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星球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谁是狐狸精

    殷筱如愤然走向别墅大门。临近大门的时候,门便自动分开,夏归玄跟在后面,再度感受到了洞府法阵自动识别主人的味儿。

    只不过根本不需要灵气。

    大门之内,别墅不是独栋,左右还有一些屋子,看来殷筱如很有钱?

    有人率众从旁边屋子跑出来,齐齐躬身行礼:“小姐。”

    殷筱如随手把损坏了的气垫车胶囊丢了过去:“我的车坏了,找人修一下。还有……给我找一个全新的男式手表,外戴式的不要内嵌的,现在。”

    男士手表……

    为首那人接过胶囊,惊讶地抬头看向夏归玄。

    这什么……小姐带男人回家过夜,还送他手表?

    “小姐,这……”

    “这什么这?去找。”殷筱如直接迈步走进主别墅,没多解释,反而对夏归玄道:“跟我来。”

    那人也没再多问,恭敬低头,似是恭送两人进屋。

    夏归玄跟着殷筱如进了别墅,神识还在打量那人,一直到别墅关上门,那人都还保持着恭谨姿态,动都没动一下。

    夏归玄微微一笑。

    这位可能是殷筱如的护卫头领或是家中管事之类的角色,其貌不扬,看似忠心耿耿。但外在再怎么表现,那一刹那“嫉恨”“惊怒”的意念冲于神海,根本瞒不过夏归玄的感知。

    此人绝非表面体现出来的那么忠实……

    “砰!”殷筱如关上别墅门,有些辛苦地靠在门后,恶狠狠地瞪着夏归玄:“解药拿来!”

    夏归玄从来就没打算拿捏她,只不过自有骄傲,懒得应酬一副伏低做小的模样,才做出反制罢了。所以给她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春药,只是一个术法模拟出来的感觉,很快就会消散。

    他没揭底,只是笑道:“给了你解药,你不帮我搞身份怎么办?”

    殷筱如冷冷道:“身份哪有那么容易?要在户政和警察系统建立你从小到大的所有档案,动用的人情甚至需要直达京城,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办得成。给你手表就是个过渡,我可以把我的账户借一个给你使用,无论是通话还是转支付,至少可以正常在外行走不会惹人疑惑。”

    夏归玄怔了怔,他确实没想过手表是这个意思……更没有想过搞个身份会这么麻烦,曾经陆陆续续回地球好几个朝代呆过,冒个身份可太容易了……

    世界真是变化太快。

    “还不给我解药?”殷筱如喘着气,愤怒的表情倒也慢慢消失,似笑非笑道:“莫非……打算用自己做解药?”

    夏归玄叹了口气,终于道:“殷姑娘,药效早散了,只要你别给自己强加暗示,根本什么都没有。”

    殷筱如愣在那里。

    仔细感知,之前那热流确实消失无踪,仿佛之前只不过是错觉。

    怎么回事,又是假的?搞得自己在他面前几次卖骚,卖得脸都丢光了!

    可你怨我胡思乱想嘛?毒药药效多了去了,故意搞成春药样子你什么意思?

    夏归玄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续道:“春药效果最是直观又不影响行动……而且姑娘自己整天就想着这码事,这不是配合姑娘一下,比较容易取信么……”

    殷筱如:“……”

    夏归玄道:“姑娘虽然长得还可以,但不是什么男人都对此感兴趣,倒也没必要什么都往这方面想的。”

    殷筱如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长得……还可以?”

    夏归玄点了点头。

    殷筱如咬牙:“你看清楚点?”

    夏归玄认真打量了一眼。

    其实说还可以倒也不那么客观……殷筱如真的倾国倾城,只不过他是真正见惯了仙气加成的女神,相比之下这么一只修行低微的小狐狸当然差了一筹。说来能在夏归玄口中得到一个“还可以”的评价,那已经很牛逼了,凡人眼中那已经是妥妥的女神……

    他实在不想纠缠这种话题,便道:“纵是神女临凡,也不过一具骷髅,夏某一心求道,姑娘国色也好、一般也好,并不重要。我们能不能说一些正常的事情?”

