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 入门第一课

    刚才,那真的是关于保密的大道誓言吗?

    走出草庐的时候,蓝灵娥那双宛若黑珍珠一般的眸子有点失去颜色,整个人也是东倒西歪,脚步都有些虚浮。

    “喏,”旁边一只手掌凑了过来,掌心托着一颗浅绿色的丹药。

    李长寿温声道:“培元凝息丹,没有任何毒性,药性也十分温和,尚未修行的凡人也可以用来补补元气。”

    “谢师兄……”

    蓝灵娥怯生生地应了句,接过丹药,侧身放到了小嘴中。

    这丹药触碰到口中津液就瞬间融化,宛若一口甘甜的清泉,让她禁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瞬间打起了精神。

    ‘这小师妹确实是挺可爱嘛。’

    李长寿的大手从旁边探了过来,在她头顶轻轻抚过,温声道:

    “以后你也是小琼峰的一份子了,我先带你在周围逛逛,熟悉熟悉环境。

    稍后师父过了药劲,咳,师父打完坐,应该会给你传授入门心法,如果修道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谢谢师兄,”蓝灵娥背着手,细如蚊声的应着。

    李长寿背着手走向了湖边,“先来看看湖里面养的灵鱼吧,这可都是好东西,也是咱们小琼峰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蓝灵娥连忙跟了上去,踩在柔软的草地上,踮脚朝着湖内眺望。

    湖水异常的清澈,里面那一条条游鱼轻松自在无忧无虑的嬉戏着。

    “看,”李长寿指着几条有着五彩斑斓鳞片的灵鱼,“漂不漂亮?”

    “嗯!”蓝灵娥重重的点头,也被这些灵鱼吸引了心神,不断发出轻轻的赞叹声。

    就听一旁传来自家师兄那温柔的嗓音:

    “等你练出第一口气了,咱们就开个灵鱼宴,这种五彩鳞片的灵鱼名为鳢鲔,不仅味道鲜美,无论煎、蒸、烤、炸,都是一等一的美味,更难得还能为炼气士提升第一口灵气的质量。”

    蓝灵娥额头顿时挂了两道黑线,“要、要吃的吗?”

    “不然养它们做什么?”

    李长寿左手扬起,袖袍挥舞,撒出去了一把米粒,口中还喊着:“开饭了!”

    一条条灵鱼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湖边也顿时热闹了起来,看得蓝灵娥双眼一阵放光。

    “给,”那只大手又递了过来,里面却是一只小巧的布包,“这里面是鱼食,你要喜欢,以后每天喂鱼的使命地交给你了。”

    “嗯!谢谢师兄!”

    蓝灵娥开心地应了声,接过布包,在里面倒出了一些米碎,朝着湖面洒了下去;

    看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这些鱼食会把灵鱼漂亮的鳞片砸破一样。

    一旁李长寿淡定的笑了笑。

    啊,每天又少了点活,可以更多时间用在修行上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有个师妹也是挺不错的。

    蓝灵娥小手一扬,一把把鱼食撒下去,水里面的灵鱼成群结队地晃来晃去,玩的不亦乐乎。

    李长寿在旁等了一阵,屈指微弹,湖面炸起了两道小小的水柱,两条鳢鲔被推出水面,又被他凭空摄来,用湖水裹成水球,送入了袖口。

    旁边蓝灵娥看的呆了下,小声问:“师兄为什么要把鱼放进袖子里?”

