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的傲娇日常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六章、我们很熟吗?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敖夜站在房间阳台听潮赏月。

    每当吟诵起这首诗的时候,敖夜就会想起自己的老朋友张九龄......

    一代名相,却是敖夜的知交好友。俩人时常通宵达旦饮酒,吟诗作曲,鼓瑟吹笙,好不快活。

    可惜,老死了。

    敖夜很想他。

    “九龄啊......”

    咔!

    房间里的灯灭了。

    敖夜转身,看着自己的房间门被人缓缓推开。

    充满异域风情的音乐声响起,在月色的照耀下,一个身穿红色兔女郎服装,身材婀娜的女人踏着音乐的节点走了进来。媚眼如丝,动作如狐,妖娆而魅惑。

    她一边舞蹈,一边朝着敖夜所在的阳台靠近。

    她的身体是那么柔软,她的味道是那么的.......

    呛人!

    当那只红色小兔子伸手抚摸上敖夜结实的胸膛时,敖夜也一把揪住了她头上的那只白嫩嫩的小耳朵。

    敖淼淼瞬间变成了一头白色小水龙。

    独角,全身纯白,有水纹流动。又萌又美,可爱之极。

    敖淼淼的耳朵不能碰,一碰就会幻化龙型。

    “你在干什么?”

    “我在跳舞啊。”独角小水龙可爱的身体努力的挣扎,想要摆脱敖夜的控制。“我刚刚学的兔子舞,是不是很性感?”

    “敖淼淼,你喝酒了?”

    “哪有?”

    “喝了两瓶?”

    “一瓶。我只喝了一瓶,另外一瓶被达叔喝了。”

    独角小水龙一边扭动身躯,一边开口和敖夜讨价还价:“哥,你快放手,我的舞还没跳完呢......”

    “不用跳了。回去睡觉吧。”

    “啊?敖夜哥哥不喜欢兔子舞啊?那我给你跳女仆舞好不好?对了,我还学了《极乐净土》,你等我回去换身衣服......”

    “看来你需要醒醒酒。”敖夜揪住独角小水龙的耳朵用力一丢。

    嗖!

    敖淼淼的身体就飞跃而起,「扑通」一声落进了大海里面。

    “一石击破水中天.......”敖夜看着海面上的浪花轻轻叹息,他想起自己的好朋友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了。

    苏小妹真有才华!

    长得也好看!

    可惜嫁给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秦观。

    她嫌弃自己不会写词。

    砰!

    房间门再次被人推开,敖淼淼全身湿淋淋的站在门口,说道:“哥,你要是不喜欢那些的话,我给你跳《达拉崩吧》......这首歌我才刚刚开始学,台词还有些记不熟。”

    “敖淼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敖夜哥哥,你真是讨厌。非要让我再表白一次。”敖淼淼小脸微红,声音羞涩的说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敖夜揉了揉眉心,说道:“我说过无数次了,你是水系,我是金系......属性不同,怎能相爱?”

    “......”

    清晨。

    餐桌上,敖淼淼明显有些精神不济,面对满桌子的美食也毫无食欲的模样。

    “淼淼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那里有几颗定神丹,一会儿我拿来给你......你每天晚上睡觉前吃上一颗,保你一觉睡到大天亮。”

    敖淼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悠哉悠哉吃油条喝小米粥的敖夜,眼眶泛红,一脸委屈的说道:“哥哥欺负我。”

    “敖夜,你欺负淼淼了?”达叔看着敖夜出声问道。

    “欺负了。”

    “......”

