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的傲娇日常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金刚不坏》……坏了!

    白龙路口。杏花巷子。

    “你们不要过来。”

    在巷子深处的一堵破墙前面,靠着一个身穿蓝色高中校服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儿。因为跑路太急而气喘吁吁,满脸惊恐的盯着面前的几个男人。

    她的小脸粉嫩可爱、眼睛灿若星辰。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在轻轻的扇动着,樱红色的小嘴微微张开,显然是遇到了自己难以接受的可怕事情,给人又呆又萌的喜感。就像是从动漫世界里面走出来的二次元美少女,让人看到就忍不住心生保护欲望。

    “小丫头,你跑啊?继续跑啊?你不是很会跑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满头黄毛的年轻男人笑嘻嘻的看着敖淼淼,一脸嘲讽的说道。

    “猴哥,别让她跑了……她已经带着咱们跑了九条街……再跑就要出城了……”一个身材敦实的男人弯腰在那里大喘气,听到小黄毛的话后赶紧出声求饶。

    俺滴个亲娘咧,再跑就要没命了……

    “废物!”小黄毛在敦厚男人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说道:“她跑到天上去,我也能把她揪回来。”

    “戳了她的眼睛。”站在俩人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平头男人出声说道。男人样貌平平无奇,掉进人堆里面很容易就找不着的那种类型。但是,一张嘴就要毁了那个小姑娘的眼睛,着实是心狠手辣。

    “大哥,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这么把眼珠子扣了是不是太可惜了?”黄毛看了那只小乳鸽一眼,有些不舍的劝道。

    “收起你的那点儿龌龊心思。”平头男人声音沉闷,却有一股子不容质疑的威严。“敢坏兄弟们的生意,那就得接受兄弟们的惩罚。坏就坏在那一双招子上面,让她看到了不该看的……扣了她那对眼珠子给她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是,大哥。”黄毛不敢反抗老大的命令,又不想亲自动手毁了这「人间绝色」,于是一脚踢在小胖子的屁股上面,说道:“石头,你上。”

    石头愚忠,点了点头,说道:“交给我吧……”

    他直起腰来,像是小山一样的身体朝着敖淼淼挪了过去。

    砰!

    砰!

    砰!

    “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过来……”校服小LOLI双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好像只要看不到就能够阻止坏人来伤害自己一般。

    石头哪里会在意女孩子的求饶,大步冲到小LOLI面前,然后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控制住她的双手,就能够轻易用手里的刀子挖下她的眼珠。

    “不要过来……”

    女孩子还在「求饶」,只是声音已经变得诡异起来。

    是的,诡异,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惊骇感。

    当石头拉开了小LOLI的一只手,这才知道那种诡异来自何方了。

    小LOLI在笑,是的,眉眼弯弯,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

    大家终于明白她为何用双手挡在眼前,她不是因为害怕而挡住眼睛,而是想要遮掩自己的笑容。

    “你来了……”

    “我就忍不住想要打你……”

    小LOLI说话的时候,突然间一脚飞起,狠狠地踢在石头的肚子上面。

    砰!

    石头那庞大的身躯竟然高高的飞了起来,飞过了小LOLI的脑袋,飞过了墙头,飞到了半空中去。

    所有人都仰起脸来,看着石头的身体在飞翔,五官在扭曲变形……

    砰!

    等到石头的身体开始下落的时候,小LOLI再次跃起,一脚踢了上去。

    然后,石头又飞了。

    落下,飞起。

    落下,再飞起。

    就像是在玩踢毽子游戏一样。

    她一边左右旋转,上下跳跃,甚至还一边声音清脆的唱起了儿歌:

    小鸡毛,真美丽

    做个毽子大家踢

    你踢了八十五,我踢了一百一

    好像花儿朝上飞,好像活泼的小公鸡

    大家都练身体,身体健康好学习

    左脚踢,右脚踢,踢个花样多美丽

    要它高来它就高,要它低来它就低

    大家踢得出了汗,大家得笑嘻嘻

    大家都来练身体,身体健康好学习

    「砰……」

    歌声停止,就像是一坨烂肉一样,石头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小LOLI身体一跃,身轻如燕的跳到了石头的后背上面,挥舞着两只小拳头就朝着石头的脑袋上面打了过去。

    “想要挖我的眼睛,来啊……”

    “这么漂亮的小仙女你都忍心伤害,你这个禽兽……禽兽不如……”

    “打死你!”

