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4章 成为青玄宗内门弟子的办法

    在穆家的一处郊园里。

    苏泓昊正躺在竹椅上,悠闲的享受着鸟语花香,左边是一名侍女在给自己扇扇子,右边是穆晓悦在亲手给自己喂水果。

    沙貂学着他的模样,躺在一旁的草皮上,捧着一个果子在不停的啃。

    穆晓悦小心翼翼的问:“好吃吗?”

    苏泓昊闭着眼睛,享受道:“还行。”

    “那个,呃,我在书里找了很久,没看到哪里写着召唤物会怀上主人的孩子呀,所以,你,是不是看错了?”

    苏泓昊抬起眼皮,瞄了她一眼,淡淡道:“没看错,你翻开第十三章,上面写着一句话,‘你的召唤物很有可能和你心怀鬼胎’,你懂心怀鬼胎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这个成语吧?但里面有个怀字和胎字,你品,你细品!”

    穆晓悦张大了小嘴。

    啊,这个词是这个意思吗?

    可是结合上下文,好像不是这么理解的吧?难道你的阅读理解能力是出题老师级别的?

    “这就是你怀孕的原因?”穆晓悦惴惴不安的问,“那我们的孩子是人还是鬼?”

    苏泓昊暗暗偷笑,老神在在道:“你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称呼小孩为小鬼吗?”

    穆晓悦似懂非懂:“就是因为心怀鬼胎所致?”

    “嗯,那么那个小孩是人还是鬼?”

    穆晓悦想了想,道:“是人。”

    “那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穆晓悦感觉自己的腿有些麻,她估计是自己坐久了导致的,并未太在意,而面对苏泓昊的这个问题,她又想了想,应该估计也许大概没有问题了……吧?

    苏泓昊立即转移她的注意力,道:“老是吃果子,我有些腻了。我想吃咸豆腐脑。”

    “哦哦哦,好,我这就给你安排。”穆晓悦手脚麻利,亲自跑去厨房吩咐。

    片刻后,她便端着一碗豆腐脑回来,又亲手喂给苏泓昊,并轻声提醒:“你吃慢点,小心塞了牙。好吃吗?”

    苏泓昊擦了擦嘴,然后打了个饱嗝,随口点评着:“嗝……这咸豆腐脑不够甜,差评!”

    穆晓悦顿时皱起了小鼻子,起手要打,但转念又放下了手,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小模样,甚是可爱。

    她总感觉这是自己作了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竟然召唤出这么一个玩意,不但不喊自己主人,还得自己好生伺候。

    她还清楚的记得,就在刚才,自己稍有不满,他就嚷嚷着说:“哎呀,我动了胎气!孩子,孩子他是无辜的,你可怜可怜孩子吧!”

    一旁的侍女同为十五六岁的模样,见自家小姐受气,但又同样不敢怠慢了苏泓昊,便忙接茬道:“那么公子,您需要多甜的豆腐脑呢?”

    苏泓昊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盈盈道:“当然是需要你这么甜的。”

    侍女一羞。

    而穆晓悦快要气炸了,这混蛋竟然还敢当着本小姐的面,调戏自己的侍女,简直狗胆包天!

    可她依旧敢怒不敢言,唯独心里不停哼哼唧唧,将苏泓昊骂了成千上万遍。

    苏泓昊见她越是这样,就越想着气她。

    他根本不怕事后被穆晓悦知道自己是假怀孕,反正死不了,便无所谓于疯狂作死。

    就在这时,另一名年纪更小的侍女匆匆跑来,气喘吁吁的汇报道:“小姐不好了!”