    殷筱如气笑了。一个基本感应不出能量波动、还没有身份的小妖,老气横秋地说一心求道。

    话说回来,这回她反而能理解。

    若真是此世原生物的话,大家沐浴“天道灵气”而进化,修行欲望是刻在大家骨子里的,为了修行而不顾一切的曾经遍地都是。

    虽说一介小妖就有这样的执着,算是比较少见的,但确实不算奇怪。

    殷筱如脑子里转着念头,口中敷衍道:“我们能谈什么正常的事情?”

    “姑娘没有得罪我,反而帮我在先,刚才以药胁迫只是吓唬,绝非真意。在下之前说了,姑娘帮我搞到身份,在下可以帮姑娘做一件事情,这才是交换。”

    殷筱如意兴索然地摆摆手:“算了,你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无趣。帮你只是觉得你一个人不容易,你这种初出茅庐连个身份都没的,顾好自己就不错了,能帮我什么?”

    夏归玄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殷筱如这是真把他当作一个小妖,同理心发作,真心帮忙。

    这是她的善良。

    事情都快搞定了,难道还要说别傻了,我其实很牛逼?

    大门敲响,有人在外道:“小姐,手表来了。”

    殷筱如打开一道门缝,接过手表:“辛苦了。”

    “应该的。”

    简单对话,门缝闭合,夏归玄便看着门缝里那双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被遮挡在门外。

    他不动声色地问了句:“你就这样开条缝,是不是太失礼?”

    殷筱如自顾自在那拆手表,好像调试什么东西的样子,一边随意回答:“那有什么办法,男女有别,平时都这样,不能让他们随便进的。”

    夏归玄暗道男女有别你怎么就把我带进来了?

    恐怕不止是男女有别,因为你这屋子里面也没有女仆。真正原因是你有不少秘密不能让人知道,索性营造这样的高冷隔绝,把屋子内部整个划为禁区。而自己这个“小妖”,反而属于某种程度的“自己人”,倒可以展露少许秘密。

    这也是她对自己青眼有加的一个原因吧……在人间混迹的妖狐,难得地有了同类,不那么孤独?

    理解是理解,但这行事怕是有些隐患……比如可能导致下属的忠诚比较有限。

    也罢,她帮自己搞手表、弄身份,却不求回报……那自己总该还她一些什么,比如帮她解决了这后患?

    完事之后走人就是了,到时候天高海阔都未必见面了,她当自己是小妖还是什么,重要吗?

    见殷筱如还在摆弄手表,夏归玄试探着问:“我在山上修行刚出山,现今……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殷筱如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一乐:“小弟弟,你好像很硬气?不居人下什么的,一心求道什么的,女人都是骷髅什么的……”

    夏归玄道:“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殷筱如伸了个懒腰,肆无忌惮地展露着玲珑的身段:“你知道,姐姐今晚累了,最好有人按摩按摩,捶捶肩什么的……每捶五分钟,回答一个问题哦。”

    夏归玄无语地看了她一阵:“好啊。”

    殷筱如差点没把自己腰扭了。

    说好了一心求道呢?说好了不居人下呢?说好了碰我一下就是混蛋的呢?

    夏归玄打了个响指,殷筱如肩膀上忽然冒出两个白雾状的小拳头,咚咚咚地给她捶肩。

    殷筱如:“……还能这样……你还有多少新招?”

    夏归玄:“……这种低级得不能更低级的术法,为什么对你算个新招?”

    殷筱如挠了挠头。

    古代有很多书生进山遇上了狐妖的故事,按理说夏归玄这种刚出山的进入人类社会,就很有那种书生见到奇妙仙境的感受。

    但现在殷筱如觉得,自己才比较像那个呆书生,见到了狐妖的奇妙术法。

    到底谁是狐狸精啊?

    其实这时候夏归玄也有类似的想法。

    自己一个人类,在玩法术,对人类科技啧啧称奇。

    倒是一只狐狸精在秀科技,还对法术一脸小问号。

    世界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