    “叫爸爸!”

    “…….”

    落地时的石头是一坨烂肉,现在的石头已经变成了一团烂泥。

    那个样貌纯真可爱的小女生,就像是一只猴子似的骑垮在石头宽厚结实的身体上面,落拳如雨,出脚如风,野蛮暴力,嘴里念念有词……

    甚至连「叫爸爸」这样威胁的话都喊了出来。

    小黄毛和平头男人一脸呆滞的看着这一幕,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额滴个亲娘咧.......”

    小黄毛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要不是因为自己「怜香惜玉」,把他的儿时好友石头给支使出去了,怕是现在躺在地上被爆打成渣的就是自己吧?

    “这不科学!”平头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

    他是个练家子,小时候遇到了异人,是在嵩山下面的武校学了好几年功夫的。后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技艺反而更加的精进。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姑娘.......她是怎么能一脚把石头给踢到半空中去的?

    就算是让自己来干这活,他也没办法干成啊。

    这根本没办法用科学原理来解释。

    难道说,她是隐藏的高手?从娘胎里就开始学武,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啊?再说,他还能不清楚社会上那些种类繁多的武术学校都是骗钱的玩意儿,论起实战,他能一个人打一个培训班......

    “爸爸.......爸爸......”石头哀嚎出声。

    石头原本觉得给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叫「爸爸」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可是,等到那小姑娘出手越来越狠,身体越来越痛之后,他就屈服了。

    “大声点儿!”小姑娘很是享受这样的待遇,当然,说话的时候拳脚也没有落下。

    “爸爸......”

    石头吼的声嘶力竭。

    “好了。”一个慵懒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小LOLI终于停手,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俊美男人,身体一跃而起,像是只可爱的小糜鹿飞快地扑进他的怀里,一把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声音甜腻的说道:“敖夜哥哥,你回来啦?水水好想你哦。”

    “我说过多少回了,那个字读「淼」,敖淼淼,不是敖水水。”敖夜无奈的说道。

    “都怪达叔,为什么给我的名字加那么多水,害我都记不清楚。”小LOLI一脸埋怨的说道。

    然后,她又笑容灿烂的看着敖夜,撒娇地说道:“敖夜哥哥,这些坏蛋想要欺负我,他们还想要挖我的眼珠......太可怕了,你要保护我。”

    “我是来保护他们的。”敖夜说道。

    “......”

    敖夜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满头满脸都是鲜血的石头一眼,说道:“我再不来,他就要被你打死了。”

    “敖夜哥哥,你好讨厌哦。”敖淼淼佯作生气的说道:“人家是这么温柔善良的小龙女,怎么可能把人给打死呢?你和他们一起欺负我,我要回去告诉达叔......”

    敖淼淼松开敖夜的脖子,向他展示自己粉嫩的小手,说道:“你看,我的手都打疼了......敖夜哥哥,你帮我揉揉好不好?”

    “......”

    小黄毛和平头男人听得愤怒不已,你听听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你把人给打得半死,却说自己的「手打疼了」,还有没有王法?还讲不讲法律了?

    残留最后一丝意识的石头听得泪流满面,然后脑袋一歪,干脆利落的晕死了过去......

    人间不值得!

    解决了石头,敖淼淼的视线开始转移到了小黄毛和平头男人身上了。

    小黄毛被那双灵秀可爱的眸子给看得心惊肉跳,急忙解释着说道:“小姑娘......不,小仙女,姑奶奶,我没有伤害你啊。是他......是那个该死的石头对你动手的,不关我的事情。你刚才也听到了,我还向老大给你求情来着......”

