曌帝双龙传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章 我,秦始皇,打钱

    回龙镇。

    镇子不大,但规划极其严整。

    纵轴线是一条宽约三米的道路,铺设的石板厚度应不低于三指,因长期摩擦变得非常光滑,泛出青色的光芒。道路的两边,齐整地林立着当铺、食肆等店铺。

    店铺门口稀稀落落有些身穿古代服装的人,售卖着青菜、肉类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长得圆滚滚的二俅趴在地下的样子,真的像一团球。他嘿嘿一笑:“正哥,这里改影视城了。咱们进去遛遛。”

    正准备起身,被于奇正迅速拉回地面。

    于奇正并没有说话,鹰一样的锐利眼光牢牢地盯着镇子里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穿着粗布布料的篾匠,身边堆着一些竹篾编制而成的背篓、畚箕。手里的蔑刀熟练地上下翻飞,将竹子剖成一条条的竹篾。

    目光顺着篾匠延伸望去,后面是一个医馆。

    医馆门口的石质台阶上立着对称的四个鼓形石墩,石墩上面立着直径约三十公分的柱子。由于距离太远加上柱子上了油漆,无法判断是什么木材。但根据其质感来判断,绝对不是现代的水泥仿木制品。

    他翻了个身,扯了支狗尾巴草叼在嘴里思考着。

    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尽管回龙镇的地理方位并没有错,但这一路走过来,公路全都变成了土路,地下没有任何车辆经过留下的痕迹。沿路别说电线杆、电线之类的,就连塑料垃圾袋、饮料瓶之类的都没有见到过。

    “二俅,我跟你说个话你别怕啊。”于奇正打了预防针之后,缓缓地说:“我们可能穿越了。”

    “什么?穿越!”二俅差点兴奋得跳起来:“我怕哈?高兴都来不及呢!正哥,咱们是不是马上和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走上人生的巅峰了!”

    “你丫的小点声!”于奇正压低声音骂道:“脑子有病才信那些脑残小说。还人生巅峰?”

    二俅低下头想了想,似乎老大的顾虑很有道理。

    真到了古代,身份暴露后,更大的可能是被人们当做异类或者“妖人”来对付。

    且不说普通人会怎么样,一旦官府知道了报上去,被皇帝知道有人是从后世来的,必定会将二人“请”去。万一皇帝问个“我什么时候死啊”,“本朝能不能千秋万世啊”之类的问题,无论怎么回答,都是掉脑袋的事。

    于奇正又换成了趴着的姿势,眯缝着眼睛,认真地望向镇子里的建筑。

    从整体规划来讲,主体建筑对称工整的空间组合,强调纵轴方向的陪衬手法。因而气魄宏伟,形体庄重,整齐而不呆板。

    再看柱、额、枋、门、窗这些具体细节,华美而不纤巧,舒展而不张扬。他特别注意了一下斗拱,硕大且出檐深远,而且构件形式及用料都已规格化,基本上得出了个结论:他们到了唐朝,而且是唐初。

    二俅用胳膊肘拐了拐,哭丧着脸问:“正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于奇正把安全帽向下拉了拉,学着侦查兵的样子:“抓舌头。”

    ————————————————

    似乎为了配合于奇正的话,还真有一个年轻人从镇子里面走了出来。

    年轻人头戴玄色幞头,穿着一身墨绿色圆领长袍,腰束蹀躞带,脚瞪长靿靴。身材较为单薄,特别是双肩,呈现出一个非常圆润的弧度。于奇正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应该是到了唐朝没错。

    长得白白净净的年轻人看到突然跳到面前的两个奇装异服的人,吓了一跳。一双丹凤眼无比惊讶地望着二人。

    于奇正急忙说:“你好你好,我们想和你了解一下……”

    年轻人向后退了一步:“汝等何许人也?”

    于奇正和二俅对望了一眼,呆了一呆。

    年轻人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转身便跑。

    二俅急忙挡住她的去路说道:“别紧张,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蒙恬大将军,这位就是秦始皇。其实我们都没死,我们有3000吨黄金和300万秦兵被封印,只要给我们998……嗷!”二俅拼命压住自己的惨叫声,两只手抱着踮起的那只脚不断地蹦着。

    眼见年轻人马上要逃开,于奇正急了,用力抓住他的胳膊一拉。年轻人一下没站稳,跌到于奇正怀中,两人抱了个正着!

    一股幽香沁进于奇正的鼻孔,他忍不住鼻翼抽了抽,怎么……好像是女孩子的体香?咦,似乎接触到的身体部位感觉也不对啊,这什么情况?

    年轻人满脸通红,一把抓住于奇正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

    “嗷!”于奇正发出一声媲美二俅的惨叫。

    等他们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年轻人已经跑回镇子里面了。

    于奇正恼羞成怒,一巴掌扇在二俅安全帽上:“我叫你蒙恬!我叫你秦始皇!”

    二俅躲了几下,突然脸色大变,尖叫起来:“正哥,嬴政,跑啊!”

    于奇正侧过脸一看,镇子里面跑出了一群手持粪叉木棒杀猪刀的人,向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俗话怎么说来着?狗急跳……呸呸呸,人急跳河。秦始皇嬴政和大将军蒙恬二人,急急如丧家之啥,被回龙镇村民追得狼奔豕突。最后跳到河里淌水而过,才算甩开追兵,幸免死于粪叉之手。

    不久,天黑了。

    在深秋的寒风中,不断哆嗦的二人嘴唇冻得乌紫,大眼瞪小眼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举行正式会议,一致通过先去“借”衣服穿,再想办法找食物的重要决定。

    潜行进镇子里,经过多番周折,终于找到主人不在家的一户人家。二人赶紧翻墙而入,手忙脚乱地脱下湿了的劳保服,把主人晒在竹竿上的长袍大褂往身上套。

    “吱……”院子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

    双方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沉默了半晌之后,同时“啊”地叫了出声。

    “爹,就是这个登徒子欺负我!”年轻人叫了起来,由于心急,也顾不上变声了。

    于奇正的脸拉得像苦瓜一样,好死不死,怎么又撞上这个女扮男装的冤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