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病院穿越来的逻辑鬼才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章 穿越而来的精神病人(新书起航,求收藏!)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繁华的街道,古色古香。

    苏泓昊穿梭在人流中,四周经过的人大多都背着刀剑。

    这是一个修真世界。

    自从三天前,他穿越到这个世界里,便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他的前世,是一个大脑异于常人的精神病患者,虽然刚刚康复出院,还没走到公交站,就被车给撞了,然后穿越到这里,而且穿越的方式比较独特,是被人召唤而来,属于别人的召唤物,但以他在精神病院里见惯的大世面,自然轻易就能接受眼前的种种现实。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吆喝。

    “来看一看,瞧一瞧咯!我家妹子首秀,新鲜出炉的老婆,咳咳,饼,绝对解馋,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苏泓昊一喜,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这个卖老婆饼的小贩。

    对方是他穿越过来后,刚认识的几个朋友之一。

    当他快要抵达对方的摊位时,一个贵妇打扮的大妈率先走到那里,一拍桌子,厉声道:“苏大石,你交入场费了吗?就敢来这里摆摊?”

    小贩一惊,忙道歉:“二管家,不好意思!我一时忘了,竟然还要劳烦二管家亲自过来一趟!来,您拿着,这是今日份的入场费。”

    说着,小贩一脸谄笑,将一小枚银子塞到二管家的手里。

    啪!

    二管家甩手一摔,将银子摔到地上,恶狠狠道:“苏大石,你以为你是嫡系的少爷们过来体验生活呀?还是在打发叫花子?谁说这里的入场费是按天算的?你去四周打听打听,这里的入场费要是不一次性交足一年,你休想在这里摆摊!”

    “这……”小贩愣住了,难为情道,“二管家,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呀!能否通融一下,就按一天天的给可以吗?”

    “呵!通融?你当你是谁呀?老娘凭什么给你通融?要是谁都能通融,老娘还定这个规矩干嘛?”

    此时,两人的争吵已经吸引来不少人围观。

    苏泓昊在其中,皱着眉,神情不善的盯着二管家,如同一只伺机而动的猛虎。

    怎么说,小贩都是他的朋友,看到朋友被人为难,袖手旁观可不是他的性格。

    小贩甚是委屈:“可我真没那么多钱呀!唉,算了,我现在就走。”

    “哈?到现在你才想着走?之前在这里摆摊赚到钱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走呀?我告诉你,你已经在这里摆了一会的摊,摆了就是摆了,摆了就要给钱!至少一年起步!否则你别想走!甭想着赖账!”

    “你!”小贩快要气炸了。

    世间怎么还有这么霸道的规矩?

    二管家指着小贩,冷哼道:“呵!也别说我死守规矩不懂变通。你可以签下一年期的欠条,再慢慢还钱,但相应的,你需要每个月偿还百分之十的利息。怎样?或者,你也可以现场找别人借到足够的钱,我便立即给你办手续。”

    这话可是说得滴水不漏,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个所谓的利息就是二管家在中饱私囊!

    小贩哭丧着脸,心中又气又无奈。

    这时,苏泓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着小贩眨了眨眼,却是朝着二管家靠近。

    小贩一喜。

    他对苏泓昊向来信任,尤其是在这两天里,他总感觉苏泓昊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令人信服的自信,还变得异常博学,这老婆饼便是由苏泓昊教他妹子所做,他吆喝的台词也是由苏泓昊所编。

    因而,看到苏泓昊,他便仿佛看到了曙光,但他还是很配合的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依旧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二管家注意到苏泓昊的到来,瞥了他一眼,同样不屑。

    她是苏家嫡系的二管家,而不管是苏大石,还是苏泓昊,都是旁系的子弟,他们除了姓苏以外,其实在血缘上已经和嫡系一脉处在三代之外,因此,二管家从来都是狗仗人势,不用正眼看待他们。

    况且,整个苏家的人众所周知,苏泓昊是一个没有灵根、一辈子都无法修炼的普通人,而普通人在修真世界里的地位更加可想而知。

    她作为苏家嫡系中的掌权人物,哪怕连修为比自己略高一筹的苏大石,也能完全不放在眼里,就更别提苏泓昊这个废物了。

    苏泓昊从二管家的眼神中,便能明白二管家对自己的态度,对方可能正在心里暗损自己是个废物。

    但他并无所谓。

    毕竟自己是废物一事,是个事实,即使他已经穿越而来,却只是魂穿,并没有改变这具身体的本质,没有灵根就是没有灵根,不会因他而来就能出现什么隐藏灵根,然后可以吼出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他注定只能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对于事实,他向来坦然接受,这也是他在精神病院里,早已习惯的事情。

    因而,他完全没有因为二管家对自己的态度,而影响了自己的演技。

    他摆出一副谄媚的嘴脸,笑盈盈道:“见过二管家!许久不见,二管家真是越来越年轻了!真是不管过了多少年,二管家都依旧是我们苏家的一枝花呀!难怪我今天出门时遇到喜鹊在叫,原来是今天能遇上这么风姿绰约的二管家呢!”