    “你比石头恶心多了。”敖淼淼出声说道。在地球上生活两亿多年,她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那些男人龌龊的心思?怎么不了解小黄毛看向自己时的猥琐眼神?

    扑通!

    小黄毛双膝着地跪倒在地上,哀求说道:“爸爸,我叫你爸爸......你饶了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叫我什么?”敖淼淼娇声喝道。

    “爸......爸......”小黄毛有些不确定了。刚才不是你挥拳逼迫别人叫你「爸爸」的吗?现在怎么......不灵了?

    砰!

    敖淼淼冲上前去,一脚踢在了小黄毛的脸上。

    嗖!

    小黄毛的身体横飞而起,然后重重地砸在那堵破墙上面。小黄毛的身体和那堵破墙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然后两败俱伤。

    那堵破墙竟然轰隆隆的倒塌了,而小黄毛的身体......被埋了进去。

    “我才没有那么丑的儿子。”敖淼淼拍了拍手,一脸嫌弃的模样。

    平头男人转身想跑,可是眼睛一花,那个长得花里胡哨的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挡在了他的前面。

    “你走不了。”敖夜出声说道。

    这话平头男人就不爱听了,他行走江湖那么多年,什么样的山头没有踩过?什么样的大哥没有砍过?

    他有他的骄傲!

    跑是跑不掉了,那就一决高低吧。

    平头男人身体微蹲,扎下马步。双手握拳,作出攻击的姿态。于此同时,他睁大眼睛,眼珠突出,面目像金刚一样威猛可畏。

    这是《金刚不坏神功》里面的绝招「金刚怒目」,人呈金刚相,身若不死身。修炼者尊其为「最强防御」神功,一经施展,人体外表如穿金甲,化身为金刚之身,可抵御外力的一切袭击。

    平头男人就是依靠这一套功法行走江湖,打遍镜海无敌手。

    当然,《金刚不坏神功》又被称为《混元童子功》,修习者终身不能接近女色。一旦破身,功法自解。再无「诸邪不侵」的神通。

    敖夜看到平头男人摆出这幅姿态,表情古怪的看着他,问道:“《混元童子功》?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当真还是个处男?”

    “噗......”

    平头男人刚刚运起的丹田之气瞬间崩塌,不坏之相立即瓦解。

    他气急败坏的盯着敖夜,说道:“你快来打我啊。”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敖夜说道:“回答过了我再打你。”

    “是的。那又怎么样?”平头男人沉声说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回答这样的问题让他觉得很羞耻......

    敖夜就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对敖淼淼说道:“没想到当真有人跑去练这么傻的功夫.....”

    “就是。傻不拉叽的......还不如去学《辟邪剑谱》呢,听起来还威风一些。”

    “可能是找不到剑谱吧。”

    “嘻嘻,哥哥可以送他一份。”

    “晚了,他割了也学不会......”

    “噗......”

    平头男人刚刚蓄起的真气又被瓦解,金刚怒目总是没办法「怒」起来,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竟然有点儿想笑.....

    被这一对极品兄妹的对话给气笑了!

    “你到底打不打?”平头男人嘶吼说道。

    “来了。”

    敖夜说话的时候,单手握拳,一拳轰向平头男人的面门。

    “幼稚!”平头男人心中冷笑不已。

    《金刚不坏神功》,全身坚硬如铁,像极了王者游戏里面的一件装备:反伤刺甲。

    打在我身,痛在你手。

    “不对!”

    “情况不对!”

    “感觉到了劲风.......”

    “怎么脸皮火辣辣的疼痛......”

    “我金刚不坏之身......”

    “漏气了?”

    砰!

    当平头男人察觉到了危险,想要转身想逃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给撞上了一般。

    “噗......”

    鲜血在空中狂飙。

    他在吐血的同时,身体也跟着飞了出去。

    《金刚不坏神功》,被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