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9章 坑死苏琅(求收藏!)

    (PS:这一章一开始感觉有毒点,所以做了些微调,可以重新看一遍,但也可不用,因为剧情没改。)

    ***

    苏大石刚刚起床,正在为自家妹子做早餐。

    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谁呀?这么一大早过来?”

    苏大石喊了声,却没人回应,敲门声依旧不绝。

    他皱着眉,看了眼炉灶,才刚刚生起火来,木柴还没烧透,便倒了水进锅慢慢煮,然后过去开门。

    当他看到苏泓昊的那一刻,瞬间吓了一跳:“鬼啊!”

    下意识的,他就一拳砸向苏泓昊的脑门。

    苏泓昊一惊,忙避开击中后会眩晕的要害,实实在在的挨了一拳,幸好他没有痛感,不然他的哀嚎能响彻这一整条街道。

    “停停停!我还活着!我不是鬼!”苏泓昊没好气道。

    苏大石这么一听,才定睛望去,确认了苏泓昊的脚下有影子,才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兄弟,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让我进去。”

    “是是是。”

    苏大石忙将苏泓昊请进了屋子,关上门,然后开口道:“兄弟,之前有人传出你的死讯,你也失踪了好几天,我还以为是二管家对你进行了报复呢。”

    “呵,一个小小的二管家,修为那么低,我从未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她有没有找你的麻烦?”

    “呃,没有。因为传出了你的死讯,现在整个苏家的人都知道了你和我与她之间有矛盾,所以她还不敢顶风作案,对我出手。”

    苏泓昊恍然。

    如果二管家这个时候报复苏大石,便会让人怀疑是她害死了苏泓昊,要知道苏琅现在可正愁着没人给自己背锅呢,二管家才不会那么傻,这个时候跳出来,让苏琅把锅往她的身上扣。

    “她不来找你的麻烦,那就好。帮我个忙,我要混进……”

    “谁呀?这么早吵醒人家。人家还想睡个懒觉呢!”突然,一道女声打断了苏泓昊的话。

    苏泓昊扭头望去,便见一个可爱的小萝莉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从一个破旧的房间里缓缓走出。

    那是苏大石的妹妹,苏小溪。

    苏泓昊听说她是苏家旁系中,修炼天赋最好的年轻子弟,只不过年纪太小,至今修为不高,但很多人认定,将来她的修为必会不比嫡系的子弟们差。

    苏小溪一见到苏泓昊,同样一惊,随即欣喜的跑过来:“泓昊哥哥,你怎么来了?”

    前几天,苏泓昊教会她做老婆饼,现在这门手艺可是他们家的主要营收。

    苏泓昊摸着她的脑袋,笑呵呵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专门被你打断说话的。”

    苏小溪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双手抱胸:“哼!”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她头顶原本耷拉下来的呆毛嘣的一下弹了起来,差点戳瞎了苏泓昊的狗眼。

    “哈哈,泓昊兄弟,你别逗我家妹子了。你是要找我帮忙吗?什么忙,你尽管说,我尽力帮你。”苏大石插话道。

    苏泓昊道:“我想让你帮我混进苏家主宅。”

    “你自个都可以通报一下,走进去呀。”

    “我暂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活过来了。”

    “好吧,我想想办法。”

    “我已经有了一个办法,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

    苏大石一拍胸脯:“没问题,保证配合!”

    …………

    苏家主宅。

    门口挂着一个高高的苏府牌匾,门前放着两尊石兽镇宅。

    此时,门房们正百无聊赖的倚靠在敞开的大门上,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声闲聊着。

    苏大石推着一辆板车而来,板车上有个木箱子。

    门房立即拦住他:“你干嘛的?”

    苏大石谄笑着说:“几位大哥,是我。我在前几天得罪了二管家,这段时间一直惶惶不可终日,好不容易凑了些值钱的东西,这不想着过来给二管家赔礼道歉吗?”

    说着,他打开箱子,从中随手拿出几样值钱的东西塞到几位门房的手中。

    门房们甩了甩手,示意他可以进去。

    于是他便推着车,一路点头哈腰的走进了苏家主宅。

    等走到了没人的地方,他敲了敲箱子。

    苏泓昊一身下人的打扮,从箱子里钻出来,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大石哥,你演技可以呀!以后跟我混,我带你发财。”

    苏大石也不拒绝:“哈哈,泓昊兄弟过奖了,以后就全靠泓昊兄弟帮衬了!”