    二管家听着这话甚是舒服,但脸上还是不见喜怒的说:“少拍马屁,你过来干嘛?”

    苏泓昊搓了搓手:“人家想为二管家出点力!好获得二管家的赏识。”

    他一指小贩,道:“像这种不识好歹的家伙,哪需要二管家您这样的人物亲自出马呀!跟这种货色生气,可划不来!生气容易让人变老,所以这种小事还是让在下代劳吧!”

    二管家瞥了他一眼。

    她没想到苏泓昊这个一向老实巴交的家伙,今天竟然学会溜须拍马了?

    莫非这是开了窍?

    她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说:“好,我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苏泓昊立即撸起袖子,转头看向小贩,故作姿态道:“小子,你最好识相点!乖乖交钱,不然我让你尝尝我的拳头。”

    此话一出,全场哄笑。

    无他。

    因为在场众人多多少少都与苏家有关,因而大家知晓,他是个没有灵根的普通人,而苏大石虽然修为低了点,只有蜕凡中期,但好歹也是一名修士。

    所以,当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让苏大石尝尝自己的拳头时,大家便觉得好笑。

    而苏泓昊的话音刚落,他就已经朝着苏大石扑了上去,一拳打向苏大石的面门。

    苏大石没想到苏泓昊会真的动手,赶忙躲开,下意识的便还了一拳。

    咚!

    苏大石的拳头正好落在苏泓昊的鼻子上,把苏泓昊打得连连后退,最后摔倒在地,甚是狼狈。

    不过,其实只有苏泓昊自己知道,这一拳虽然把他的鼻血都打出来了,但一点也不痛。

    这并不是苏大石收了力道。

    而是他还有一个秘密——他具有穿越者自带的系统。

    虽然这个系统有点不靠谱,不止是名字上与自己三观不符,名叫超级boss系统,更是在效果上,没能给他增加一丝的战斗力,他还是一只弱鸡,按理,这辈子都只能是一只弱鸡,但终归这个系统还是有点良心,给了他几个特殊的、方便作死的天赋。

    痛感调节便是其一。

    他早已将自己浑身的痛觉调节成零,任由谁对自己施暴,他都不会感受到任何一丝痛感。

    他拉着二管家的裤腿,委屈道:“二管家,我让你失望了!我打不过他呀!现在怎么办?”

    二管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鄙夷道:“丢人!”

    “哦。”苏泓昊点头,然后快速蹦起来,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扛起二管家,然后往苏大石的身上丢了过去。

    二管家便这般华丽丽的,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

    全场所有人瞬间震惊了。

    卧了个大槽!

    二管家所说的丢人是这个意思吗?!

    你的阅读理解超纲了吧?

    二管家更是一脸懵逼,她虽然有修为,可作为特招而来的管理人员,修为不高,甚至不及苏大石,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点点顾虑,就这样砸向了苏大石。

    苏大石一惊,又是下意识的一拳反击。

    砰!

    这一拳正中二管家的脑门。

    二管家的心中瞬间闪过千万个卧槽,却只来得及吼出苏泓昊三个字,便是当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苏泓昊丢完二管家后,还一脸认真的问:“二管家,接下来呢?又怎么办?咦?二管家晕倒了?唉,真没想到,二管家竟然也会有失算的时候!她不该让我丢人的!”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话,顿时瞠目结舌,再看向苏泓昊的眼神,如看神人。

    苏泓昊又悄然向苏大石挤挤眼睛,示意他赶紧离开这里,同样也做了个手势,表示剩下的事情会由自己担着,让他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

    苏大石心领神会,也迷之相信苏泓昊的实力,赶紧收拾摊位,然后匆匆离开。

    看着苏大石远去后,苏泓昊又摆出一副狗腿子的模样,扑向二管家:“二管家,您快醒醒!那个打晕您的狗东西跑了!哎呀呀,都怪我太弱,我不敢过去追他呀!”

    周围人一阵白眼,但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

    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公子哥打扮的人,身后还跟着两名护卫。

    “苏泓昊,你这个废物,可让本少爷好找呀!”公子哥一把揪出苏泓昊的衣领,恶狠狠道。

    苏泓昊有些懵:“你谁呀?”

    他并没有继承原主人的记忆,所以根本不知道来者是谁。

    但周围人顿时议论起来。

    “这是苏琅少爷!听说他最近戴了绿帽子!”

    “嘘!小点声。现在可是看好戏的时候!你可知道给苏琅少爷戴绿帽子的家伙是谁?就是苏泓昊这个废物呀。”

    “不会吧?”

    公子哥苏琅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又羞又恼,扭头看向四周,一声暴喝:“全都给我闭嘴!”

    全场顿时噤声。

    而苏泓昊听着刚才的议论,一脸懵逼。

    我怎么就给眼前这人戴绿帽子了?

    我只擅长给别人戴高帽,可没人跟我说,那高帽还有颜色的呀!莫非,这是原主人所为?

    可这关我屁事呀!

    他有些委屈。

    苏琅狠狠的瞪着他:“你还敢跟本少爷装蒜?你敢说你不认识本少爷?”

