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0章 商业奇迹

    早上。

    穆晓悦带着鸢儿在街市上摆摊。

    有穆晓悦的安排,鸢儿自然而然成了青玄宗的一员,并且手握韦生肃的令牌,可以随意出入青玄宗。

    而这,也方便她们随时补货。

    穆晓悦照着苏泓昊安排的五策,在高高竖起的广告牌上,贴上苏泓昊手写的那份广告词,然后又给溢清草和石柳骨木贴上价格签,并各自挂上一段能够烘托出附加价值的介绍。

    同时,一个大大的抽奖箱被她摆在了摊位之上。

    抽奖箱五面透明,底部封闭,里面放了两百张叠好的纸,其中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中奖二字。

    每张纸都是薄薄的一片,与空间超大的抽奖箱比起来,哪怕两百张纸铺在底层,也是浅浅的一层,显得数量稀少。

    况且,整个抽奖箱由苏泓昊特制,底部呈外凸型,盛放抽奖箱的底座呈凹型,从外面看,根本看不清抽奖箱内底部的情况,只能看到最顶尖的那一小撮纸片,唯有俯视时,才能对箱内一共放了多少张抽奖券一目了然。

    但修士抽奖,压根就不会像普通人一样,伸手进洞里一阵猛掏,而是动用灵力,站在原地,直接让抽奖箱吐出一张抽奖券即可。

    可这正好中了苏泓昊的套路。

    展望理论的精髓便在于让顾客觉得自己能够从中血赚。

    在商业实操上的关键,便是模糊概率。

    哪怕中奖概率是两百分之一,也要让顾客觉得中奖概率是百分之九十九。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穆晓悦蹲坐在摊位后,捧着腮,焦躁不安的等待着顾客上门。

    鸢儿也在一旁紧张的看着来往的路人,每看到一个青玄宗弟子从她们的摊位前路过,她就揪心不已。

    但,苏泓昊写的广告词,没过多久便发挥了效果。

    主要是,这个世界里,从未出现过广告牌这么新颖的玩意,故而路过的人发现一个显眼的牌子上写着字,便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两眼。

    这一看,他们的好奇心便更加旺盛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被说得这么牛逼?

    于是,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被这张广告牌吸引而来。

    看到顾客上门,穆晓悦眼睛一亮,忙笑靥如花的招待。

    她记得苏泓昊给她出的主意,所以推荐时,先推荐石柳骨木。

    有顾客不解:“这个清晨雨前采摘,有什么讲究?”

    穆晓悦深深的鄙夷着那名顾客:“你竟然连这都不懂,还好意思妄称自己是修士?”

    那名顾客一愣。

    难道真的是我的问题?是我学艺不精?

    “还望姑娘指教。”

    其余顾客全都竖起了耳朵,他们也很好奇,可看到穆晓悦刚才的表现,他们也不敢说,他们也不敢问,生怕丢脸。

    而见到其他人一副镇定自若,没跟着那名顾客应和的样子,也让他们产生了自我怀疑,难道真的是在下孤陋寡闻了?

    穆晓悦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副不愿与白痴多交流的表情,简洁明了道:“你还是自己去藏书阁多看点书吧,这其中的奥秘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那名顾客哑然,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有了这一幕,再也没人好意思去问,清晨雨前采摘究竟有什么说法。

    总之,觉得这很讲究就行了。

    不然人家为什么要卖得比别人贵,这正是因为其中大有门道。

    好东西才会卖得贵!

    如果你不服,那为什么你不懂清晨雨前采摘的道理?

    一旁的鸢儿看得嘴角直抽搐。

    没想到苏公子都不用亲自出面,便能将青玄宗的这些天之骄子们给忽悠瘸,简直恐怖如斯!

    一名公子哥看着穆晓悦秀色可餐,便想表现一下,道:“虽然在下也不知道清晨雨前采摘的含意,但在下猜想,这一定和露水有关。雨前有仙露,仙露更滋润,从而保证了这些仙草的灵性,敢问姑娘是不是这个道理?”

