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3章 我的对手要上演退婚流?

    “咦?不对!”进了屋,穆晓悦突然狐疑的看着苏泓昊,“你今天怎么对我的态度这么好?是不是憋着什么坏主意?”

    苏泓昊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哈哈,穆二小姐就是慧眼如炬,明察秋毫,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其实我是有件小事要穆二小姐帮忙。”

    “说吧,什么事?”穆晓悦双手抱胸,衬得胸前鼓鼓囊囊。

    苏泓昊凑到穆晓悦耳旁,轻声说了几句。

    穆晓悦听完后,坏坏一笑,悠悠然坐到椅子上,仰望着苏泓昊说:“好,只要你喊我一声主人,我就看在你是我的召唤物的份上,答应你的请求。”

    苏泓昊的嘴角一扯。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趁火打劫。

    但自己能用自杀的骚操作来对付苏琅,难道还没有其他骚操作对付你这个丫头片子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其实我不想那样喊你,是因为那样会乱了伦理纲常。”

    “啥?我们之间有啥伦理纲常?”穆晓悦不解。

    苏泓昊突然一脸神色凝重,欲言又止,嗫嚅了老半天,才道:“其实,那个,我,我怀了你的孩子。”

    穆晓悦一惊。

    喵喵喵?

    你一个男人竟然说怀了我的孩子?

    这……

    “我就知道,说出来你会不相信,这都是我研究这本秘典得知的真相。”说着,苏泓昊指了指穆晓悦手里的那本怪书,“在你召唤出的那一刻起,我就会怀上召唤者的孩子。而且我也发现,我最近的肚子似乎每天都在变大一点点。”

    “这,这是真的?不是亲嘴才会怀孕吗?”穆晓悦难以置信。

    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本就对这种生理的事懵懵懂懂,现在看苏泓昊说得这么真确,也是半信半疑。

    甚至她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其实男女都可以怀上孩子,只是最后谁怀孕,全由夫妻间商议。

    至于书上的内容,她本身是一个小迷糊,得到了这本怪书好几年,明明书上的内容很直白,她却还要苦苦研究至今,才勉强琢磨出一个召唤穿越者的秘法,而且对这个秘法的诸多内容也是一知半解,哪怕到现在,她也不敢说自己对这个秘法的研究已经达到了权威的地步。

    苏泓昊一本正经道:“我骗你干嘛?连这种事都说出口了,我不要面子的吗?所以,这必须是真相!”

    “那……能,能让我听听孩子的动静吗?”穆晓悦盯着苏泓昊的肚子,她见过自家舅妈怀孕时,舅舅总会把脑袋贴到舅妈的肚子里,听听孩子在肚子里玩闹的动静。

    “呃,现在孩子还小,听不了声音的。”

    “哦。”穆晓悦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随即,她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以后我该叫你什么?还有还有,家族已经给我和苏琅订了亲,但你现在又怀了我的孩子,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去退婚?”

    苏泓昊一怔。

    这是要给苏琅来个退婚流的节奏?

    然后苏琅吼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三年后再回来将自己揍趴?

    不不不,绝对不行!

    自己现在算是和苏琅结了仇,自己可不能给苏琅变强的契机!

    他45度角仰望屋顶,一脸怅然道:“穆二小姐,你别想那么多了。你以后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我是一个没有灵根的人,注定无法和你生活在一起。

    “上天让我怀上你的孩子,我认了,不过我不会将孩子打掉。

    “我会默默的为你生下这个孩子,再默默的为你将孩子抚养成人,但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只求你现在,一定要帮我那个小忙!”

    他的态度果决,就像一个被渣女抛弃了却还依旧为她默默着想的好男人。

    如此情深意重,连他自己都差点被感动了,如果他是up主,一定会大喊一声:请把泪目打在公屏上!

    穆晓悦神色一凛,连连点头:“嗯嗯,我一定帮你这个忙!”

    “那还等啥?咱们走吧!”苏泓昊的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然后带上钱包,提起沙貂,风风火火的朝屋外走去。

    他要暂时离开苏家,去外面躲一躲。

    幸好他是苏家旁系,住的地方偏僻,且是独居,不会有人知道他死而复活的事,也不会有人看到他离开苏家。

    只要他神秘失踪,接下来他就能在暗处给苏琅玩出无数花样。

    穆晓悦忙跟上,追在后面紧张的叫喊:“诶,你慢点,别伤了孩子!”

    她就像一个看着儿媳妇怀孕的老妈子,视线始终落在苏泓昊的肚子上,眼神里满是关切。

    也不知等她未来知道真相后,会在一怒之下,打断苏泓昊的几条腿。

    …………

    苏琅躲避着路人,带着三个狗腿子,匆匆跑回到自己的住处。

    关了门,四人当即顶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良久后,苏琅给手下的三个狗腿子叮嘱道:“你们记住了,今天的事,不得外扬,不管任何人问起,你们都要一致表明,今天我们都没有去过那个废物那里。”

    “明,明白!”三个狗腿子战战兢兢的回应。

    他们生怕少爷会杀人灭口。

    以他们的实力,哪怕联起手来,也不是少爷的对手。

    一个狗腿子连忙去倒水,然后捧着一杯茶献给苏琅:“少爷,喝口水压压惊!”

    苏琅接过杯子,狠狠的饮了一大口,喝完立即将杯子扔到地上:“本少爷需要压个屁的惊呀!”

    “是是是,少爷无惊无险!”那名狗腿子点头认错。

    “呼。”苏琅心烦意乱,“走走走,你们都滚蛋。”

    三个狗腿子不敢多留,立马开门逃离。

    苏琅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衫,自言自语:“先换身衣服,再去找父亲商量此事,父亲一定会帮我摆平此事的!”

