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7章 赚钱秘法

    当穆晓悦收到苏泓昊的锦囊后,与鸢儿再三确认,方才确定这不是鸢儿搞错了。

    她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三个锦囊。

    就像女生面对着大姨妈,既担心它不来,又担心它乱来。

    想到苏泓昊之前拿着法典神采飞扬的模样,她就愈发的觉得自己是被鬼迷心窍,才会遵从苏泓昊的计划定下这个赌约。

    她深吸了口气,打开第一个锦囊,里面有两张纸。

    她先看到最上面的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找到青云宗内人气最旺的街道,根据后面附带的那张表格上的内容,去统计来往人群的各项数据。

    穆晓悦自然是看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现在所关心只是如何赚钱,但这整张纸上却压根没有提到一个钱字,她再查看另外一张纸,上面是一个调查表,同样没有提到任何一个与赚钱有关的字眼,这让她开始怀疑起来,苏泓昊究竟靠不靠谱?

    然而。

    对于苏泓昊来说,磨刀从来都不会误了砍柴工。

    在商业上,诸多的知识都可以囊括为道和术,经商之前必须先有道,然后才能行术。

    他现在要穆晓悦去做的统计,便是源于道:用户思维。

    唯有从用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才能让行商事半功倍。

    穆晓悦想了想,快速拆掉第二个锦囊。

    鸢儿一惊,忙提醒道:“小姐,苏公子可是说了,一天只拆一个锦囊。”

    穆晓悦没理会她,而是道:“早看晚看不都一样吗?何必那么麻烦?”

    当她拆开第二个锦囊,取出里面的纸,只见开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急什么?非得要在同一天内全拆光吗?好不容易想营造点神秘感,结果全被你给破坏了。

    穆晓悦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看来,苏泓昊那个家伙是早就猜到了自己会立即拆开第二个锦囊。

    她又深吸了口气,缓缓心情,然后顺着往下看。

    上面写着三段话,分别是:

    第一段,把统计后的调查表拿回来给我看,我会根据调查表来确定你接下来卖什么东西。

    第二段,在做调查的街上,找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摆摊,摊位上竖起一个比人高的牌子,到时候我会给你一张广告纸,你贴上去就行。

    第三段,纸不够用了,你打开第三个锦囊接着看吧。

    穆晓悦越看越懵,连忙打开第三个锦囊。

    边翻开锦囊里的纸,她的嘴里边哼哼唧唧:“说什么一天一个锦囊,这第三个锦囊不就是和第二个锦囊承接起来的吗?哼,就知道耍我,等他生完小孩以后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顿,揍到他喊我主人为止!嘻嘻!”

    然后,她就看到了纸上的第一句话:叫你打开你就打开,真乖!

    她顿时气炸了。

    自己怎么就召唤出一个这么作死的玩意儿?

    她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默念小仙女不要动怒,好不容易按捺住心中的气愤,她才接着往下看。

    下面写着:听闻穆家擅长炼器,且赫赫有名,一把由穆家炼制而出的武器总会让人趋之若鹜。不妨玩个抽奖活动,但凡在你这里买两份东西,便可抽一次奖,无上限要求,中奖者可以获得一次穆家帮忙炼器的机会。

    穆晓悦看完后,依旧很懵。

    这个抽奖活动在她的眼中,感觉只是一个噱头,对销量不会起到关键性的影响,自然不明白苏泓昊为何单独把这个抽奖弄成一个锦囊。

    然而。

    这条妙计才是苏泓昊有信心让她在短短几天之内,将六千枚灵石转化成六万枚灵石的关键。

    这是商业之术:展望理论。

    源于行为经济学。

    在苏泓昊的前世,一个名叫卡内曼的外国人因为发现了这个理论,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由此可见这个理论的卓越之处。

    这个理论讲了不少内容,其中之一就是说人们对于小概率事件会过分敏感,比如买彩票,人们在付款前,总是能感觉自己或多或少可以中个奖,当然,事实往往会打脸。

    这个理论说到的另外一点,是当人们觉得某件事情很赚,不去试一下就会血亏的时候,便敢于承担风险,甚至会自动忽略掉其中的风险,从而大胆的去尝试,比如游戏里的保底十连抽。

    同时,人们还有另外一个特点,便是厌恶损失,一旦有人花了钱去尝试,当没有成功时,便会不舍得已经白白浪费掉钱,觉得中途收手便是损失,从而还会继续投钱进去,直至成功为止。

    游戏商家正是利用这个原理,让抽奖成了比开商城更赚钱的套路。

    而苏泓昊提前研究过,青玄宗颁布的法典中,虽然明确禁止除青玄宗官方之外,任何人都不得经营博彩行业,但他利用展望理论所设计的这个抽奖活动,并不在其中之列。

    穆晓悦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只有相信苏泓昊这一个办法,虽然看不懂苏泓昊的操作,但也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她拿起那份调查表,向鸢儿招了招手:“走,我们出去一趟。”

    …………

    当夜。

    苏泓昊正在一个书房里练着书法,鸢儿又像是被猎豹追逐一样,匆匆跑来。

    “苏公子,我们弄好了!”鸢儿喘着粗气道。

    苏泓昊放下沙貂的尾巴,疑惑道:“弄好什么了?”

