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星球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四章 夏商周

    殷筱如的别墅就在城郊,所谓生态园其实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有山丘流水湖泊草地各种生态,占地极广。

    殷筱如和夏归玄并肩走在鹅卵石道上,路边是湖泊垂柳,鲜花在湖边盛放,静谧芬芳。有鹤鸣声起,白鹤掠过湖上,几尾金鱼跃起湖面,带起一片粼粼。

    远处小山丘,树木郁郁青青,居然还有点云霞缭绕之感,缥缈幽静。

    夏归玄眼里有些小小的惊艳,不意这都市之中,还有如此仙境。

    殷筱如倒是有了点和男人逛公园的感觉……因为这里的风景她太熟了,没啥感觉了,唯一不同的景色是旁边多了个很好看的男人一起在漫步。

    感觉挺好哒。

    可瞥眼看看夏归玄,那满眼都在看风景的样子真是看得人想撇嘴。

    有什么好看的,白痴,我没那湖好看?

    ……说不定在他心里真没那湖好看。

    你还没那狗子好看呢!得意个啥,哼!

    算了,是让他来看生态园的,有正事呢,在想什么啊……

    殷筱如收回了丰富的小心思,开始解释:

    “家族早就想卖这地,可别人买去不是做球场就是做房产,我不乐意,宁愿花钱养着……其实他们的想法我懂,如果不做游览开发的话,并没有什么价值了……早年是为了培育地球生物,现在地球物种已经遍布大夏。作为生物研究之用的话,又养不起,很是尴尬。”

    “我觉得很好。”夏归玄难得地称赞:“这是我出山之后见到最喜欢的地方。”

    殷筱如撇撇嘴:“有什么用?维护实在太耗钱了,靠我的主营业务往这里填,简直就是无底洞。我只能逐步消减规模,一些难养的动植物不再入园,这不还被家族当个找茬的理由了么?”

    夏归玄道:“你家族根本不是嫌弃你经营不善,他们只是看不上这老产业了,想置换更有利的东西。”

    殷筱如淡淡道:“是,生态园和我,都是。”

    夏归玄转头看了她一眼。

    殷筱如正在看湖水,目光有些迷蒙,嘴角却勾着一抹冷笑:“除非我给他们赚大钱……但如果是赚大钱,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把我挤走摘桃子。现在这样的收支也是我刻意保持,加上焱姐姐罩着,他们一般也不会做得太难看。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们连议亲这招都玩上了,真不要脸。”

    夏归玄道:“和你昨晚受伤有关么?”

    殷筱如终于问:“昨晚你是不是看见了我的战斗?”

    夏归玄笑。

    殷筱如嘴巴都抿成了^型,这么看自己的小命说不定都是他救的,这“包养小妖”的优越感忽然就冒不起来了。

    要不要小狐狸练习报恩啊?哼。

    “他们未必知道昨晚和他们交战的人是我,所以多半和这事关系不太大……”殷筱如忽然笑了起来:“多半只不过是因为,周公子看上我殷筱如了。”

    是不是很生气很紧张?殷筱如偷偷看他。

    夏归玄欲言又止。

    殷筱如斜睨着他:“想说什么就说啊。”

    “要我说实话?”

    “要啊,有助于我分析啊。”

    夏归玄很诚实地道:“我觉得人家周公子看上的只是生态园,人只是顺便。”

    殷筱如差点想把他踹到湖里去。

    夏归玄悠悠道:“你多次提交给军方的试剂被驳回,多半是驳回一次地位减一,自己也懊恼。我猜周家多半也是做相关产业的,你可能听说他们有什么技术进展,跑去偷人家样本,结果无意中见到了改造人血清研究,于是被追杀。这么算时间,好像还是你先惹周家。”

    “放……”殷筱如硬生生憋回了粗话:“周家肯定早就在盘算兼并我的公司,才会有二姑跟个二货一样跑来这里,接机的都是周家人,他们可能几天前都在密谋这事了。殷仲翔打个小报告说我有男人,最多是个让二姑匆忙赶过来的导火索。怎么可能是我先!”

