曌帝双龙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5章 开工,喝酒,拜祖师

    勾博祷告完毕,接下来又是洒香灰、敬酒、请茶、斩鸡头等一系列仪式,东家程财主奠基之后,在鞭炮轰鸣中整个仪式才算结束。

    转眼时间就到了中午,程家就在这块空地上安排了露天酒席,招待匠人和亲朋好友。

    勾博带着于奇正和秦铁牛,和程家父子等人坐在主桌上,双方笑语言欢。

    酒过三巡,从另外一桌传来非常大声的嚷嚷声:“我就要说!我就是不服怎么了?”

    几人扭头望去,一个只穿着露膊短褂、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健壮青年一只脚踩在长条板凳上,一脸愤然之色:“凭什么让那个哑巴坐高位?”

    秦铁牛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啪啪”两记耳光重重地扇在青年脸上:“滚!”

    青年捂着脸,还想辩解什么,秦铁牛操起长条板凳劈头就打。谁都看得出,这可不是做样子,是真打。要不是旁边人拦得快,这一下上去青年绝对是脑袋开花。

    秦铁牛浑身发抖:“老子要你滚你听到没!”

    青年愤愤地转身大步离开。

    秦铁牛回到主桌,举起酒杯躬身说道:“东家,都料,犬子不肖,铁牛给各位赔礼了。我干了!”

    程财主呵呵笑着打了个圆场,大家重新坐下,又是一番宾主尽欢。

    酒宴散场后,勾博拍拍巴掌:“所有的兄弟晚上去我家喝酒啊。铁牛,你们几位现在就一起去我家坐坐,咱们哥几个先聊聊。”

    于奇正能猜到,勾博这是先叫上几个关键人物去碰个头,类似于第一次工地会议。

    勾博突然记起来,对形貌魁梧的红脸大汉说:“巡典,你去把直义也叫来。”

    秦铁牛说道:“叫那兔崽子干什么?”

    勾博一把搂住秦铁牛的肩膀:“走了,老秦。”

    ————————————————

    回到勾家后,由于下午来的客人多,勾采薇去左邻右舍借桌子板凳之类,于奇正和二俅跟着帮着搬。

    看到路上没什么人,二俅问了:“哎,采薇妹子啊,早上那么热闹,你怎么不去看看啊。”

    勾采薇答道:“我去了啊,只不过站得比较远,你没看到我而已。”

    二俅不解地问:“为什么要站很远啊?”

    勾采薇目光黯然:“我是女人,拜神这样的事哪能靠近啊?祖师爷会降罪的。”

    “啥捷豹破规矩啊!”二俅不屑地说:“妹子,以后跟着咱哥俩混,管保你没事。”

    勾采薇一双丹凤眼里,掠过两团火苗,随即黯淡下去。于奇正看在眼里,什么话都没说。

    二俅又说:“你不知道啊,那里可好玩了。后来酒席上还有人发酒疯呢。”

    采薇告诉他们,已经听说这事了,并给他们介绍了一些情况。

    类似今天早上这种活动,也是很直观地体现将来在这个工程中各人的地位。

    勾博是工程的设计和总指挥,自然就不用说了。

    当时的工程建设领域,主要就是木工和泥工,其次就是石工。

    秦铁牛是泥工大师傅。那个红脸大汉叫彭巡典,是木工大师傅。

    之前整个工程中除了勾博,也就是他们地位最高。

    因此,以前有什么重大活动,都是他们两人分列左右。

    但现在因为有了于奇正,所以另外一个位置就得在他们两人中挑选一个人。

    勾采薇推测,勾博没让彭巡典上前的原因,一方面是他比彭巡典年轻,更重要的一点是彭巡典的性格特别淡泊。

    那个青年名字叫秦直义,是秦铁牛的儿子。

    本来看着名不见经传的于奇正上去,心里就不舒服。

    加上还站在左手大位,排在自己老爹前面,心里自然更是不甘。

    又喝了点酒,就发作起来了。

    于奇正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道道之前完全没听说过。

    但仔细回忆一下,就算在现代的建筑行业里,貌似项目经理、总工之类的中高层,尤其是年龄比较大的那些前辈,也在有意无意间遵循着这些规矩。

    只是作为一个普通基层管理人员,自己平时没感受到而已。

    有些传统,是一代一代相传深入到骨子里的东西。

    不一定说得出来,甚至不一定知道,但到那个场景中就会很自然地遵守。

    或许,这就是这个民族是世界上唯一几千年文明从未中断的原因吧。

    他决定以后得多留意这些礼仪方面的东西,不要搞得得罪人了都不自知。

    又搬了一趟桌子回到勾家院子时,勾博说道:“奇正,先过来这边吧。我有事和大伙说。”

    秦铁牛、彭巡典,另外一个就是石工大师傅虞弘新已经围坐在桌子边。秦直义站在自己老爹身后。

    见到于奇正走过来,几人纷纷站起身让位,于奇正立马一个箭步冲到下首坐下“咿咿呀呀”了几声。

    勾博笑道:“没事没事,这都自己人,不讲究了。大伙都坐。直义,二俅,你们也坐。”

    所有人都坐下之后,勾博直接开门见山:“我知道,今儿个我让奇正站前面,就算咱们在座的没想法,下面那些兄弟们心里是不满的。所以我得先给几位兄弟敞开了说个亮话,我为啥这么安排。”

    “老大,不用解释。”彭巡典说道:“我已经听说过了,是于兄弟接下这个活的。”

    “不。”勾博摇摇头之后,摊开了自己画的图纸:“各位兄弟,你们看看,这个活光靠咱们做得下来吗?”

    几人看了一会之后,秦铁牛率先说道:“这个应该没问题啊。”

    勾博微微一笑:“三层。”

    “什么?!”几人诧异地叫了一声之后,头摇得拨浪鼓一般:“开什么玩笑?不可能。”

    “不错!”勾博站起身:“凭咱们这些人绝对不可能。有奇正在这里,就没问题!说实话,如果不是他现在人生地不熟,这个都料我都会让给他当!”

    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无法相信了。

    勾博脸上依旧挂着微笑:“采薇,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