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家当成渣男怎么办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9章 偶遇

    陈子寒离开咖啡馆后,就回寝室整理行李了。

    他和王震军将乘坐半夜的火车前往黄山。

    他们打算,去黄山玩一趟后再回家。

    国庆假期刚好碰到中秋,不回去陪父母,有点说不过去。

    两人第一次独自出行,还是很兴奋的。

    火车再转汽车,好不容易抵达黄山脚下的时候,天也亮了。

    一夜没好好睡,但他们丝毫不觉得疲惫,站在黄山脚下的时候,满心都是兴奋。

    他们是最早一批冲进黄山的游客。

    两人也没乘缆车,而是从云谷寺方向徒步上登山。

    年轻人体力就是不错,两人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登上山顶。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的风景确实很美。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黄山八十二峰或崔嵬雄浑,或峻峭秀丽。

    随眼看去,峰峦叠翠,错落有致,妙笔生花。

    美丽的风景让两人忘记了昨天晚上的辛苦,还有一路登山的疲惫。

    特别是王震军,少年的心性完全展露,大呼小叫着要陈子寒给他多拍几张照片。

    “一定要把我拍的很帅,不然就打死你!”

    陈子寒一脸讥讽,“人长的丑,我拍照技术再高,也完不成你的心愿,你打死我好了!”

    这话引得了边上两个小姑娘掩面而笑,王震军只得落荒而逃。

    出发前,陈子寒去学校附近的摄影店租了一个单反相机。

    很经典的机型,尼康F8。

    他要趁年轻的时候,多拍些高质量的照片。

    照片并不是给人欣赏的,而是为了留住自己的青春记忆,以后可以不时回味。

    到了一定年龄,翻看老照片时候那种能让你泪流满面的感觉,年轻时候是体会不到的。

    上山的第一天,两人游了始信峰、北海、及西海大峡谷,并拍了很多照片。

    西海大峡谷于2000年开放,但前往那里的游人并不多。

    主要是太累人了。

    从进峡谷到出来,至少要四五个小时,消耗的体力不知有多少。

    从西海大峡谷出来后,两人差不多累瘫了。

    晚上住北海宾馆,六个人的上下铺。

    两人没有吃山上天价的饭菜,而是吃泡面。

    泡面是从山下带上去的。

    吃完后,到附近简单逛了一下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早起床,去看了日出后,就继续往光明顶方向去走。

    但让陈子寒尴尬的是,在快到光明顶的时候,两人居然不小心分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王震军走散了,再寻就不见了这小子的影踪。

    没有手机,连BB机都没有装备的时候,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另外一个人,难度还是不小的。

    在找了一阵后,陈子寒看到了王震军在路边的留言,让他到光明顶找他。

    但陈子寒来到光明顶的时候,只看到黑压压的人群,找了半天也没见王震军的影踪。

    王震军没出意外,陈子寒也不再急着找他。

    站在光明顶的时候,天空无云,面前豁然开朗,莲花峰、天都峰,还有正对的鳌鱼峰尽收眼底,有种飘然之感,美的让人忍不住惊叹。

    就在陈子寒拿着相机,很认真拍美景的时候,“嘭”的一声,有人撞在了他的肩膀上。

    黄山人游人太多,看景的时候不小心就会和人撞上。

    还好,相机抓的紧,没掉地上。

    一股女人的清香扑鼻而来。

    “对不起!”好听的女人声音随之响了起来。

    “没事!”

    陈子寒退后两步后终于看清,与他相撞的是一个头上戴着白色棒球帽,鼻子上架着墨镜的女人。

    女人身材很高,身高一米八一的陈子寒和她站一起,也没多少高度上的优势。

    她的脸被帽子和大大的墨镜遮掉了大部分,完全看不清长什么模样。

    女人隔着墨镜看了陈子寒几两眼。

    陈子寒从她嘴角的弧度中感觉到她在冲他笑。

    他也回了个笑容,再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人擦肩而过。

    陈子寒没在光明顶继续停留,往莲花峰方向去了。

    不知不觉间,云雾起来了。

    云聚集的很快,转眼众峰就在云雾间若隐若现了。

    走过百步云梯,喘着粗气上了莲花峰。

    天已经开始下雨,站在莲花峰上,已经看不到风景。

    满心遗憾之下,只能继续前行。

    费了很多精力,终于挤到了玉屏楼前。

    山上早已经雨收云散,天地一片清朗。

    玉屏楼是黄山上最著名的景点之一,那里长着黄山的象征——迎客松。

    险峻异常的天都峰也清晰过见。

    在玉屏楼前,陈子寒并没看到了王震军给他的留言。

    他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王震军的影踪,也就在显要处的留言板上留了言。

    他准备登天都峰,如果王震军还没到这里,那就到天都峰顶等好了。

    如果天都峰顶碰不到,就在慈光阁出口处等。

    留了言后,陈子寒再等了十几分钟,依然没看到王震军后,就准备去征服天都峰了。

    天都峰是黄山诸峰中最负盛名,也是最有挑战性的一座山峰。

    垂直落差很大,攀登难度很高,体力差一点的人很难登上去。

    沿途可见不少的游客体力消耗太大,坐在山石或者台阶上休息,一些人撑不住原路返回了。

    台阶越来越陡,陈子寒登山的速度被迫慢了一些,汗开始增多,喘气也粗了起来。

    转过一块山石遮挡的弯后,一个人很突兀地从山石后面闪出来,差点和陈子寒撞在一起。

    “咦!”在陈子寒想躲避的时候,那人惊讶了一声。

    陈子寒抬眼一看,也是满脸愕然。

    白色棒球帽,遮住了大半个脸的大墨镜——居然就是光明顶上那个曾和他相撞的女孩。

    “差点又被你撞!”陈子寒忍不住笑了起来,“要是再被你撞到,我就滚到天都峰下面去了。”

    “不是没撞上吗?”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如黄莺出谷一样。

    “半途而废了?”陈子寒笑着指了指天都峰顶峰方向。

    女人的身材确实很高,虽然宽大的衣服包裹住了身体,但两条长腿还是那么触目惊心。

    女人以手扇凉,眼睛看向别处:“走不动了,这山路真陡!”

    陈子寒一脸可惜样:“不登天都峰,枉来黄山啊!”

    “算了!”女孩转头看了看异常陡峭的台阶,需要昂头才能见的峰顶,还是打了退堂鼓。

    陈子寒看了女孩两眼,笑道:“我拉你上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