    穆晓悦扭头望去:“怎么了,鸢儿?你先喝口水,慢慢说。”

    侍女鸢儿端起一杯为苏泓昊准备的香茗,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然后道:“就在刚才,苏家的二老爷上门和家主提及你的亲事,说要让你们提前成亲!家主已然应允了苏家二老爷,今年内就把你的婚事给办了。”

    穆晓悦顿时一惊。

    “啥?我还不想这么早嫁人呢!况且……况且……”

    穆晓悦说着,瞥了眼苏泓昊的肚子。

    苏泓昊从竹椅上坐起来,看着穆晓悦。

    他已经从穆晓悦那里得知了有关于苏家的各种信息,苏家二老爷是现任苏家家主的二儿子,也是苏琅他爹,是整个苏家的顶尖强者之一。

    “你是不是不想嫁给苏琅?”苏泓昊缓缓开口。

    穆晓悦迟疑着没有回答,但她的反应已然表达了她的意思。

    她不想嫁给苏琅。

    “你是不是追求自由恋爱,不想自己的亲事被别人安排。”苏泓昊又问道。

    穆晓悦又迟疑了一番,才缓缓点头,道:“而且我不太喜欢苏琅那个家伙。”

    “那你就逃婚呗,至于为这点小事烦恼吗?”苏泓昊说完,又躺回竹椅上。

    他这一次,并不是刻意要坑苏琅,而是他自小生活在新时代,自由恋爱的概念已经深入骨髓,所以对安排的婚姻从来没有好感,一时正义感爆发,就给穆晓悦出了这个主意。

    而他也不担心因此遇上退婚流的苏琅会在三年后过来找自己的麻烦,毕竟穆晓悦现在是自己想要追求自由恋爱,与他无关,他自然不会成为被苏琅记恨的目标。

    穆晓悦还真就思考起来。

    片刻后,她说出自己的忧虑:“可人家又不想离家出走,人家还想着爹和娘,万一爹爹生气了咋办?”

    苏泓昊说道:“你爹生气是必然的,但你只要找个连你爹都忌惮的靠山,去那里避避风头,不就没事了吗?等过段时间,我把苏琅那个家伙弄成了废物,到时候你家还会让你和一个废物成亲不成?不用说,肯定会退了这门婚事,而且你爹也不会怪罪你了。”

    “真的?可我上哪找这个靠山呀?”穆晓悦陷入了苦恼。

    鸢儿提醒道:“小姐,你可以加入青玄宗呀,青玄宗是方圆万里最强宗门,老爷肯定要给青玄宗面子。”

    “对耶!”穆晓悦一喜,但旋即又蔫了下来,“可是我现在加入青玄宗,顶多只能成为外门弟子,如果我爹向青玄宗要人,青玄宗还是会给我爹一个面子,把一个外门弟子交出去的,除非……”

    见穆晓悦欲言又止,苏泓昊好奇道:“除非怎样?”

    穆晓悦道:“除非我能成为内门弟子,我爹才没办法让青玄宗交出一个内门弟子。但是我一加入青玄宗,就想成为内门弟子,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成为内门弟子,需要有什么条件?”苏泓昊并不觉得异想天开就不能去想,事在人为,任何问题都总有解决的办法。

    此刻,他还真就想着替穆晓悦解决了这个烦恼。

    穆晓悦说道:“需要筑基修为,我的修为已经达标了,但还需要等到半年后的考核期,进行入内门的考核,这个在时间上恐怕来不及了。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得到一名长老的认可,让那名长老收我为亲传弟子,然后以亲传弟子的身份直接进入内门。

    “可是要想成为长老的亲传弟子,这比通过内门的考核还要困难无数倍。”

    然而。

    苏泓昊听了这话,却是诧异道:“就这么简单?你竟然还要为难?”

    穆晓悦一愣:“呃,这简单吗?”

    “当然简单,不是做个亲传弟子就可以吗?这很难吗?”苏泓昊顿了顿,“不过,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青玄宗各个长老的资料,才能做出最完美的计划。”

    “行,我舅舅是青玄宗的一名执事,他肯定对各个长老都有所了解,我去找他打听一下。”穆晓悦这个小迷糊没有多想,便相信了苏泓昊的话。

    苏泓昊从竹椅上坐起来:“如果方便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好,你就穿上我们穆家的仆人衣服,扮成我的护卫吧。”

    “没问题。”

    …………

    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宅院里。

    穆晓悦端坐在客座,像个淑女。

    苏泓昊穿着护卫的服饰,站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

    主位上,是一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

    那便是穆晓悦的舅舅,韦生肃。

    穆晓悦呷了口茶,缓缓开口:“舅舅,我想加入青玄宗,你能帮我弄个外门弟子的身份吗?”