    一人一段之后,对视一眼,都不说话了。

    始末就是这么简单,殷筱如想偷周家技术,周家更直接,想兼并殷家分公司顺便把人都收了。殷家总部早想卖分公司了,一拍即合。

    殷筱如恨恨道:“如果我的研究有进展,军方重视起来,那分公司就安如泰山。”

    “你这么重视分公司,是为了让自己有个避开京城的地方落脚呢,还是另有缘由?”

    殷筱如眯起眼睛看了他一阵子,慢慢道:“无论什么缘由,反正这是我的公司。有人要夺你家,你会不会直接就卖了?”

    夏归玄目光有些悠远,有一些过往零碎地在眼前闪过,过了好久,忽然笑道:“你姓殷,他们姓周,这个倒是挺好玩的。”

    殷筱如没好气道:“那你还姓夏呢。你是来看生态园的,看出什么名堂没有啊?”

    夏归玄指着远处:“我看见了月华草……你说这是地球生态园,这草分明不是地球植物,何解?”

    殷筱如老实回答:“因为此星灵气的缘故,很多植物移植苍龙星都产生了变异,其实不少动物也在变……保持原样的地球生物很少。”

    夏归玄颔首:“那就好办了,月华草,加这湖畔的清潭花,研磨取浆,再以……”

    “等等。”殷筱如打断道:“这两种植物的成分和我们的药剂副作用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相信你们的研究已经到达很高的层面……你们应该也知道,多种不同成分的东西,以不同的配比、在不同条件下结合,会产生不同的变化效果?”

    “……这不需要很高的层面,因为这是初中生的知识。”

    “……所以你们已经尽知宇宙一切组合变化了么?”

    “科技确实远远没到顶,谁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尽知。不然我们研究个啥?”

    夏归玄感觉自己都有点吁了口气似的,还以为你们多牛逼呢:“我也不敢说尽知。但很不巧,对于这几种植物,恰好知道得比你们多点。”

    殷筱如犹豫了一下。

    别看夏归玄说的是“初中知识”,其实绝大部分神裔说不出来。

    双方的体系不同,神裔们强调个体修行的意义,继承世代相传的经验总结,重在“悟”与“修”,而不是认知宇宙客观规律的归纳与实践。

    他们知道某某物品加上某某物品通过某某方式去祭炼可以得出筑基丹,对火候的掌控甚至地点与时辰的选择都精确苛刻,但很少有人去想“为什么”,即使去想了,所得结论往往与本质也大相径庭。

    往往要修炼到比较高的水准,所谓“勘破真如”的时候,才会“看穿本质”,成为较高级的道途环节。

    殷筱如现在觉得夏归玄越来越有门道了,不管怎么说,她愿意试试。

    “那说说需要怎样的结合条件?别跟我说要什么三昧真火,这个我们弄不出来。”

    “我说了,这种低级药剂,还不到两种文明冲突的程度。凡火即可,也无需什么奇妙丹炉,常规加热就可以了……”

    “加热到几度?”

    夏归玄愣了一下:“何谓几度?”

    殷筱如一时不知道怎么跟这文盲解释,索性伸出两只手指。

    “呼”地一声,指尖上冒出了火苗。

    “原来你还是能玩两手法术的啊。”夏归玄如看幼儿园小朋友做作业,看得啧啧有声:“这控火挺稳,水准尚可。”

    “我不是让你评价稳不稳的。”殷筱如很无语:“这火现在是300摄氏度,距离你的要求差多少?”

    夏归玄很感兴趣地打量片刻:“先翻个倍试试。”

    “……”殷筱如有些吃力地催动术法,那火焰更烈起来,已经明显不那么“稳”了。

    “再加一点点。”

    殷筱如额头隐现汗水,很艰难地往上升温。

    “对,就这热度,记得均匀加热,一个时辰就会有新变化,到时候你再试试能不能和你之前的研究结合,不行再说。”

    火焰消失。殷筱如抹了把汗:“真累。”

    夏归玄赞道:“精准控制火焰温度,是优秀丹师的基础了,你很有这方面潜力的啊……”

    殷筱如没好气道:“666度整……我们用技术可以非常轻松地控制,需要什么吃奶的力在那控火?”

    夏归玄愣了愣,不说话了。

    “时代变了sindy。”殷筱如拍拍他的肩膀:“我去研究所让人试试,你别自己瞎逛,山里还有老虎的……最好是先回家,一会我call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