    穆晓悦的眼角微微一抽,道:“这位公子真是聪慧!”

    连我都编不出来的理由,竟然被你给抢先编出来了,厉害厉害!

    那名公子哥顿时得意洋洋。

    这波啊,这波不止向其他顾客装了一回逼,还得到了美女摊主的赞赏,简直脸上有光。

    然而。

    当穆晓悦夸他的那一刻起,便在无意中向他施展了另一门心理学的术:一致性原理。

    那名公子哥为了维持住的形象一致性,继续得到穆晓悦的好感,便想着再表现一下,当穆晓悦又一次开始推荐石柳骨木时,公子哥二话不说,当场买单。

    他也不讲价了。

    哪怕明明看到溢清草要更加便宜一些,但他还是咬着牙,买了几份石柳骨木。

    于是,穆晓悦就这么开了第一单。

    她有些诧异,因为照着苏泓昊的话,理论上溢清草才是最容易卖出去的东西,却没想到最后开的第一单竟然是更贵的石柳骨木。

    这简直太美妙了!

    她连忙招呼那名公子哥参与抽奖。

    公子哥不解,穆晓悦便给他说明了抽奖的规则。

    公子哥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这竟然还有机会抽取到穆家帮忙炼器,而且看着这个中奖概率,貌似很高的样子,以自己的运气,这岂不是白送给自己的好处?

    他二话不说,动用灵气,提了一张纸出来,结果一瞧,有些失望。

    这自是没有中奖。

    穆晓悦注意着公子哥的反应,柔声道:“要不再卖两份石柳骨木?还可以再抽一次奖哟!”

    公子哥看了看自己的钱包,现在自己带在身上的灵石不多,虽然他确实还想继续参与抽奖,毕竟看上去这么高的中奖概率,要是抽不到大奖,那岂不是要亏大发了?

    可囊中羞涩让他犹豫了一会。

    穆晓悦有些心急,想着苏泓昊教给她的第四策,忙让步道:“或者买点溢清草也行,这个买五份也能抽一次奖的。你多少再买一点嘛,我今天要是卖不出去这些货,那可就惨了!”

    说完,她便抿着唇,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那名公子哥。

    那名公子哥的心咯噔了一下。

    啥也不用说了。

    买!

    不买他都感觉自己罪大恶极。

    况且自己连石柳骨木都买了,更便宜的溢清草为何不买?

    于是,他又掏钱,买了一大批溢清草。

    而鸢儿也在同时,给抽奖箱里补了一张空白的抽奖券。

    其余的顾客见那名公子哥抽奖抽得如此起兴,受到气氛的感染,也纷纷掏钱采买。

    整个摊位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

    穆晓悦和鸢儿是第一次做买卖,面对这种情况,难免手忙脚乱,但两人皆是喜笑颜开,因为照着这样下去,五天之内有望完成赌约。

    不过,她们至此也还不相信苏泓昊说的,两天之内便可将赌约搞定,她们觉得那太疯狂了。

    然而。

    这只是她们没见过人们疯狂的一面。

    当第一个中奖的人出现后,她们终于信了。

    那一刻,围聚在摊位前的顾客们彻底疯狂了!

    正如苏泓昊前世的手游玩家一样,当公屏里弹出谁谁谁抽中了SSR时,其余玩家就会眼睛放光,想着换做自己现在来抽,也一定能够抽到SSR。

    于是乎,顾客们纷纷摆出一副“凭什么你能抽到大奖,老子就不能”、“连那么挫的家伙都能中奖,好像这中奖概率真的好高哇”的架势,大把大把的撒出灵石,然后排着队过去抽奖。

    随着摊位前争相购买的人越来越多,后来者便更加好奇,并且愈发的觉得广告牌上所说的都是真话,这里可能正在卖着什么难得一见的珍宝。

    自己要是不进去买上一份,可就亏到姥姥家了!