    苏泓昊很想回答,我现在知道了,但他还是忍住了。

    苏琅看了看四周,觉得周围人多,便拽着苏泓昊往小巷里拖,两个狗腿子紧随其后,拦着其他人跟过来围观。

    其他人见状,便不敢作死的跟过来看热闹了。

    “哥们,咱们有话好好说!”苏泓昊一路规劝。

    但苏琅并不理他,拽着他,一路拖到他的住处旁,这里偏僻,没有外人,正适合谈话。

    苏琅把他扯到自己身前,沉着脸道:“我问你,小子。听说你最近这两天,和穆家二小姐走得挺近,经常孤男寡女关在同一个房间里,是不是?”

    苏泓昊一惊,但还是如实点头:“是。”

    穆家二小姐便是那个将他召唤而来的人。

    现在他明白了,这确实是自己的锅,和原主人无关。

    苏琅一把将他摔到地上,近乎咆哮道:“那你应该知道,穆家二小姐早已和我定了亲!你这样做,让多少人在背地里耻笑我,知不知道?”

    苏泓昊更加委屈了:“这个,我不应该知道呀。”

    今天在你出现之前,我都不知道世上还有你这号人,我能知道个锤子啊?

    “呵?到现在你还跟我皮?”

    “我要说我也是受害者,你信不信?是穆家二小姐主动过来找的我,我想躲着她都还来不及。”

    “狗屁!”苏琅怒指着他,“你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穆家二小姐会主动过来找你?你撒谎也不找个靠谱点的理由?”

    苏泓昊叹了口气。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穆家二小姐一直嚷嚷着自己属于她的召唤物,应该喊她主人,自己不从,她就追到自己的住处多次骚扰,所以自己同样是一个受害者!

    可这种话说出来,谁会信?

    穆家二小姐是远近闻名的小仙女,年芳二八,有一副姣好容颜,白皙如雪,小小年纪身材便已凹凸有致,为人古灵精怪,俏皮可爱,外人要是被这种美女纠缠,会说自己是受害者吗?

    可偏偏他就不是那种好色之徒,所以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苏琅见他不说话,心中的怒火更盛,又道:“现在你给我说清楚,你们这两天一起关在同一个屋子里,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苏泓昊想了想。

    穆家二小姐原本想召唤出一支穿越者大军,可召唤出自己之后,她从那本怪书上学到的秘法就失灵了,所以她在这两天里缠着自己,除了想让自己喊她主人以外,还和自己一起研究那本怪书,想要找出继续召唤穿越者的办法。

    于是他从地上爬起来,如实道:“本来这件事我们两人约定好是要保密的,但看在你是她的未婚夫的份上,我才唯独告诉你的。

    “唉,其实嘛,这两天,她一直在逼迫我喊她那个,还说要和我一起研究如何……emmm,怎么说呢?嗯,造人,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她还说要和我一起研究如何造人。

    “但你要相信,我和她之间是真的清清白白。”

    苏琅的怒火几乎要从眼眶里喷射而出,他感觉自己的头上一片绿:“你们都要造人了,还特么的清清白白?”

    苏泓昊忙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用词不当,我们是想创造生命。”

    “这有区别吗?”苏琅一声咆哮,上去一脚将他踹回地上,然后抬腿狠狠踩在他的脸上。

    苏泓昊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朋友,你不知道打人不能打脸的道理吗?”

    自己本来就清清白白,双方大可有话好好说。

    哪怕对方揪住自己的衣领,把自己从大街上拖到这里,又把自己摔到地上,但整个过程一点也不痛,而且误会因自己而起,让对方抒发一下心情也无所谓,自己可以宽宏大量的不予计较。

    但是。

    踩自己的脸就过分了,完全过了自己的底线。

    自己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不知道老子的脸长得这么帅,岂是别人说打就能打的?

    而苏泓昊又是一个出手狠辣的人,一旦他决定好对付谁,便知道双方之间的仇怨已是不可化解,若是自己不将对手打怕了、打得对手再无翻身的机会,免不了以后还要担心对手的报复会影响到自己的美好生活,所以他的理念一向都是,人不犯我两和谐,人若犯我必做绝!

    苏琅此刻还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狼人。

    他不屑道:“怎么?你这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还想威胁我不成?我可是筑基修为的修士,哪怕让你双手,也能将你打到满地找牙!”

    苏泓昊抓紧时机,趁着苏琅说话,猛的用力一抽,整个人从苏琅脚下挣扎而出,稳稳的站了起来,随即恶狠狠的瞪向苏琅。

    苏琅冷哼:“呵,你还敢反抗?”

    苏泓昊气势丝毫不逊:“有何不敢?”

    他虽然确实无法修炼,一辈子都只能做个普通人,但他有穿越者标配的系统。

    哪怕这个系统不能给他战力上的加持,他也不惧。

    他一向觉得,没有垃圾的系统,只有垃圾的宿主。

    只要自己有脑子,再垃圾的系统都能发挥出惊人的作用。

    而自己之前能患上精神病,就是自己有脑子的最好证明!

    ***

    求本章说!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