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58 快递员

    金陵到日光城的飞行时间很长,侯不夜和木妍说了一会悄悄话,两人都感到有些疲累,先后闭目休息起来。

    侯不夜虽然闭着眼,但却依然对周围的环境保持着知觉,小到木妍平稳的呼吸声,大到某个熊孩子的哭闹声,全部都反馈到他的脑海中,甚至能够形成一张虚拟的机舱全景图。

    他并不知道这是启灵明心之后,他的大脑和五感在灵气的滋养下产生了提升,又结合了破妄之眼提供的异能,才会有这般光景。

    但却很享受这种新获得的能力。

    这时一个男子的话语渐渐被侯不夜从嘈杂的环境中分离出来。他似乎在跟邻座的女性同伴讲述一个流传在乌斯雪区的古老故事,两人的位子在前方的头等舱,隔着帘子侯不夜自然是看不见的。

    不过男子讲的故事却非常吸引侯不夜,索性静静倾听起来。

    据说乌斯雪区,有一种女鬼,会变成普通女人的样子隐藏鬼物的身份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到了晚上她们便会回复本性,甚至会害人性命。

    上师可以通过燃烧羊皮来分辨出谁是女鬼,一旦抓到这种女鬼,上师就会用铁链将她们锁住,然后关在寺庙里面,让她们劳作赎罪。

    普通人见到她们,是不能喊他们的名字的,一旦你喊一次,她身上的锁链就会变长一分,直到最后锁链足够长的时候,她就会出现在喊她名字的人面前,后面的事情不言而喻了。

    所以为了避免误喊女鬼的名字,这些被抓到的女鬼都得到了一个统一的名称萨迦巴姆。

    这是一个颇具雪区特色的传说故事,要是以往的侯不夜即便听到了也会嗤之以鼻,表扬一句真够封建迷信。

    而刚经过了无生神女和朱凝眉事件的侯不夜,听到这种故事,第一反应却是。进了雪区,要千万小心,别招惹了某些存在。

    要说这次旅行,实在来的有些突然,大概是侯家的八个兄弟姐妹都商量好了,由父亲出面逼着侯不夜去一趟雪区,给某个人送去一提富含灵气的茶叶。

    作为“快递员”的侯不夜,只需要在茶馆里准备好一提七饼的普洱生茶茶饼,其他的事情都由长辈们来安排。

    似乎是为了确保侯不夜的“快递”路途安全,还特意让木妍请假陪同前往。

    乌斯藏的日光城并不是快递的终点,他们需要在日光城找到侯家安排好的联系人,从他那里领取车辆和补给,同时获得下一段目的地的信息,很明显他们两人需要自己开车前往目的地。

    木妍对这趟旅途感到非常兴奋,据她说,同样的“快递工作”她也曾经做过,那是在她进入武夫二境,刚练出炁的时候。

    不过那次“送快递”的距离并不远,任务也没这么复杂,她只是坐着高铁去了一趟曲阜,将茶叶交给了联络人,联络人接待她住了一个晚上,便返回金陵了。

    听完了头等舱的那对男女关于雪区女鬼的讨论,侯不夜终于困意袭来,意识模糊了起来。

    在半梦半醒间,侯不夜忽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一条古旧的小院中,转头四顾,竟然没有任何高楼大厦,唯一比院内大槐树还要高的是不远处破败城墙上的魁星楼,架梁斗拱,颇具古韵。

    他不安地在小院中踱步,一旦外面有脚步声或者自行车铃声,便飞奔向院门口,打开大门,向着狭小的巷弄两端张望。

    这时候站在门廊上,他能看见远处高大的箭楼,四排,每排十二个窗口,似冻冰块的方格子,整整齐齐排列。

    然而每次开门他都在失望中收回了身子,周而复始,一直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终于,他累了,恍惚间又听见了自行车链条划动的声音,于是强逼着自己站起来,小跑到门口,用手揉揉脸,然后以一个灿烂的笑容打开院门。

    夕阳下,那个穿军装的身形高大挺拔,推着车,手上攥着一封信……

    侯不夜恰在这个时候醒来,一身冷汗。

    “怎么了?”身旁的木妍投来关切的目光,翻出张纸巾帮着他拭去额头的汗水。

    “没什么,飞机上睡得不舒服。我趟洗手间”说罢,侯不夜起身,转身向着飞机后方的洗手间走去。

    在他进入洗手间的前一刻,眼角的余光瞥见拦截在头等舱的帘子动了一下,好奇心促使他停住了动作。

    只见帘子掀起,一个女子走了出来,侯不夜立刻被她给定住了。

    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美貌的女子,而且美得极具侵略性,配色夸张的彩色套裙在她身上不显突兀,反倒是衬托了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细高跟的尖头皮鞋踏在机舱的地毯上,每一步都像是侯不夜自己在迈步。

    他能感受到柔软地毯给自己膝盖的回馈,能闻到自己身上混合香水和熏香的气息,能感受到头发从耳后滑落,与脸颊之间的摩擦。最奇特的是,侯不夜能感受到机舱里男男女女投过来的目光,有欲望、有欣赏、有惊叹、有嫉妒。

    “先生,你要使用洗手间吗?”空姐的问话将侯不夜拉回来现实。

    “唔……要……要……”满脸通红的侯不夜急忙钻入卫生间。

    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没有再遇见那个女人,侯不夜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落。

    一路无事,飞机抵达日光城。

    日光城果然是敏感地区,落地之后,被登记成武者的侯不夜还要再经历一次盘问。

    好在老徐已经将他的出行记录给补上了,旅行的理由也无可厚非,花了几分钟便办好了手续,走出了那个专门接待武者的办公室。

    一出门,便见到照看行李的木妍身旁,站着一个男子。二十多岁的年纪,贴着头皮的短发,一身街头休闲装扮,脖子和手臂上露出部分彩色纹身。

    “好了,阿妍,我们走吧。”侯不夜主动接过木妍手上的随身小包。

    见到侯不夜是从那间办公室出来的,男子不由得仔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即笑着说道:“你好,请问你们也是来乌斯藏旅游的?有没有确定好线路呢?啊,我没别的意思,你看……”

    男子指了指侯不夜出来的办公室,解释道:“我们和你一样,我在你前面登记的,我的同伴正在隔壁登记。我的意思是,你们如果方便的话,可以一起玩,不光有个伴儿,也更安全。我刚才和这位姑娘说了,她可能不太理解,我们是相同的,我想你应该可以……”

    侯不夜刚要开口拒绝,就见隔壁办公室走出来一个女子,正是飞机上的那个头等舱美女。这时他也从声音判断出这个男子就是在头等舱讲女鬼故事的人。

    不过侯不夜还是说道:“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都安排好了行程,抱歉,我们赶时间,先走了啊。”

    说罢拉着木妍拖着行李就走。

    木妍倒是被那个女子的容貌惊艳到了,还回头张望几次。

    女子走到平头男子身旁,说道:“又搭讪有男朋友的女孩?”

    男子嬉皮笑脸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南姐,我是看那小子也是武者,想认识一下,毕竟都是金陵的。”

    “好了,别节外生枝了,我们走!”

    “好的,南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