    韦生肃乐呵呵道:“我们的悦儿过来找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呀!没问题,这虽然有点难度,但宗门还是能给我这个面子的。”

    “那多谢舅舅了!”穆晓悦笑嘻嘻的,像只小狐狸,“另外,舅舅能否给我介绍一下咱们青玄宗的各位长老,我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成为长老们的亲传弟子,这样才好学到更多的真本事。”

    韦生肃打趣道:“哎哟,你这小丫头还没加入青玄宗,就已经称呼为咱们了。不错不错。那舅舅就跟你说说诸位长老。不过在说长老之前,要先说一下,我们青玄宗的情况。

    “青玄宗一共分为东西南北四大院,舅舅我是南院的执事,能够让你成为南院的外门弟子,但也因此,你只能有机会成为我们南院诸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所以,我给你介绍南院的诸位长老便行。”

    于是,韦生肃将几位长老的名字、修为、喜好全都逐一介绍了一遍。

    苏泓昊不动声色的戳了戳穆晓悦的后背三下,示意她深入问一下第三位长老的情况。

    穆晓悦心领神会,问道:“舅舅,那位兰商长老的情况能否再介绍介绍?”

    韦生肃咧嘴一笑,道:“怎么?你是以为兰商长老爱财,可以通过贿赂兰商长老,便可成为亲传弟子了?你这可大错特错!以我对兰商长老的了解,他断然不会收你的好处。”

    穆晓悦不知道这些话该如何接茬了,她回头偷偷瞄了眼苏泓昊。

    苏泓昊动了动嘴型,给她说了两个字。

    只可惜两人缺少默契,穆晓悦根本不懂唇语,看了老半天,愣是不知道苏泓昊在说什么。

    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啥?”

    苏泓昊翻了个白眼,尽量不大幅度动用嘴巴,压低声音道:“性格!”

    “哦。”穆晓悦恍悟,然后扭头看向韦生肃,说:“舅舅,我想问的是……”

    “性格是吧?舅舅可不是聋子!”她的话还没说完,韦生肃便打断了她的话。

    穆晓悦顿感尴尬,调皮的吐了吐小舌头。

    韦生肃将视线落在苏泓昊的身上,苏泓昊果断抬头看天花板,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韦生肃收回视线,又看向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外甥女,道:“兰商长老虽然爱财,却对钱财取之有道,为人很有原则,从不会为了钱财逾越底线,不然南院的大长老也不会让兰商长老管理南院的财务。甚至可以说,兰商长老为人有些古板,相当不好打交道,所以你还是不要打兰商长老的主意。”

    “哦,那舅舅再跟我说说其他几位长老的性格呗。”

    “没问题,正好舅舅今天有时间,就给你好好介绍一番。”

    …………

    从韦生肃的府邸离开,苏泓昊跟着穆晓悦钻进同一辆车辇中。

    苏泓昊根本不避讳这个时代所讲究的男女授受不亲,而穆晓悦的性格偏向爽朗,也不会介意这种事。

    如果苏泓昊有歹心,她随便使出个神通就能教苏泓昊做人。

    穆晓悦问道:“小昊,你怎么看?”

    苏泓昊并不在乎穆晓悦的称呼,说:“我们还是从兰商长老入手。”

    “啊?不考虑其他长老吗?”

    “其他长老根本没有给我们可趁之机。”

    “可是我舅舅明确说了,劝我们不要打兰商长老的主意。你为什么还要选择兰商长老?”

    苏泓昊双手捋了捋发型:“因为我头纹字Fe!”

    穆晓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