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的傲娇日常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你很危险!

    敖淼淼眼神警惕的盯着鱼闲棋,脸和自己的脸一样好看,胸和自己的胸……算了,不比这个。

    哥哥认识这个老阿姨?

    他们是什么关系?

    哥哥竟然要陪她一起去喝咖啡?

    敖淼淼小嘴微嘟,腮帮鼓起,就像是一只可爱的气泡鱼一般。

    想爆炸!

    “不要觉得麻烦到我。”敖夜出声劝慰鱼闲棋不要有心理负担,虽然自己贵为龙族之主,但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愿意做出一些必要的牺牲。“当然,如果你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心,可以取消和朋友的约会。等我报到完毕,我们一起去陪你的朋友喝咖啡。”

    “麻烦......”鱼闲棋有些懵,她发现自己170的智商还跟不上敖夜的说话节奏。

    捋一捋!

    她得把面前的状况捋一捋!

    “我和朋友约咖啡,为什么要带上你?为什么要你跟着我一起去?”

    “我为什么要担心麻烦到你,而取消和朋友的约会?”

    “你爱去不去......不是,你凭什么跟我一起去啊?我们就是在飞机上碰过一面,我们有那么熟吗?”

    鱼闲棋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一口气把自己心中积蓄的子弹全部喷射出来。

    “你不知道,你很危险。”敖夜注视着鱼闲棋的眼神,一脸认真的说道。

    鱼闲棋见过这样的眼神,在飞机上他说他是龙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我不知道我很危险,但是我知道你很危险。”鱼闲棋冷笑连连,出声说道:“同学,我们无亲无旧,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不小心坐了一趟飞机,那趟飞机上面有好几百号人......”

    “三百二十一人。”敖夜说道:“都是我救的。”

    “......”

    鱼闲棋不想说话了。

    她发现自己没办法和这个家伙沟通。

    物理学界那么多疯子,包括她爸被人称为「鱼疯子」,但是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面前这个人疯……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说他是龙,活了两亿岁......现在又跑来说自己有危险,还说飞机上的人都是他救的......这得多膨胀啊?

    鱼闲棋转身就走,都不带打声招呼的。

    再和他多说一句话,自己就是小狗。

    “真是我救的。”敖夜看向敖淼淼,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敖淼淼连连点头,彩虹屁跟不要钱似的一连串飙了出来,说道:“当然是哥哥救的了,敖夜哥哥最棒了,是那些愚蠢的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连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谁都不知道......不过敖夜哥哥心胸宽广,根本就不在意这种小事儿,对不对?”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低调行善的......龙。”

    “嘻嘻,哥哥在人类世界生活太久,都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人类了。一个龙,好可爱哦。”敖淼淼看向敖夜的眼神里面堆满了五彩斑斓的小星星。

    敖夜看着鱼闲棋飞一般逃离的窈窕身影,眉头微皱,出声说道:“我在她身上种了一丝龙气。”

    敖淼淼有些不乐意了,说道:“哥,两亿多年,你只在我身上种过龙气。凭什么她能和我一样?”

    “她能帮我们返回龙王星。”敖夜说道。

    敖淼淼犹豫片刻,咬牙说道:“那好吧......你只是想要知道她的安危,是不是?”

    “是的。”敖夜点了点头。

    敖淼淼这才放心下来,说道:“哥哥,我们去报道吧。真的要住校吗?住校的话晚上我就没办法跳舞给你看了。我又学了好几种舞蹈呢,古典舞、爵士舞、肚皮舞……”

    “当然。”敖夜一脸坚定的点头。

    他们来到镜海大学,就是为了近距离的保护鱼家父女俩以及Dragon King能源研究室。倘若每天跑回观海台,这边发生什么变故怎么办?

    再说,他并不想看敖淼淼跳舞。

    从今天开始,我和我的黑火,一刻也不能分割。

    找到物理学院迎新处,敖夜和敖淼淼的出现引起了人群一阵骚动。

    因为俩人的颜值实在太高,气质实在太过出众。

    特别是那些学长们看到敖淼淼的时候,眼睛发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同学,你们是物理学院的新生吗?”

