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后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07章 他们……回来了!

        三狗在小姑家有单独的卧室,却死皮赖脸要缠着二哥,共睡一张床。

    江跃倒也不排斥。

    “二哥,班车的事,我没跟小姑讲。”三狗邀功似的。

    “算你有点机灵劲。”

    “怎么才有点?二哥,你太小瞧我了。咱们盘石岭,往前推五百年,往后推五百年,像我这么机灵的,你能挑出几个?”

    “那你说说,班车的事为什么不能讲?”

    三狗得意洋洋:“这还用问?我要是跟她讲了,小姑肯定不让我跟你去城里耍了。”

    “……”

    江跃瞬间无语,真是好强大的理由,他竟无言以对。

    好吧,这个回答很三狗。

    如果三狗回答说,保密是因为不能引起恐慌,怕惹祸上身,那反而不像是三狗了。

    “二哥,现在你该承认你小瞧我了吧?”

    “嗯,很棒,你太机智了。那你可得记住喽,这事你要是泄露,以后都别想我带你去城里玩。”

    既然三狗这么爱抖“机智”,那就让他在这个机智模式下,将今天的事彻底烂在肚子里。

    “二哥,你说,假设今天咱们没拦那个班车,他们没停那一下,是不是就不会被埋了?”

    “不是。”江跃回答得很果断。

    “也对,那班车被脏东西缠上,肯定到不了星城。”

    江跃轻轻叹一口气,不置可否。

    脏东西是不是有那么强的伤害力,江跃没见着,也不确定。

    他更信的是一命二运这种说法。

    命即天命,也包括个人的命数。

    连日雨水,造成山头滑坡,这是天命。

    那班车的人刚好在车上,刚好出现在那里,这是个人命数。

    命中有此一劫,却未必注定要应这一劫。

    绝大多数的命数,大底上终有化解之道。但是那个班车,显然没有那个运,没有触发到化解的办法。

    不相信命数的人当然可以说,如果他们没有半途停一下,没有耽搁那半分钟,足以开出几百米远,肯定不会遭此横劫。

    相信命数的人则会认为,也许滑坡正酝酿到某个临界点,正好需要一个导火索来触发。

    而班车和一车人的重量和气场,正好触发了爆发的临界点,所以才被掩埋。无论班车早到三十秒还是晚到半分钟,都是一回事。

    换作一两个人骑个电驴,没准一时还未必触发得了。

    “那么,我和三狗没上那趟班车,逃过一劫,又属于什么情况呢?”江跃一直在琢磨这个事。

    三狗遭了一天罪,昨晚又没睡好,再加上江跃聊天兴致不高,迷迷糊糊倒头睡着了。

    江跃心事重重,一时倒没什么睡意。就像小姑说的,接下去这段日子,镇上恐怕是不好过了。

    一班车几十个人,牵涉的就是几十个家庭。

    耳边时不时就传来哭泣声,嚎啕声,撕心裂肺,半夜听起来特别揪心。

    失去亲人的痛苦,江跃感同身受。

    十年前……

    得知母亲她们考古队的车子翻下悬崖,全家人那一瞬间的痛苦绝望,江跃花了足足十年时间,都没能完全走出来。

    十年来,江跃无数次梦中遇到母亲,梦到母亲年轻又漂亮的样子。他一次次扯破喉咙喊妈妈,从来没得到一句回应。

    可这个月来,梦中画风大变,梦中的母亲竟不再年轻,隐隐好像还在暗示着什么线索。

    江跃轻轻从床底抽出全家福,抱着胸口,心中呢喃。

    “妈,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江跃甚至都不敢闭上眼睛,他生怕自己一闭上眼睛,那个梦就会出现。

    母亲那绝望痛苦的模样,让他心碎,多一秒都让他难以承受。

    但同时,他又有些期待!

    也许……这个梦再继续做下去,梦境中母亲真能提供更多线索?

