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吞天地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 青高学院招生了

    花磊在去向烧饼铺子的路上看见铺子不远处旁边站着一圈四五个少年。

    少年们正在兴高采烈的围着一个身穿青衣的高大少年。

    少年有些得意的对着周围几个少年说道:“青高学院最近将有大动作。”

    这话一说,几个少年瞬间激动了起来。

    “宫少,有啥大动作啊。”

    “是不是要招考了???”

    “招考也轮不到我们,只有宫少这样现在就开了灵窍的天才才有资格去入考呀。”

    “哇!以后宫少考上青高学院,从此就是仙人了。”

    “宫少别忘了我们啊到时候!”

    身穿青衣的高大少年叫宫谷,是青高镇上宫家的家主的小儿子,从小就最受宠爱,各种天材地宝喂到十三岁,如今已经开了灵窍可以感应到灵气,若再有点窍台的帮助,直接就可以一鼓作气点亮启窍一境的舌窍境,从而构建灵府了。

    此时花磊正从石头巷走来,远远看见几个少年,低了低头紧着身子,想要加快步伐通过。

    正当要走过时,其中一名长的圆滚滚的小胖子见到了花磊,便大声叫了出来。

    “咦,这不是瞎子家走路都会晕倒的“花姑娘”么?”

    花磊长得白净秀气,一双扑闪的大眼睛配上左脸颊的酒窝,再加上经常昏睡症经常突然昏死过去的关系,因此在镇上少年中就有恶意给他取“花姑娘”这个外号的。

    听到他们看到了自己,花磊加快了通过的步伐。

    “你给我站住!”

    小胖子的叫声引起了这群少年的注意,见花磊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速离开,宫谷便大声叫住了他。

    花磊无奈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这群少年。

    对花磊来说自从有了昏睡症之后,梦中几百年经历让他的心智就比普通同龄人成熟的多。

    因此很少和他们一起厮混。正是因为他不合群,也从来不阿谀奉承,因此总是被他们刁难。

    每次宫谷仗着自己从小族学所学来考教花磊,只不过虽然宫谷族学也算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也不可能赢过花磊这种自带搜索功能的移动藏书库。

    因此双方结怨倒是越来越大,花磊其实内心很无奈,他梦中经历了几百年。什么样刺激的事没经历过。

    这种小孩子比斗那么小儿科的东西,他除了无奈,从来都没有获胜的快感。

    每次看到这群少年,都有一种看着自己子侄的感觉。

    “这就是做父亲的感受吧。”

    宫谷并没有看出花磊脸上的无奈,站在远处趾高气昂的看着他。

    花磊内心实在不想应付,但是又不想节外生枝,只能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低着头说道:“宫少好。”

    宫谷从小被镇上少年奉承,只有花磊每次看到他都无奈的顺从,从来不会吹捧他。

    今天叫住花磊之后,发现花磊果然又是一脸无奈的表情,忍不住有些恼火道:“上次的比试最终胜负未分,也没有个结果,你以为看着我躲就能躲掉再次比试了?”

    花磊一阵无语,上次的比试明明是宫谷眼见自己要输了,找了个借口跑了。这才一个月就变成了胜负未分了。心中虽然默默吐槽,脸上却一点不动声色,低声回道:“是,宫少上次若不是走的急已经赢了。”

    “我怎么觉得你在嘲讽我?”宫谷突然表情凶悍了起来。

    “没有没有,宫少误会了。”花磊心想如今的少年真是越来越敏感了。

    “那这次再比!这次我带来了我三叔的一个警戒阵盘,我用了三炷香的时间就能解开。你来和我比一比!”宫谷恶狠狠的说完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青铜阵盘丢了过去。

    “呃……”花磊接住飞来的阵盘,看着阵盘上刻着的灵路符文,在内心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种不入流的阵盘他用几息时间就能破解。

    但是真的破解太快,宫谷又会继续不依不饶。

    看着花磊愣神,宫谷有些得意的说道:“怎么,我三叔从青高学院带回来的阵盘看不懂了是吧?”

    “青高学院?”

    “不错,我三叔在青高学院做教习,几年不曾回来了。这块阵盘真是他在学院的秘境之中获得的一个奖励。这次回来送与了我。”宫谷继续得意的说道。

    “宫少可曾知道青高学院什么时候招考?”花磊听到青高学院,忍不住出声问道。

    宫谷皱皱眉,对花磊道:“怎么,你也想考青高学院?”

    “嗯,我也想参加青高学院的招考。”花磊点点头道。

    宫谷走到花磊面前三尺距离,看着花磊狰狞道:“看来是我不好,一直和你比斗,以至于给了你一种错觉。”

    “一种让你以为自己和我是同一种人的错觉。我青高镇宫家虽然只是一只支脉,但是所拥有的资源你以为是你这样的人能想象的么,你家老瞎子有资源让你开窍么?”

    “若不是少爷我无聊找你消遣,你和我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懂么。”

    宫谷说完之后冷冷的俯视着花磊。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青高学院的消息。”花磊依然低着头轻轻的说道。

    “你是不是和你家瞎子一样,眼睛也瞎了。你有什么资格知道青高学院什么时候招考?”宫谷见花磊依然不知进退,语气变得更加凶厉。

    “说我就好,何必呢。”花磊抬起头,静静的着看着宫谷。

    “少爷我爱说谁就说谁,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去参加招考?呸!”