    “那个调查表。”

    “哦,拿过来吧,我看看。”

    说着,苏泓昊已是坐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抿了口茶。

    这种运筹帷幄、指挥别人行动的感觉,真爽。

    鸢儿看着他的茶水,咽了咽唾液,然后指了指身后,道:“在小姐那里。”

    话音落下,一道倩影在她身后款款走来。

    穆晓悦好不容易溜出青玄宗,回了一趟别院。

    她觉得自己不过来亲自请教一下苏泓昊,整个人完全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对整个计划没有半点信心,心里不免慌得一批。

    她在苏泓昊的旁边坐下,将弄好的调查表递给苏泓昊,同时道:“喂,你给我说清楚,明明时间就那么紧迫,为什么还要浪费这一整天的时间,搞这玩意?我们不是该抓紧时间去赚钱才对吗?”

    苏泓昊接过调查表,晏然自若,边看边说:“那你觉得具体应该怎么做?”

    穆晓悦不假思索的说:“我穆家擅长炼器,与诸多贩卖炼器材料的家族是世交,我可以从这些家族之中进到最便宜的货,然后低价拿到青玄宗里面卖,我们的价格便宜,肯定能够称霸青玄宗的材料市场。”

    苏泓昊微微笑了笑,然后问:“青玄宗里面炼器的人有多少?”

    “这个不清楚,但一个仙门里面,必然会有不少人喜欢炼器。”

    苏泓昊摇了摇头。

    “怎么?我错得很离谱吗?”穆晓悦见到苏泓昊的反应,便忿忿不平的问道。

    苏泓昊放下调查表,故作诧异:“呀,你竟然还有自知之明?”

    穆晓悦顿时捏紧了小粉拳,气鼓鼓的瞪着苏泓昊,要是他没个说法,今日就要将他咬死当场。

    苏泓昊说道:“很多做买卖的人都是你这样的做法,最后他们都会亏得血本无归。先不说你的这个做法,会不会被你的同行们联手搞死,就说只是这样做,一天能赚到多少钱?又能否实现在五天之内将六千枚下品灵石翻上十倍?”

    穆晓悦想了想,顿时没底气了,可她又不想被苏泓昊小瞧,便歪着头,装傻充愣道:“阿巴阿巴。”

    苏泓昊:“……”

    他喝了口茶润润喉,继续道:“你无法确定你一共有多少用户,又哪能确定你的生意稳赚不赔呢?”

    “阿巴阿巴。”

    “我们卖东西,主要的目的是要让目标用户愿意买单。我们逼迫不了用户消费,所以就要从用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根据他们的需求去做买卖,那么他们才会更愿意掏钱买单。”

    苏泓昊点了点那份调查表:“这便是居于用户思维去做的调查表,从中便能了解到,你所选定的那条街上,都是什么样的人居多、他们的需求又是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消费习惯。算了,这些东西讲再多你也不懂,我直接说结果吧。”

    穆晓悦再次捏紧了小粉拳。

    好气哦。

    但有求于他,还是要保持微笑。

    苏泓昊又道:“嗯,这个溢清草是什么?这个石柳骨木又是什么?你就去卖这两个东西吧。”

    穆晓悦瞪大了眼睛。

    你连这个溢清草和石柳骨木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让我去卖这两玩意?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见她这副模样,苏泓昊不解道:“怎么?这个溢清草和石柳骨木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溢清草是一种能让修士冷静心神的灵草,有助于修炼。石柳骨木则是炼制淬体丹的一种材料,价格要比溢清草贵很多。它们都没问题,都不难获得,但我觉得你有问题。”

    苏泓昊顿时一惊,心里有点慌。

    她为什么会在突然间说出这句话?

    我进过精神病院的事可从未告诉过她,难道被她发现了?

    这可不妙了!

    但不对呀,明明我一直都表现得很正常呢!

    ***

    耶~终于来签约站短了!

    我还以为签不了约呢!

    正在群里和书友们聊天,他们问我开新书了没,我刚吐槽弄了几个开头都等不来站短,然后说完了去刷新一下页面,结果就看到站短了,简直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