    达叔有些为难的看向敖淼淼,说道:“那你离他远些,让他欺负不着。”

    “不行。”敖淼淼摇头,说道:“我喜欢敖夜哥哥欺负我。”

    达叔推开椅子起身,说道:“我吃饱了,到海边散步消消食......今天是镜海大学开学的日子,你们俩吃完早餐别忘记去学校报道,我就不送你们了。”

    “太好了。”敖淼淼高兴的喊道:“我最喜欢上学了。”

    对于龙族漫长的生命而言,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尝试。敖淼淼扮过强盗,做过杀手、考过状元、甚至还想去做青楼魁首......被敖夜和达叔给合伙阻拦了。

    有人说:我们无法决定人生的长度,所以我们要努力拓展它的宽度。

    敖淼淼可以决定人生的长度,因为长度太长......她更要想办法拓展它的宽度。

    在诸多扮演过的角色当中,敖淼淼最喜欢做的就是「学生」。

    学不学的倒不重要,她主要是享受在学校里面的那种如龙得水大家都夸她好看的感觉。

    吃过早餐,敖夜和敖淼淼提着行李箱准备去学校。

    因为达叔出门消食还没有回来,敖夜准备用手机叫「专车」。受到观海台闹鬼事件的影响,专车也不愿意专门往这里跑一趟。

    等候了半天,也没有司机接单,敖夜对敖淼淼说道:“咱们坐公车吧。”

    “哥,要不咱们飞过去吧......比开车拉风多了。”

    “拉风完之后,就要被送进某个神秘的研究所进行切片研究。你愿意?”

    “不愿意。”

    观海台是旅游景区,有公车通往市区。敖夜在站台前查找了一番,说道:“二十九路可以直达镜海大学。”

    “哦。”敖淼淼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乖巧的答应着。

    很快的,二十九路公交车到达。敖夜和敖淼淼提着行李箱上车,投币之后,俩人找了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是旅游景点,车上人还不少。

    一个老太太上车,坐在前面的小伙子立即起身让座。

    “谢谢你小伙子,你心肠真好。”老太太坐上去之后,出声道谢。

    「他的心肠好?」

    「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心肠更好!」

    敖夜「嚯」地一声站了起来。

    “哥,你干什么?”

    “让座。”

    “现在没有人需要你让座啊。”

    “一会儿就有需要了。”

    果然,下一站到了之后,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看到敖夜面前有位置,走过来坐了上去。

    孕妇坐下之后,就打开手机开始看视频。

    “你还没说谢谢。”敖夜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出声提醒。

    “我为什么要说谢谢?”孕妇问道。

    “因为你坐的位置是我让的。”

    “神经病。”

    “......”

    敖夜和敖淼淼在镜海大学站下车,学校门前的学府路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车流如炽,报道学生如过江之鲫。

    敖夜和敖淼淼对视一眼,然后朝着镜海大学那巍峨壮观的大门走了过去。

    “同学,能帮我们拍张照片吗?”一个阿姨跑过来拉着敖夜,出声请求。

    旁边还站着一个小眼镜和一个大眼镜,看起来是今天送孩子来报道的父母,敖夜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一家三口站在镜海大学门口摆出「爱心」的姿态,敖夜用手机拍下这温馨有爱的一幕。

    阿姨接过手机翻看照片,忍不住发出由衷的赞叹声音:“帅气,我儿子真帅气......简直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伙子。”

    敖夜走了两步,又忍不住转身走了回来,看着阿姨说道:“你儿子不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小伙子。”

    “什么?”一家三口满脸呆滞的看了过来。

    “我才是。”敖夜说道。

    “......”

    只要人人都坦诚相对,世界就会变成更美好的明天。

    敖夜不喜欢不诚实的人。

    敖夜和敖淼淼正准备找物理系迎新处的时候,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迎面走来。

    鱼闲棋!

    鱼闲棋显然也看到了敖夜,稍微犹豫,还是出声问道:“你是.....镜海大学新生?”

    “是的。”敖夜点了点头,看到鱼闲棋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休闲衬衣,胸前撑得鼓鼓的,看起来很是耀眼,外面罩着一件军绿色的风衣,一幅邻家大姐姐的清新装扮,和飞机上职场OL的形象判若两人,出声问道:“你去哪里?”

    “约了朋友喝咖啡。”鱼闲棋说道。答完之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跟他说这些做什么?他是自己的什么人?

    敖夜犹豫片刻,把手里的行李箱塞到敖淼淼手里,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一起去?”鱼闲棋瞪大眼睛看向敖夜。

    同学,我们......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