀对没错杀杀杀许诺杀杀杀不对不对什么杀杀杀啊的只有这一个念头真无聊……

    诅咒之音在其中翻滚,当发现有“异物”存在时,更是疯狂一般地袭击过去。

    素云天感到一阵恐慌,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可能抵抗这些诅咒。

    然而,否定一切黑暗当中,却忽然有一道声音高唱“肯定”。

    这不可能。

    在这怨恨与诅咒的涡流当中,在“此世全部之恶”当中,怎么可能会有正向肯定?

    因为这“恶”,憎恨一切森罗万象,否定一切大千世界,所以不论是什么,都无法保持正常的形体,无法保有正常的灵智,无法接纳这“恶”,无法忍受它的沉重,就算是身为穿越者、拥有上帝视角的素云天也不能!

    可那道“肯定”的声音还是一样地傲然昂扬:“正是,此世原是如此,面对如斯常事何需悲叹,何需惊讶?”

    怨恨与诅咒的涡流因此停滞了一瞬间。

    素云天回味着那声音道出的话语,猛然间想起一个人来。

    难道是他……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