    “同学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的?”

    “同学远道而来,肯定累坏了吧?我来帮你提箱子.......”

    ------

    达叔早就在网上帮忙缴过学费,一切手续都已经办理妥当,所以敖夜和敖淼淼只是需要做一个简单的登记就好了。

    熬淼淼在几名热心师兄的带领下朝着女宿舍楼走了过去,小拳拳能打爆一座山的女人,竟然有好几个男生跟在身边抢着帮忙提箱子。

    当然,敖夜这边也有一个漂亮学姐帮忙带路,学姐笑颜如花,娇滴滴的说道:“学弟,需要我帮忙提箱子吗?”

    敖夜就把箱子递了过去,说道:“好的。”

    他不愿意辜负别人的热情。

    “......”

    敖夜看到分配给他的铭牌上面的数字是6307,也就是说,他要住在6号楼的307寝室。

    宿舍楼没有电梯,需要步行上楼。

    这点儿运动量对敖夜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就是帮忙提着行李箱上楼的学姐看起来有点儿累。

    “学姐,如果你提不动......”

    “我提得动。”学姐看起来心情不是特别好。

    刚才还好好的,一会儿就睛转阴了。女人心,海底针。敖夜不懂,也懒得懂。

    他每天操心的都是一个种族的存亡,一颗星球的归属这种大事儿。他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在意一个女孩子的心情这种小事?

    站在307寝室门口,学姐把行李箱往他面前一推,说道:“就是这里。”

    敖夜还没来得及道谢,她就已经转身朝着楼下跑去。

    或许是运动量过大的缘故,小腿膝盖一软,差点儿一头载倒下去。

    “学姐小心......”

    学姐跑得更快了。

    敖夜摇了摇头,径直推开307寝室大门。

    “你是......”一个正在收拾床铺的眼镜男生抬头看了过来,迟疑的问道:“敖夜?”

    “我是敖夜。”敖夜点了点头。

    “我看到那张床上贴着你的名字。”眼镜男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我叫叶鑫。洛城人。”

    又指了指坐在对面椅子上玩手机游戏的俊俏男生,说道:“他是符宇。镜海本地人。还有一个叫高森,他出去买被褥了,一会儿就回来......”

    “敖夜,镜海人。”敖夜也跟着做自我介绍。他以前也不是没有去学院读过书,不过,那个时候学院真的只是一个院子,大家还互称「兄台」,住得是草庐,写的也是毛笔字。

    “那你和符宇是老乡啊。”叶鑫惊呼出声:“海水是不是特别养人啊?刚才我们还在说符宇铁定是物理学院这一届的新生校草呢,没想到你一来就把人给比下去了......”

    敖夜若有所思的看了叶鑫一眼,这玩的是什么套路?

    无心之失?刻意捧杀?

    符宇眉头微皱,手上还在操作着游戏里面的英雄大杀四方,斜眼瞥了敖夜一眼,说道:“镜海哪儿的?”

    “观海台。”敖夜说道。

    “哦,那儿闹鬼......”符宇嘴角浮现一抹嘲讽,说道:“有钱人都跑了,也就是那些在城里买不起房的渔夫还住在那里。我们家在观海台有个海鲜养殖基地......宏宇海鲜养殖基地,你知道吧?”

    “知道。”敖夜点了点头。

    “宏宇海鲜养殖基地就是我爷爷一手创办的,我名字里面这个宇用的就是「宏宇」的宇。”

    敖夜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问道:“你爷爷叫......符德旺?”

    “对,就是他。你听过我爷爷的名字?”符宇的表情更加倨傲,爷爷果然是德高望重的海鲜商人,连自己这新来的室友都听说过他的大名。这小子住在观海台,说不得父母长辈还在我们家的海鲜养殖基地干活呢......“他现在也不太管家里的生意,整天陪着那帮球友满世界的打高尔夫......我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小破球推来推去的,有什么好玩的?”

    “我认识。”敖夜说道:“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儿,提着鱼篓子在海边石缝里摸螃蟹......有一次他被海蛇咬了,是我救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