    哪怕过去十年,江跃内心深处,其实还抱有一点点幻想的。

    当初考古队的车辆冲下悬崖,行车轨迹,现场的刹车痕,以及道旁被撞坏的花草灌木,百分百都佐证着这是一起交通事故的事实。

    令人费解的是,事发地点的悬崖底下,却怎么也找不到车辆的残骸。

    仿佛那一摔,考古队连车带人直接在人间蒸发了似的。

    悬崖深邃,常年雾气封锁,但有关部门还是多次派人通过各种手段下去查探过,动用了多种高科技手段搜索过。

    一无所获。

    最终,以交通事故结案,从此母亲生死成谜。

    许久,江跃心绪稍复,深吸一口气,将照片放回枕头底下,准备入睡。

    咚!

    猛然间,三狗双脚狠狠一蹬床板,整个人跟诈尸似的直了起来。

    语气急促道:“回来了,都回来了!”

    跟着双手虚空乱抓,表情惊恐,不住往床角躲。

    “三狗,发什么疯?”江跃以为三狗睡魔怔了,一巴掌呼过去。

    还别说,还真管用。

    三狗全身一抽抽,果然彻底清醒过来。

    “二哥,回来了,他们都回来了!”三狗刻意压着嗓子,但语气中那股哆嗦劲儿,显示出他内心极度恐惧。

    这在三狗身上,从未有过。

    哪怕是大金山乱葬岗上,汤头问头的时候,三狗也没吓成这样。

    “谁回来了?”

    “班车上的人,一共四十四个,包括那个司机。你看你看……”三狗指着窗外。

    “司机师傅左边脸颊直到胳膊都没了;还有那个人,我认识,是隔壁粮油店的邱老根,他更惨,只剩下半截儿了……那个是桥头理发店的冯老板,他在地上爬,肠子都漏出来了,全身都是血……”

    江跃如坠冰窖,身心凉透,一把将三狗的嘴巴捂住。

    别说了,三狗,赶紧闭嘴!

    滋滋滋……

    夜灯忽明忽暗。

    咔咔咔……

    窗户外也不知是风还是别的什么未知力量,仿佛在用尽全力想推开窗户。

    沙沙沙……

    大街上也不知道是雨滴声,还是风卷残枝败叶,又像是什么东西拖着地面缓缓前行。

    反而是,整晚叫得很凶一直没停下过的狗吠声。

    突然间,好像镇上所有狗同时被掐住了脖子,封住了嘴巴,叫声戛然而止!

    空气中的温度好像瞬间降低了十几度。

    阴飕飕的冷气从窗户,从床底,从虚空的每一个角落席卷而来,竟让人有些难以招架,牙关咯咯直响。

    这一夜,哭声就没断过,夜半直至天明,越发凄绝。

    一大早,哥俩胡乱对付了几口早餐,便提出要回星城。

    小姑有心留他们,但镇上现在这个状况,如果不是生意离不开手,她自己都不想待着。

    正好镇上有个星城来的送货师傅,昨天滞留在镇上过了一晚,今天打算绕道回星城。这个情况刚好被小姑打听到。双方敲定补100块油钱搭个顺风车。

    “三狗,到了城里,要听你大姐和二哥的话。不然老姑大耳光子抽你。”小姑扬扬手,做母夜叉状。

    “别人的话我不爱听,二哥的话我肯定听。”三狗心情愉快,也没跟小姑顶嘴。

    小姑麻利掏出一百块,透过车窗扔给送货师傅:“周老板,道上慢着点开。车钱先给你,可别找我侄儿要第二道。更不许欺负我侄儿。”

    “欺负谁也不敢欺负江大姐您的人啊!再说了,我还怕下次来,您把我车轱辘给卸咯!”

    “哼哼,知道就好!其实我这也是为你好。我家这两头小活兽,一般人可不敢招惹他们,指不定谁吃亏呢。”

    车是双排皮卡,哥俩坐后排,宽敞得很。

    送货周师傅在镇上耽误了一晚,同样回城心切,招呼一声便发动车子缓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