    于是,人们愈发的疯狂,纷纷朝着摊位前挤去,大势已成,聚集在摊位前的顾客便如滚雪球一样,哪怕已然里三层外三层,却还依旧有大量的人呼朋唤友的围拢而来。

    穆晓悦起初还很兴奋,可慢慢的,她就慌了。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溢清草库存已经消耗近半,照着这种节奏下去,没过半个时辰,所有的溢清草就会销售一空。

    因而,她已经到了不得不去进货的时候。

    可是现在,若让鸢儿跑去进货,自己哪能忙得过来?

    她突然灵光一闪,对着鸢儿道:“鸢儿,你快去找我舅舅,让他派几个人过来帮我们打杂。嗯,要女孩子,不要男孩子。”

    “哦哦哦。”鸢儿点头如捣蒜,随后像被猎豹追逐着一样,飞奔而去。

    当鸢儿带着几个外门的女弟子回来帮忙时,溢清草已是卖出了六成,穆晓悦立即将一个可容纳万物的乾坤袋交给鸢儿,里面装着今天所赚到的全部灵石,让鸢儿速速跑去进货。

    那几名女弟子看着整个摊位非常好奇,不过她们都是没有背景的普通弟子,能遇上执事大人给她们安排任务,兴许以后还能因此获得执事大人的赏识,从而分配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她们便无所谓于帮穆晓悦白打工。

    穆晓悦给她们安排了分工,便坐在摊位后,照着苏泓昊教给她的第四策,引导着前来围观的顾客买单。

    有几个卖溢清草的同行挤了进来,想看看情况,一瞧她卖得比自己的贵,顿时心生疑惑。

    为什么这么贵却还能卖得这么好?

    清晨雨前采摘?这又是什么道理?

    就在他们不解时,穆晓悦看着他们,一脸可怜兮兮的说:“你们不买石柳骨木,也可以买一下溢清草嘛!这可是清晨雨前采摘的灵材,你们要是觉得石柳骨木比较贵,难道溢清草还会觉得贵吗?”

    他们看着穆晓悦的俏丽脸庞,再看她那让人心碎的表情,鬼使神差之下,他们就掏了钱,想着多少买一点,不然良心上会过不去。

    可买了一点,又看着再买一点就有机会抽奖,而这中奖率看上去高得可怕,于是乎,他们又加了钱,买到足以抽奖的份额。

    抽了一次奖,没中,一种白白浪费了钱的感觉氤氲在他们心头,如果不抽到奖,多买的那几份溢清草不就亏了?

    又在这种厌恶损失的魔力之下,他们继续掏钱,又买了几份溢清草,加入到抽奖的队列之中。

    当他们终于选择放弃,退出人群时,再看着手中买来的大量溢清草,瞬间陷入了对人生深深的怀疑当中。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我不是来查探敌情的吗?

    可他们又没脸回去要求退货,之后捧着这些溢清草,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回到自己的摊位思考人生……

    而穆晓悦原本以为现有的溢清草库存足以等到鸢儿赶回,可结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买卖的节奏可没有她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当货物越少,反而卖得越快。

    这是心理学的稀缺原理在作祟。

    因为人们看到货物稀缺,觉得自己不多买一点,再过一会可就什么都买不到了。

    于是后来者掏钱的样子要比之前的顾客更加豪爽,一出手就是买够十连抽的份。

    大把大把的灵石抛在穆晓悦的面前,着实把她给吓到了。

    她不是没见过这么多的灵石,而是她从未一次性亲手赚过这么多的灵石,通过自己的劳动所获得的报酬,往往更能让人有幸福感。

    可是,照着这样下去,鸢儿还没回来,货就买完了。

    没了货,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人潮必然退散,原本狂热购买的氛围也会随之瓦解。

    没了这种氛围,她还怎么在两天之内完成赌约?

    ***

    继续求追读!

    重要的事说了三遍!

    我想上三江,希望大家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而能不能上三江,主要看的正是每日的追读数据,如果追读的小可爱多了,那么本书就能上三江了!

    改签约状态前,每天一更,改状态后,尽量每天两更!

    希望大家可以用追读来支持我!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