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后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05章 二哥,那车上不得!

    佝偻的老渔翁,有花纹的蓑衣,连喝两桶水,且只要生水不要开水,加上丢弃的鱼篓和芒鞋,凫水而去的老龟。

    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自明。

    江跃是个很善于观察细节的人,老渔翁那身隐隐带有纹路的奇怪蓑衣,他一开始就觉得奇怪。

    看清楚那只凫水老龟背上的纹路后,江跃当即明白怎么回事。

    那几十个字,多半是老龟借那两桶水留下的吧?

    别人借花献佛。

    老龟这是借水献言?

    可是——

    老龟化形,口吐人语,这还是原先那个正常人的世界吗?哪怕今天是清明节,那也未免太耸人听闻。

    返回老宅,屋里倒是啥也没缺啥也没少,走廊上那原本印记很浓的水字,却又离奇地消失了。

    就好像有人用烘干机瞬间烘干了似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知道这些字怎么来的,江跃自然也就不再纠结这些字是怎么去的。

    来回这么一折腾,饭菜也凉透了。好在哥俩也吃得七八分饱。

    三狗为了讨好江跃,极为殷勤地收拾起碗筷。

    不多会儿,三狗就将里外打理得妥妥帖帖。可见寄人篱下,哪怕是小姑家,三狗肯定也是没少揽活的。这么有眼力见,在哪都吃不了亏。

    江跃乐得坐享其成,靠坐在藤椅上,琢磨着今儿个发生的这一件件事。

    自打昨天回盘石岭,江跃总觉得哪哪都有点不对劲。

    具体要说哪里不对劲,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今天这桩桩件件的事,真要细究起来,简直可以编一本灵异故事了。

    生母入梦、相框落地、花裙女影、纸钱易燃、汤头寻头、龙虎相斗、朱雀断脊……

    如今又加一个老龟献言。

    白虎斗青龙,天地捅窟窿。朱雀脊梁断,人间多事端……

    这二十字谶语,字面上好理解,但要具体到细节上,江跃却觉得无知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他实在想不明白,朗朗乾坤,清平世界,怎么就捅个大窟窿?又能生出多大的事端?

    一场战争?

    一次地震?

    还是瘟疫、疾病什么的或者别的天灾?

    这超出了江跃的想象极限,毕竟没在网上写过小说,脑洞不够大,难以进行什么合乎逻辑的推演。

    但是——

    是非之地多是非,不要久留啊。

    这句可是清清楚楚的大白话,意思再明白不过。这是提醒他们哥俩离开此地?离开盘石岭?

    可是,理由是什么呢?

    这就是江跃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没有被察觉到,而这不对劲的地方,可能就是老龟提醒我离开的理由?

    江跃觉得自己心态接近炸了。

    好几次他趁三狗不注意,狠狠拧了自己一把。火辣辣的生疼提醒着他,这还真不是在做梦。

    “二哥,你有没有发现,咱们村里有点怪啊。”江跃正闹心着,三狗搬了条交椅神神叨叨地凑近跟前。

    身体正对着椅背一屁股做下去,两只手刚好架在椅背,托住下巴。

    “怎么说?”江跃心里一动。

    三狗虽然神经大条,但这小子脑回路不一般,观察能力远比一般同龄人强,说不定从他的角度,倒是能得到一点线索?

    “今年村里人特别少。你说怪不怪?我早上回来一路进村,一个人影也没见着。往年清明,就算是下雨,一路去大金山扫墓,哪还碰不到几拨人?今儿一整天,除了二哥,就碰到那个打鱼老头,还是个外乡的。”

    盘石岭原本是个小山村,地理偏僻,几十年来也就二三十户人。到了近二十年,原住民确实越来越少,能搬迁的几乎都外迁了。

    严格来说,就算是江跃,也不是坐地户,属于城里人回乡。

    但即便如此,留守老人总还是有一些的。

    有留守老人,他们的子女后代,清明节这种日子,怎么也不可能不回来看看吧?

    清明祭扫的传统,盘石岭一向很看重,没理由一个都瞧不见啊。

    江跃越细想,心里越发毛。

    仔细回想起来,昨天傍晚回到盘石岭,直到现在,他还真没见过一个人影,甚至连狗吠都没听到一声。

    盘石岭这一代代开枝散叶,就算散落在各地,清明节总不至于一个回乡祭扫的都没有吧?

    就那卖鱼老翁,是不是人还两说呢。

    那么……

    人呢?

    细节上这么一思量,果真是细思恐极。

    院子门口那条路,虽不是村里的主干道,但也是常走的路。这大半天下来,除了三狗跟他的脚印之外,压根没有别的新鲜脚印!

    而九里亭上大金山的山路,一路荆棘丛生,明显没有被开辟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至少在他们去之前,村里根本没有人上大金山祭扫过!

    这明显不正常!

    要知道,整个盘石岭祖祖辈辈,只要过世,除了那些客死他乡,或者缺德不能入祖坟的,剩下基本都葬在大金山。

    说句不夸张的,大金山睡着的盘石岭人祖先,可比盘石岭现在的人丁多几倍。

    清明这一天,竟没人上大金山祭扫?

    诡不诡异?

    离不离奇?

    想到森然处,江跃打了个寒颤。

    “三狗,走,咱们回星城。”

    吃剩下的剩菜残羹全不要了,几件衣物往背包一塞,轻装上阵。

    那张全家福,也被江跃小心翼翼收进背包里。

    铁将军守门,防君子不防小人。

    当然老宅除了些笨重的老家具,还有些盆盆碗碗,几百个蜂窝煤,也没什么值得一偷。

    盘石岭回城显然不可能有直达班车,得走上六七里路,走到大金山西侧,那里有了一条两车道的盘山路,修了一个沿途站台。

    说是站台,其实一天也就一班车,每天下午两点由二十多公里外的镇上出发,大约两点半左右经过大金山西侧这个所谓的班车站台。一般情况下是带不到半路客的,当然偶尔会有几个零星散客。

    像江跃哥俩,就是这样的散客。

    班车大约两点半抵达大金山西侧站台,现在赶过去,时间还很充裕。

    哥俩急匆匆赶到站台,离两点半还差一刻钟。

    站台很简陋,边上竖一块路牌,架了一条长石板供坐。不挡风,不遮雨。像这种下雨天,自然也就坐不了。

    虽是城乡班车,倒也准时。

    班车司机见有人招手,踩一脚刹车停下。

    “去星城,一位二十五。”

    司机头都不侧一下,标准的大巴司机脸。

    城乡班车,江跃倒没指望有什么贵宾豪华体验,司机脸色好不好看不影响他坐车。而且经历了这噩梦般的一天,总算见到了一车大活人,亲切。

    江跃没多想,抬脚便要上车。

    刚踏上一只脚,背后的三狗却死死拖住江跃。

    “二哥,要不,再等等别的车吧。”

    一向撒野的三狗,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里隐隐竟有恐惧之色。

    别看大巴司机正眼都没瞧他们一下,耳朵却好使。听三狗说再等别的车,以为嫌贵,顿觉不耐。

    啪一声关车门,一脚油门踩起来,大巴扬长而去。

    “傻鸟!一天就一班车,再等?明天还是老子这班车。看你能等几天。”

    江跃也没料到大巴司机这么傲娇,一言不合就走人。

    “三狗,你不知道一天就这一班车?”

    三狗嗫嚅不语,神情有些恍恍惚惚。

    “不舒服?”

    三狗摇摇头:“二哥,那车上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