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后浪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04章 诡异的老翁

        回了村,已是大晌午。

    老宅自然没有食物储备,不过江跃头一天从城里回老宅,带回不少食材。

    厨房很简陋,只剩一个烧蜂窝煤的小灶,蜂窝煤倒囤了几百个。

    毕竟是过节,也不能太简陋。

    咸水鸭是城里带回来的熟食,再加上一盘小炒牛肉,一盘红烧鱼块,配几个家常小炒。

    这顿饭倒也像模像样,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让三狗胃口大开。

    “二哥,商量个事呗?”三狗啃着鸭腿,嘴里一边嘟囔。

    “没商量!”江跃头也不抬。

    “我还没说什么事呢。”三狗急了。

    “不说我也知道什么事。”

    “那你说说,要是没说对,那就得答应我一件事。”三狗抖起了小机灵。

    “想我带你去城里,可以!考上城里的中学。”

    三狗那点小心思,江跃清楚不过。

    一个考字,让三狗跟针扎的气球似的,蔫了。

    嘴里的鸭腿顿时索然寡味。

    “二哥,我保证就去玩两天。你就带我去玩玩呗。”

    清明有个小长假,玩上两三天倒不是多大的事。不过三狗这小子属猴的,顺着杆子就能往上爬。

    一旦答应得太痛快,必然会有各种后续要求。先晾他一晾再说。

    三狗不知江跃心思,正要磨缠,院子外却有人喊一声。

    “有人在家吗?”

    哥俩出门一看,是个过路的老汉。

    圆斗笠配一身青褐色的蓑衣,脚上踩着一双如今极少见的芒鞋,沾满污泥。

    本身就驼背得厉害,再加上背个鱼篓,看上去更加佝偻。

    那身蓑衣也很奇特,比寻常蓑衣宽大不少,竟隐隐有些奇怪的花纹,看上去颇有些不伦不类。但总体还是可以判断出是个渔翁。

    “小哥,老汉路过这里,讨一碗水喝。”老人口音很重,话说出来只勉强可以听得明白,倒确实是这百八十里的乡音土话。

    “公公,要不进来坐一坐?”老江家虽不是什么显赫世家,家教却向来不缺。待人接物方面,江跃有着这个年纪少有的娴熟礼数。

    “不了不了,这一身泥巴,可别脏了家里。”老汉连连摆手。

    “三狗,去给公公倒杯水。”

    三狗屁颠颠进去,倒了一杯温热开水。

    老汉接过杯,刚凑到嘴边,又摇摇头:“乡下人烂贱。一辈子都喝不得开水,喝了就闹肚子。打点井水就行。”

    “嘿,瞧你这公公,哪有开水不喝,还喜欢喝生水的?”三狗吐槽,手里倒是没闲着,走到院子边上的水井打上一小桶。

    咕咕咕咕……

    别看老汉佝偻干瘦,喝起水来倒颇为豪情,而且量大的惊人。

    一小桶水,眨眼工夫就被他喝了个底朝天。咂咂嘴皮,竟有些意犹未尽。

    连三狗这种吃喝全能的夯货,也看得啧啧称奇。

    接过老汉递过来桶,三狗莫名其妙想起那年在城里喝饮料中了“再来一瓶”的彩,脱口道:“再来一桶?”

    “再来一桶?”老汉好像斟酌了一下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合适,随即爽快一咧嘴,“那就再来一桶。”

    又一桶下去,竟又是一个底朝天。

    三狗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嘀咕,自古只听说饭桶,还是头一回见识了什么叫水桶。

    老汉这回似是喝足了,摆摆手要走。

    走了几步,又晃晃悠悠返回来,朝江跃招招手。

    “小哥,喝了你两桶水,送你几句话。”

    “公公请说。”

    “呵呵呵呵……”老汉莫名其妙笑了笑,喉咙底下好像鱼吐泡泡,叽叽咕咕似乎嘀咕了几句什么,又好像啥也没说。

    “切记,切记。”

    老汉留下一脸诡异的笑容,蹒跚而去。

    “三狗,你听清他说什么了吗?”

    “二哥,你也没听清楚?臭老头不会是耍我们吧?他明明什么都没说啊。”三狗恼了,要追上去理论。

    江跃拉住不让去,摇摇头:“算了,老人家那么一大把年纪,横竖不过是两桶井水。”

    哥俩悻悻回屋。

    还没走到堂屋,哥俩就发现走廊上的异常。

    “咦?二哥,这走廊上写着什么?!”

    走廊上赫然多了三行大字,笔走龙蛇,颇有气象。

    第一第二行各十个字,第三行有十二个。

    谁写的?

    后门关着,屋里没人,他们哥俩一直在院子外,不可能有人从院门进来。

    而且就这么会儿工夫,要写成这么多字,很不科学啊。

    最诡异的是,这字竟是水痕写成。

    蘸水写大字,江跃在城里倒是常见。

    公园里,甚至小区空旷处常有喜好书法的老头最爱这么秀上几手。

    说它诡异,诡异在四点。

    一,这字出现得极其诡异,字迹从容,没有任何仓促之感,这么短短一点时间,正常手速很难完成。

    二,院子就这么大,他们站在门口,跟走廊之间也就七八米,就算有人偷摸写这么多字,不可能不闹出半点动静。

    三,一般蘸水写大字,都是即写即化,痕迹会慢慢变淡直至消失。可这水痕的迹印竟好像比墨汁还浓,完全看不出逐渐要淡化的迹象。

    当然——

    最诡异的还是这三行字的内容!

    白虎斗青龙,天地捅窟窿。

    朱雀脊梁断,人间多事端。

    是非之地多是非,不要久留啊。”

    如果说之前江跃还仅仅只是停留在猜测预感,这三行字猛地出现,将他心里最后一点点侥幸心理彻底打破。

    之前那些预感,恐怕真要实锤了。

    三狗毕竟才十二岁,这些绕口的文字,小学尚未毕业的他压根没看不懂,也无力琢磨背后有什么深意。一把抓起靠在门口的柴刀,冲进屋里。

    里里外外翻找一遍,最后沮丧地走了出来。

    摇摇头:“后门关着的,屋里也没人。”

    “跟我来。”江跃却有所感悟,快步朝院子外头走去。

    “先前那个老人家,是往这边去的吧?”

    江跃带着三狗,沿着那老渔翁离开的方向,一路追索过去,直到道路尽头,在一条小溪涧附近停了下来。

    江跃扒开草丛,一只鱼篓,一双破芒鞋弃在里头。

    到了溪涧这里就是断头路,除非趟过去。可这段时间雨多,溪涧的水很深。别说是上了年纪的老翁,就算是壮年,不借助工具,断然不可能趟得过去。

    而且就算趟过溪涧,鱼篓这种吃饭家伙没理由扔掉。

    “二哥,你看,水里有东西!”

    三狗眼尖,指着水面叫。

    果然,溪涧下游二三十米处,有一活物在水波忽沉忽浮,凫水而去。

    那物有头,有四肢,背上有壳,壳上有纹。

    赫然是一头老龟。

    三狗看得真切后,叹一口气,深感可惜:“要是有张网就好了,这么大一只龟,大补之物。弄到镇上卖,怎么也值好几百。”

    这时候就体现出年龄小的优势了。

    年幼无知,无知无畏,不会瞎联想,也就没有什么困惑。

    一路回去,三狗不住吐槽那个借水喝的老头,觉得他肯定有同党,故意装神弄鬼,戏弄他们。

    至于动机,三狗归结于欺负他们哥俩年纪不大,大人不在家。

    江跃也不解释,没必要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跟着担这份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