    “嗯,你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说完,苏泓昊环顾四周,然后悄悄溜走。

    苏大石见状,也推着车原路返回。

    …………

    苏泓昊一路避开所有遇见的人,低着头,像个忙碌的仆人一样,朝着一处偏房走去。

    那里是苏家长子一系所居住的地方,不过苏泓昊的目标并不是苏家长子,而是苏家长孙,苏琥。

    这人是苏琅的对头。

    苏泓昊要对付苏琅,哪至要废了苏琅,却又不想在对付完小的以后,再来老的,所以他准备躲在暗处驱虎吞狼,反正这两人经常打来打去,自己只是给他们之间再添把火而已。

    等苏琅被苏琥狠狠收拾以后,他再若无其事的出来装无辜,便能和这件事不沾任何关系。

    终于。

    顺利的潜进了苏琥的后院,再悄然潜入到浴房中。

    这里是他的目的地。

    此时,浴房内空无一人,以至于他能轻松翻窗潜入。

    他找了个角落,脚下是排水口,把化尸水倒进了一个小桶里,然后脱光衣服,将衣服藏好,再把化尸水直接扣到自己的脑门上。

    瞬间。

    他的肉身便开始消融。

    他感受不到任何痛楚,相反,还觉得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待他生命消逝,他的视角脱离肉体,俯视着整间浴房,静静的看着自己剩下的肉身一点一滴的缓慢消融,直至最后不留半点痕迹。

    当夜晚再次降临。

    化尸水的味道已经消散,不少仆从进入浴房,开始给池子倒热水,同时撒上花瓣。

    片刻后,苏琥慢步而入,有侍女上前为他宽衣解带。

    等到一丝不挂后,他让所有仆从退下,自己独自走向浴池。

    他沐浴时不喜欢有外人伺候,他修炼的功法也不允许他轻易外泄阳元。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独处在这浴房内,却有另一个人紧紧注视着他。

    苏泓昊俯视着整间浴房,将浴房内的一切事情都看在眼里。

    但说实话,看一个男人洗澡不知是该说抱歉,还是该说自讨苦吃,这着实是太辣眼睛了,可他又没办法,这关乎到他的驱虎吞狼之计。

    可以说,他对付苏琅的计划,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杀的是苏琅的肉体,损的是他的眼睛。

    最无辜的便是此时正在洗澡的苏琥,不但要被硬生生的拉入这场矛盾之中,还要被一个精神病人偷窥洗澡,尤其是后者,要让他知道必然会抓狂,而至于前者,他本就和苏琅有矛盾,所以再多点矛盾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后者这种偷窥行为实在太辣眼睛,也算是对苏泓昊的惩罚了。

    而这,绝对是一种互相伤害。

    苏泓昊是一个狠人,为了自己的计划,哪怕再辣眼睛,他也能逼着自己坚持下来,并将苏琥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铭记于心。

    突然。

    苏琥从浴池内坐起,哗啦啦的水帘从他的身上滑落。

    苏泓昊以为他这么快就洗完澡,准备离开了,却没想到他只是在浴池中站了片刻,便伴着浴池上腾起的袅袅青烟,竟是翩然舞动起来。

    那舞姿,拙劣不堪,与他那一丝不挂的躯体相得益彰,更是辣眼睛。

    苏泓昊大吃一惊。

    卧了个大槽!

    他总算是知道了苏琥沐浴时为什么不用其他人伺候了,感情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还有这种癖好?

    若是我,我也会觉得羞耻,不愿意被外人给看到。

    不过他又能对此表示理解,毕竟谁洗澡时,会没点沙雕行为?

    他随即露出喜色,将苏琥的舞姿全都一一记入脑中。

    等到苏琥终于出浴后,苏泓昊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再伤害自己的眼睛了!

    这时,仆人们返回浴房,三下五除二清理完浴池,随后吹灭浴房里的灯,浴房再次恢复寂静。

    苏泓昊果断选择原地复活。

    随着光团一闪,他就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之前自杀的地方。

    他手脚麻利,穿回之前藏好的衣服,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和笔,趁着外面照射进来的微弱光芒,伏地作起画来,将苏琥洗澡的全过程简单的画于纸上,弄成一个小册子,如果快速翻动小册子,还能将苏琥跳果舞的动作连贯成一部动画。

    做完这一切后,已是凌晨。

    他悄悄潜伏回苏琥的后院,将这本小册子放在一张石桌上,拿石子压住,并在上面写着“苏琥亲启”四个大字,同时留下一张纸条,写道“帮我承担下杀害苏泓昊的罪名,否则我将你的丑态公诸于众”。

    不用署名,矛头自然而然就会指向苏琅。

    当然,纸条上的内容也是说说而已,苏泓昊根本不会将那么辣眼睛的东西公诸于众祸害众生。

    然后,他吞下一枚早已准备好的毒药,自杀撤离,选择回城复活。

    下一瞬。

    他便随机出现在城内某处。

    他找了个地方歇息,作为一个普通人,通宵干活,可把他给累坏了。

    …………

    而这一天里。

    在苏泓昊忙着陷害苏琅的时候,穆晓悦在青玄宗,则是创造了一个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商业奇迹。

    ***

    求本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