    …………

    苏家的一处练功房内。

    一位中年魁梧大汉正盘坐其中,气息沉静,但他四周却是云谲波诡,从他身上散发的腾腾热气,化为滚滚青烟,弥漫在整间练功房内。

    突然。

    练功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魁梧大汉的眼皮子动了一下,四周滚滚青烟瞬间涌动起来,朝着魁梧大汉汇聚,而魁梧大汉的身躯如同一个无底洞,脸上古井无波,却能宛如海纳百川,将四周的青烟吸得一缕不剩。

    魁梧大汉睁开眼睛,缓缓上前打开练功房的门,便见苏琅神色慌慌张张的站在门外。

    魁梧大汉皱着眉头,不悦道:“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不知为父正在练功的关键时刻吗?”

    “父亲,孩儿该死!但孩儿真的十万火急,才不得不过来惊扰父亲!”苏琅低着头,战战兢兢的说。

    感受到父亲的威压,一种源自灵魂的畏惧便席卷他的心头。

    魁梧大汉没好气的看着这个儿子,良久才松口道:“进来吧!”

    待二人在练功房内落座。

    魁梧大汉缓缓开口:“什么事?”

    苏琅不敢直视自己的父亲,低着头,怯生生道:“父亲,我可能闯祸了!我,我,今天去找苏泓昊的麻烦,但我们两人在交手时,他自杀了,除了我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杀了他,现在怎么办?”

    魁梧大汉神色一沉:“在场有多少人看到了此事?”

    “就我的三个手下,还有穆家的穆晓悦。”

    “那三个手下你怎么处理的?”

    “我让他们回去了。”苏琅有些没底气的说。

    魁梧大汉的眼眸中顿时闪过凶光:“就这么回去了?你跟他们说过什么吗?比如威胁、警告。”

    苏琅吓了一跳,忙道:“没有,但他们知道怎么做的,他们不敢背叛我。”

    魁梧大汉深吸了一口气,抽出一张纸递给苏琅:“把他们的名字写下来。”

    苏琅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做。

    魁梧大汉走在练功房的一角,拉了拉一根绳索,外面响起一阵铃铛声,片刻后,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打开房门,毕恭毕敬道:“主人,有什么吩咐?”

    魁梧大汉将写好名字的纸递给面具人,相当果决道:“处理掉,干净点。”

    “是!”面具人接过纸,身影迅速融入到门外的阴影中。

    苏琅瞬间脊背发寒,他咽了咽口唾液,抬起头,开口道:“父亲,这未免太过了吧?”

    魁梧大汉猛然回头,厉色道:“过?呵!你可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这件事情一旦暴露出来,你将百口难辨?家族会给你多大惩罚?

    “这又让老爷子怎么看待我们这一脉?这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日后我们这一脉的继承问题!

    “而你的那三个手下又真的忠诚吗?如果他们忠诚,在当时就应该坚定的说,苏泓昊那个废物是自杀的,而不是一致认为那个废物是你杀的!

    “既然他们不忠,那我们就必须杀人灭口,不留后患!我教过你的,做人必须要狠!”

    苏琅听到这话,方才一惊。

    确实!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三个手下是否有异状,但自己的父亲只是听了他的一番话,却能判定出三个手下的忠诚程度。

    这是自己的大意,同样也是父亲对人心的洞察了如指掌。

    魁梧大汉又道:“现在的麻烦就在于那个穆晓悦的身上,为什么这件事会牵扯上她?”

    苏琅又低下头,将他跑去苏泓昊那里找茬的前因后果全都和盘托出。

    魁梧大汉全程神情冷静,唯有在听到造人一词时,眼皮子抖了一下。

    “在这件事上,你对穆晓悦怎么看?”魁梧大汉紧紧盯着苏琅,他想看看苏琅的表现。

    苏琅道:“我,我想退婚!”

    “荒谬!”魁梧大汉忍不住一脚踹到苏琅身上,让苏琅翻了个跟头。

    “到现在你只想着这个?”魁梧大汉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应该考虑,如何避免穆晓悦将此事说出去!”

    “穆晓悦已经做过承诺,我觉得她不会那么傻的将事情说出去,毕竟我是她的未婚夫,如果这件事公诸于众,对她也不光彩!”

    魁梧大汉想了想,穆家和苏家一样都是大世家,自己对于穆家的二小姐,可不能像除掉那三个手下一样处理掉,最后自己确实没有办法能控制住穆晓悦。

    “那好,就姑且这样相信她吧!晚点我也会亲自去一趟穆家,尽早将你们两个的亲事给办了。”

    “爹,我说了,我想退婚!”

    “呵!退婚的事你就别想了!这可是我煞费苦心才促成的事,岂能由你胡来?”

    “爹,可是穆晓悦已经和那个废物有染,哪怕那个废物已经死了,但丑闻已经传出去了,难道以后要让人笑话我们家吗?”

    苏琅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人,若是因此会让自己被人嘲笑,那么他宁愿不要这门亲事。

    魁梧大汉没好气道:“现在我们苏家还是老爷子当家,你应该知道老爷子还没有把继承人给定下来!只要我们一脉和穆家成了亲家,胜算就能超过你大伯的一脉,以后这偌大的苏家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你可明白这个道理?”

    “孩儿明白了。”

    苏琅知道父亲的意愿不得违背,所以他已然下定决心,等以后自己与穆晓悦成亲后,一定要让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付出不贞的代价,以弥补自己将会被人暗地里嘲笑戴绿帽的耻辱!

    ***

    求追读!

    起点的试水推主要看一本书的追读数据,如果追读数据差,就无法晋级下一轮的试水推,所以跪求追读!感谢各位读者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