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星球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 大家的故事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面无表情,两个白雾状的小拳头不知疲倦地卖力捶肩,场面有点滑稽。

    “你一个刚出山的小妖,哪里来的这些术法和丹药?”殷筱如终于忍不住问。

    “在下刚出山,不代表在山上修行时间短。”

    “你的意思,你还挺有修行?”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个小妖。”

    殷筱如打量他一眼,撇了撇嘴。

    也许他可能有些门道,不是自己先入为主想象的只会些医疗术,但你用的不都是低级术法么,到底在得意啥?

    算了,刚出山的都是这么自信,很快现实就会教他做人哒。

    倒是夏归玄反问:“你会的怎么这么少?这不应该啊,光凭天赋不用学,都一堆术法可用。”

    殷筱如懒懒道:“是有几种,钻研不多,吃奶的力都练出来了,还没把枪好用……练一点作为特殊手段用用就是了。”

    夏归玄:“……”

    殷筱如从他身边走过,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霓虹,眼里有些迷蒙。

    好半晌,她才轻声开口:“人类到达苍龙星才短短两百多年,变化却是翻天覆地,像你这样迷茫的神裔有很多,甚至有许多至今不愿接受这种科技变化。人类与神裔从蜜月期到如今开始敌视,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在。”

    之前她并不敢明示自己也是妖,如今算是双方都默认了身份,终于摊开说了。

    话说短短两百多年,能把世界变成这个模样,原住民或许很不可思议,倒是夏归玄能够接受。他毕竟曾经路过地球,深知自己的家乡国度从“古代”到“现代”,其实也就短短百多年。

    倒是一个奇怪的词引起了他的注意:“神裔……”

    “难道你感悟天道,没有感觉到隐隐铭刻的苍龙之形?”殷筱如道:“苍龙星、神裔,都是据此命名,我们认为父神是条苍龙化形,我们都是龙神血裔——虽然人类从基因分析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不需要基因分析,夏归玄也知道那是扯淡。

    这星球古早时期哪来的神龙,恐龙还差不多……若说他们有天道法则可以感悟,八成是自己溢散的灵气中铭刻的。

    他不是龙……但确实有一些关联,便如今日出关,苍龙现于云端,就是典型例证。

    别人会从他的“道则”之中悟出龙之意象倒是不奇怪。

    他隐隐已经可以分析此世是什么情况了。

    殷筱如正在说:“神裔亦有各族,龙生九子各个不同嘛……人类习惯叫我们各类妖族,就这么简单。”

    “人类是入侵者?”

    “不是。”殷筱如道:“这是一支误入星际虫洞而迷航的人类移民舰队,失去了原本的目标,也失去了和母星的联络,正迷茫寻求新的落脚之处。当时苍龙星也正逢异星入侵,这支人类舰队帮我们打退了入侵者,便留了下来发展繁衍。”

    “所以是两百年来渐渐鸠占鹊巢,神裔反而被压缩了生存空间?”夏归玄有些惊讶,修士们还真搞不过人族科技么?

    “具体有些复杂……不同族群想要永久和平相处本来就是很难的命题,何况不同星球文明?这三言两语可说不清,你可以慢慢了解。”殷筱如道:“反正你现在有手表,一般的信息直接搜就可以了。”

    “怎么搜?”

    “按手表中间那个按键,会出现虚拟光屏。”

    夏归玄怔了怔:“然后?”

    殷筱如板着脸:“人工智障小鸡同学,你对着喊一声,它会告诉你它在,然后直接问就行了。”

    “……怎么听着有点像喊土地老儿滚出来?”

    “哈!”殷筱如笑了:“被你这么一说有点像诶,都是探消息的。当然不方便说话的时候你也可以文字输入搜索。”

    夏归玄点开虚拟光幕,看着上面琳琅满目的标识发呆。

    这……可不止一个土地老儿啊……

    一直被他法术玩来玩去,好不容易看见他一次呆滞模样,殷筱如终于找到了一次优越感,神情甚爽:“现在这手表是绑了我的号,大部分权限我不会给你,等你有了自己的身份开户,才可以用更完整的功能。天就快亮了,马上可以操作这件事,现在你先提供个剧本给我。”

    夏归玄心思从光幕上收回:“剧本?”

    “不是说了吗?要建立你从小到大的档案,人总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起码得编一个似模似样的经历。你先说说你真实的情况,我看着怎么改编一下。”

    夏归玄摇头:“我真实的情况没用,你怎么改编都没法入档案,还不如直接瞎编呢。”

    “你还喘上了?”殷筱如鄙视道:“你一山中出来的猴子能有多离奇?师父还是真仙人?开个洞府群仙来朝,九天玄女住你床上?”

    夏归玄诚恳道:“你说得有点接近了……”

    殷筱如失笑:“行了行了,说白了编故事不难,但是我想探你的底,大家都不傻,别打马虎眼。”

    夏归玄当然知道这就是殷筱如在探他的底,这是题中应有之义,随着大家接触越深,来历总不能全凭脑补吧。

    反正他又没打算骗人,只要说了你肯信。

    “其实我是仙帝……”

    “你要起英文名倒是可以叫sindy。”殷筱如翻了个白眼:“少扯这没用的,从小时候说起。”

    就知道。

    真要说仙帝不仙帝的还可以用实力展示,但真正需要的是从小到大的故事,不是这啊……

    “小时候的话……”夏归玄斟酌了一下:“这是很遥远的故事……懂事起我就是个……按后世说法叫太子,那时候不这么叫,毕竟没前例。虽然我是长子,继承权也没那么稳……”

    殷筱如斜睨着他,眼神危险。

    夏归玄续道:“我父亲去世之后,当时有几个兄弟没争过我,他们也就唱歌还行……所以我继位了。”

    殷筱如一把抓过床上的枕头砸在他身上:“你还当过猴王是吧!”

    夏归玄慢慢道:“那个时候不叫王……叫后。”

    殷筱如一下子乐了:“猴子也有耽美吗,你是后,你家大王帅不帅?”

    夏归玄无语地闭上了嘴。

    没文化真可怕。

    那么遥远的地球文化,殷筱如确实不知道,这世上研究母星古早历史的人类已经不多了,何况她一个本星小狐狸?但不管什么文化,以夏归玄扯淡的程度,信他才有鬼。

    “算了。”殷筱如意外腐了一下心情颇佳,也懒得再听他胡扯:“大家萍水相逢,你不肯交底,我也不强求……其实猜也猜得到你哪来的。看你外貌年纪,明显是二十四年前的人类神裔战争之后,神裔撤离北部大陆时遗留下来的幼种。”

    夏归玄倒是觉得这说的是她自己,二十四岁正是她的年纪,骨龄一眼可辩。

    她之所以愿意帮忙就是这缘故,觉得不仅是同族,还是同病相怜。

    可她是怎么成为一个人类小姐的……

    都是有故事的人,谁又愿意轻易交底呢?

    夏归玄知道,自己的故事之所以敢随便说,正是因为没人信。但凡对方可能会信,自己或许就不会说了。

    那可不是什么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