    “送礼,”李长寿淡然道,“别看咱们度仙门是修仙门派,人情世故跟俗世也是差不多的,稍后要带你去登记,总不能空手过去。”

    蓝灵娥眨眨眼,虽然不是很懂,但也还是乖巧地道了句:“让师兄费心了。”

    “不碍事,玩够了就来这边吧。”

    李长寿背着手飘去了不远处的药圃,蓝灵娥看了眼湖边扎堆的这群鱼,对它们轻轻挥了挥手,连忙跟了上去。

    药圃旁,李长寿简单介绍着里面这数百株灵药的种类和功效;

    蓝灵娥在旁努力记着,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师兄划为新晋园丁的她,听着师兄那温暖的嗓音,不由又想起了一直都是温声细语的母亲……

    小琼峰上景色不错,却也没太多需要介绍的。

    李长寿带着新来的小师妹在草庐周围转了两圈,给师妹规划出了建造新草庐的区域,就施法招来一朵白云,驾云带着蓝灵娥飞去了群山之间。

    蓝灵娥忍不住问道:“师兄也可以踩着仙鹤飞空吗?”

    “嗯,只要能御物都可以,”李长寿对着脚下白云轻轻一点,白云突然冒出一声轻啼,一只硕大的仙鹤展开双翼,驮着两人向前徐徐飞行。

    蓝灵娥的大眼顿时亮晶晶的,小手拽着师兄的道袍,低头一阵赞叹。

    “就是些简单的障眼法罢了,比起这些,以后你要在门内御空,也要记得几件事。”

    “什么事呀师兄。”

    李长寿清清嗓子,整理下此前准备好的教学思路,还是决定要从小处出发,从小事开始指导师妹。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道:“首先就是在门内御空的高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高处经常有门内一些前辈高人路过,与他们正面碰到了容易冒犯;

    师妹你要记住,被这些前辈高人关注到,有五成概率会留下好印象,五成概率会留下坏印象;

    留下好印象不一定会得到什么好处,留下坏印象必然会留下一些隐患。

    所以,最好就是不被他们注意到,遇到了就行个礼,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够了。”

    “哦,灵娥记住了!”

    “还有,也不能飞太低,因为太低了容易飞过一些山峰有建筑的区域。

    门内虽然表面一片祥和,但暗地里也是有竞争的,还有很多人在意一些无聊的排位,如果飞的太低,又容易被他们针对。

    所以,经过百年的摸索,本师兄总结出了一个适合的山门内御空高度,就是从咱们的住处出发,升空三十丈到五十丈,这个高度很少遇到同门,更不用说前辈高人……”

    蓝灵娥听着自己师兄的长篇大论,努力将这些都记在心底,又忍不住仰头看着师兄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

    师兄果然很帅气,考虑事情也十分周到……

    ……

    伴着师兄一路不断的叮嘱声,蓝灵娥被带到了度仙门的主峰。

    这座山峰位于度仙门群峰的最中央,也是最为挺拔、最高耸的山峰;若破天之剑,贯入了云霄之中。

    所以,这里也称之为破天峰。

    破天峰峰顶有一座仙殿,那是掌门和诸位长老、峰主议事之地,平日里也是禁飞区,门人弟子没有特许不可接近;在破天峰半山腰的位置,有一片依山势而建的楼阁殿宇,这里每日都有诸多人影走动。

    经过师兄介绍,灵娥也了解到,这里是度仙门处理门内事务的‘办事处’,各峰弟子们都要来这里领每个月的月供,并定期汇报自己的修道进展。

    走在此地青石路上,蓝灵娥惊奇地发现,自己和师兄仿佛隐身了一般,在此地有形形色色的同门,却没有一道目光会落在他们身上。

    就算偶然有人视线会看向这边,也都会平滑的掠过……

    李长寿的嗓音在灵娥耳中响起,依然在孜孜不倦地教诲着:“灵娥你要记住,不被人关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是避免沾染因果的最好方式。

    我改良了一门隐藏自身气息的道术,等你修行入门了就传授给你吧。”

    “嗯,谢谢师兄。”

    “不用,这都是师兄应该做的,”李长寿笑眯眯的应了句,带着蓝灵娥从路边走过,去了挂着‘百凡殿’牌匾的殿宇。

    殿内,蓝灵娥看着自己师兄摸出那两条灵鱼,跟一位负责门内登记的中年道长热络地话着家常,忍不住眨了眨眼。

    师兄他……

    好成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