    花磊看着眼前趾高气昂面目狰狞的少年,发现自己不光被鄙视了,似乎还被羞辱了。

    忍不住喃喃道:“其实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孩子罢了。“

    说完之后,他慢慢抬起头,看着宫谷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对不起,我现在不高兴了。我不想做你爸爸了。”

    宫谷听完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花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四周的空气一窒。

    而在宫谷发愣时,花磊已经默默的运起了刚刚学会的技能“威慑”。

    当“威慑”启动后的一瞬间,宫谷几人似乎发现身上一冷,忍不住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

    再转眼看向花磊时,发现原本的孱弱少年,似乎立时化身成一只城门般高大的远古巨兽,踏着塔楼般粗的四蹄,慢慢朝着他们几人走来。

    眼前的巨兽似乎只要轻吹一口气,就能将他们飞灰湮灭。

    一股没来由的恐怖和绝望突然从心底冒了出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止都止不住。

    宫谷开了灵窍,多少还好一点。

    他身后几个少年只是普通人,他们甚至听到了巨兽的吼叫声,如雷劈山,早已经一个个被吓的昏死了过去,甚至有两个昏死前尿湿了一地。

    花磊跨出两步,走到宫谷面前,慢慢的用手勾起了宫谷的下巴,轻声道:“我给你三息时间,把青高学院的事说清楚。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宫谷看着花磊一对如同黑墨一般的眼睛,有一种面对远古巨兽的错觉,觉得自己如果不听话马上就被撕成碎肉,惊恐万分的道:“我……我三叔说,青高学院这几天就要招考了。”

    “这次招考只收纳五百个学生。”

    “越快去越好,招到五百人之后就不再继续招收了,我打算明天就出发。”

    “其他我不知道了,救命啊……”

    宫谷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话之后,忍不住大喊救命。

    花磊见他喊救命,把“威慑”的强度再次推高加强,宫谷感觉心脏一颤,浑身一抖,两眼一黑就瘫倒在地。

    花磊没想到“威慑”的效果居然如此的好。

    看了看昏死的横七竖八的少年,低着头肩膀突然抽搐了起来。

    过了一会只见他抬起头仰天长笑:“蛋蛋蛋蛋蛋,哈哈哈哈哈,青高学院我来了!”

    花磊一边大笑一边掉头就往自家铺子跑去,烧饼也顾不上买了。

    花磊离开没多久,宫谷就慢慢醒了过来,闻着身旁传来的尿骚臭,看着横七竖八晕死的几个少年,回忆刚发发生的一切,他觉得花磊一定是老瞎子教他的邪术,恨恨的紧握拳头。

    “花磊!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学院考试的时候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加倍还过来!”

    说完之后也不等几个少年醒来,宫谷一人阴沉着脸朝宫家方向走去。

    ……

    ……

    夜色如墨,星光寥寥,夜晚的青高镇,万籁俱静。

    此时,在石头巷中有一个铺子,还灯火通明,正是花磊家的算卦铺“月三卦”。

    铺子前堂的大厅之中,一个瞎子,一个红脸老者和一个白净少年正围坐在卦桌前,此刻的卦桌上摆满了各色小菜,桌脚摆了足足五坛酒。

    红脸老者自然就是莫老,此时他已经喝了两坛青高镇佳酿“醉里仙”,脸色显得愈发红润。

    “小花,今儿个你爷爷可是花光了这一个月的开销。嗝!”

    “我跟你说,你…你到时候,嗝……拿…拿着令牌去青高学院。”

    ”嗝…只需要说,令……令牌主人说找……找小山子让我入学。”

    “就就行了,不……不用考就能入学,嗝……”

    “想当年,这块令牌……可是一个世外高人给我的……”

    “那个高人可高了……特别特别高的那种高人……”

    莫老一边拿着酒杯“啧”的一口喝了大半碗酒,一边打着嗝拿着一个黝黑的令牌递给了花磊。

    花磊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低头抿着酒的瞎爷爷,一边从莫老手上接过了这块令牌。

    令牌入手毫无质感,一点分量都没有,轻飘飘的,有一种在镇集地摊上买来专门骗小屁孩的劣质玩具既视感。

    虽然也许是莫老喝多了说的醉话,但是对于这个一直关心他的长辈,花磊依然诚恳致谢道:“谢谢莫老!”

    瞎子此时放下手中的酒杯,对花磊缓缓地说:“小花,此次等你去青高学院之后,爷爷就和莫老去那白水乡住上一段时间。若万一没考进学院,你就去白水乡找我吧。”

    花磊尚未说话,莫老就嚷嚷了起来:“没考进就递牌子,高人可高了……嗝……”

    花磊有些无奈看着醉眼朦胧的莫老,心中暗想:“看样子这个牌子果然不靠谱,刚刚还说直接递牌子,一杯酒的功夫就变成了考不进递牌子了。辛亏我已开了灵窍,还是有信心可以考进的。”

    他随即对着瞎子点了点头道:“爷爷不必担心我,我有信心一定可以考入青高学院。”

    “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还要一早出发。”

    “好的,那莫老,爷爷,你们慢慢吃,我先回房休息了。”

    看着花磊离开了前厅,瞎子幽幽的叹了口气。

    莫老看着小花离开,眼神里一片清澈,毫无刚才的醉态,对着瞎子说道:“你不要唉声叹气,不是我不愿意直接送他入学,只是我怕麻烦不愿意露面。”

    见瞎子没有反应,莫老继续安慰道:“而且花儿虽然年纪还小,但是为人处世,应急机变,已经不输任何成年人了。而且又开了灵窍,就算我本人不去,拿着我的令牌,一样可以入学,到时候消除隐疾是早晚之事。”

    瞎子默默的喝了杯酒,用一双既没有眼黑也没有瞳孔的白目看着莫老道:“我不是担心他。只是我这一生,只顺天意。但是这次我猜不透天意。”

    莫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白了瞎子一眼嘟囔道:“是不是所有算命的都和你一样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