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6章 醒来

    江小小这会儿看着安静下来,正想坐下来。

    结果悲剧了。

    三天没吃饭的结果就是。

    她一个踉跄,一头撞在了桌子角上。

    是!

    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对着桌子角去。

    然后头一疼,就昏过去。

    没有眼冒金星,也没有天旋地转。

    她就什么都不知道。

    额头上面的血滴滴答答落在了江小小胸口的那一块玉佩上面。

    闪着金光一瞬就没了。

    问题是把江老实和范秀英吓坏。

    江老实背起女儿就往医院跑。

    范秀英跟在后面,拿衣服给江小小披着!

    江石头翻箱倒柜找了钱也跟上去。

    去医院能不要钱啊。

    一家子四口就到了医院。

    江小小醒来。

    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是被明晃晃的大太阳给照醒的。

    任谁被这么刺眼的阳光照在脸上,也得醒。

    一睁开眼睛。

    “你醒了?妈,小小醒了。”

    江石头的声音。

    范秀英得脸出现在她们面前。

    只不过一夜没见,范秀英脸上都是憔悴,眼底都是红血丝,嘴角也起了燎泡,眼角的皱纹更深了。

    “妈!”

    范秀英摸了摸江小小的头发,不敢碰到江小小的伤口。

    包扎着纱布还能看到渗出的血渍,范秀英吓坏。

    昨天闺女昏倒,碰到了头,谁能想到会那么凶险。

    来到医院!医生都说差一点就救不过来。

    一家三口都要吓出毛病来,范秀英更是哭的死去活来。

    口口声声的喊着,要是闺女没了,她也不活了。

    范秀英一夜没睡。

    今天终于看到闺女醒了。

    “你醒了?怎么样?头疼不疼?没事,咱没事,醒了就好,以后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妈不拦着你了,你要去下乡,就去,你可不能绝食,你看看这一次多危险。

    医生可是说了,都是因为绝食闹得,你的身体太虚弱,所以才碰了一下就受不住。你吓死妈了!你爸昨天自责的差一点没把头发揪秃了。”

    范秀英温和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他们家都心疼最小的女儿,所以这孩子真没受过罪。

    吃的喝的都是先紧着她。

    这一次也是遭了大罪。

    看看额头的伤口,范秀英就担心留下疤。

    伤在脸上,万一留下疤,可怎么得了。

    闺女这么喜欢漂亮,以后还不得伤心啊。

    心疼的不行不行。

    江小小内疚,自己还是让父母担心!

    上辈子可没有这么一出。

    上辈子三哥自告奋勇的去下乡,自己在家里还美滋滋的,怎么会搞什么绝食?

    这辈子她也是没办法。

    任何理由都没有办法说服养父母,让她这样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去下乡去。什么道理能讲得通啊?

    她就是仗着父母对她的宠爱才敢搞绝食这一套。

    可是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晕倒。

    把父母吓坏了。

    “妈,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你和爸肯定吓坏了,也累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醒来了就没什么事儿。”

    她能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伤不是那么严重。

    估计应该可以尽早出院,回家养着就好了。

    住院不需要花钱啊!

    他们家可不富裕。

    范秀英摇摇头,“没事儿爸妈才不累呢,这算什么累呀?你爸你妈在车间那会儿,搞***的时候几天几夜在车间里忙也不带累的,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你放心。”

    他们两口子回去也是担心的吃不下睡不好的,还不如在这里守着呢。

    江石头嬉皮笑脸的凑过来。

    “小妹,下次可不许这么胡闹,搞什么绝食啊,人家现在粮食都不够吃呢,你还绝食。要是被别人家知道,你因为绝食给晕倒摔倒了进医院的。

    你猜猜其他人会怎么说?肯定是说你这丫头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是个作。”

    眼里是担忧。

    江小小笑了,嘴角的小酒窝露出来,三哥一辈子都对她特别好。

    就是遭遇太惨了一点。

    “胡说八道什么?什么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你妹妹就是不小心晕倒了,怎么啦?这二年吃不饱饿晕还不是常事儿啊,你要是敢出去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行了,让你妹妹歇会儿吧,刚刚醒来没那么大精神,你到一边儿去老老实实坐着去。”

    范秀英恶狠狠的威胁儿子这事情可不能出去,胡说八道,要是被别人知道,那还不败坏自己闺女的名声啊!

    江石头缩了一下脖子,举起大拇指,真是亲妈。

    范秀英扭头看着女儿,一脸的慈祥,

    “睡会吧,一会儿医生就该来了,你好好的睡觉。”

    这差别对待。

    江小小心里暖暖的。

    我亲爱的家人啊。

    “妈,我要去一趟厕所,还想洗洗脸,感觉身上黏黏糊糊的!不舒服的很。”

    这可是七月了,天气这么热。

    病房里可不是后世,没什么空调什么的。

    她一身的汗。

    范秀英想要阻止,可是厕所不能不去啊。

    这个闺女就是爱干净。

    叹气。

    这样的闺女要是真的去了乡下,那可怎么活啊。

    范秀英觉得自己忧愁的不行。

    这样下去,孩子指定受罪啊。

    试探的扶着江小小去了厕所,一边让江石头去打水。

    满足女儿的要求。

    “小小,你看看去了乡下可没什么好,到时候厕所都不是这样的,还有啊,还要睡大通铺不说,洗澡什么的也不方便,你可想好了,去了那里可就没办法反悔。”

    范秀英希望女儿乖乖听话,留在家里。

    等到老江顶班的时候,女儿就能去了。

    哪怕和别人换一换。

    江小小摇摇头!坚定的说,“妈,我要去,您放心,我不后悔。”

    这还真的犟上了。

    范秀英叹气,这辈子的气这两天都被她叹完了。

    江小小洗了一把脸,当水花落在自己的胸口的时候,江小小感觉到一热。

    热?

    不过没在意。

    现在可是七月,不热才怪呢。

    肯定是流汗了。

    她收拾好才躺下。

    看着女儿闭上眼睛,范秀英去买饭,快要中午。

    女儿醒来了肯定得吃饭。

    留下江石头一个人在这里守着。

    江老实还要上班呢。

    厂里的工作可不能耽误。

    下了班就会到医院来。

    江石头累的揽不住,看见妹妹睡着了。

    他也靠在床边上睡着。

    江小小睁开眼睛,习惯性的摸摸自己脖子上的玉佩。

    嗯?

    怎么没了?

    玉佩呢。

    自己从小带到大的,这可是他们江家的传家宝。

    难道自己晕过去,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