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家当成渣男怎么办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5章 我要当班长

    入学的第一个月,大一新生将在军训中度过。

    九月的阳光还是很毒辣的,秋老虎余威尤在。

    负责军训的教官也很认真负责。

    酷热加教官们的认真负责,大一的新生叫苦连天。

    今天的天气更热,骄阳似火的操场,烈日炙烤下升腾的热浪,大家仿佛置身于火炉中。

    很多人的作训服上都结了一层白白的盐壳,一些体质差的学生很快就支持不住。

    只是,教官并没对他们网开一面。

    支持不住的学生,让他们在阴凉地方简单休息后,再继续训练。

    陈子寒倒是完全没觉得苦和累,身体状态越来越好的他,甚至觉得军训的强度太低了一点。

    他也用实际行动鼓励身边的同学,让他们不要偷懒。

    “你有点变态啊!”王震军觉得陈子寒有点不正常,在休息的时候和陈子寒抱怨了两句,“累死我了,真他妈的想退学了。你精神怎么这么好?是不是吃了兴奋剂?”

    “好好表现,或许漂亮的女生一直在注意我们呢!”陈子寒笑着拍了拍王震军的肩膀,“女生都喜欢体质好的男生,这是人的生物学属性,看过动物世界吧?嘿嘿,别让女生在训练场上看轻你啊!”

    “切,有什么好得意的!”王震军有点没好气,“不就你个头高一点么?”

    陈子寒没再理王震军,而是过去和负责他们班的教官套近乎。

    刚和几位教官说了几句,操场上传来惊叫声。

    “有人晕倒了!”

    “心跳和呼吸都没了!救命啊……”

    “快叫校医,快打120!”

    惊呼声夹杂着女生的尖叫和哭声,很多人急匆匆地跑了过去,操场上顿时一片混乱!

    “教官,我懂急救技术,我过去看看!”陈子寒大声报告后,飞快地跑往出事的地方。

    临床医学一班的一名体质很差的男生,在训练中突然倒下。

    被身边的同学扶到阴凉的地方后,发现他全身都是冷汗,心跳和呼吸非常微弱。

    虽然他们都是医学生,但刚入学,几乎不懂任何医疗急救知识,惊慌之下只能大喊大叫。

    “让开!”陈子寒快速冲到事发地点后,用力推开挡在面前的几名学生,“让我看看!”

    陈子寒的块头挺大,着急之下直接将几名挡在身前的学生推的东倒西歪。

    被推开的几个人还骂骂咧咧,但陈子寒完全不理会。

    他扑到那名因为意外而晕倒的瘦高个子学生面前,将对方身体放平,再伸出两指探试了其劲动脉后,发现脉搏几乎消失,自主呼吸也没了。

    “突发性猝死,赶紧打120!”陈子寒吼出这句话后,马上就准备抢救。

    人的心脏停止跳动后,血循环就会停止。

    通过胸外按压,能使心脏和大血管血液产生流动,以维持心、脑等主要器官最低血液需要量。

    人工呼吸能让呼吸骤停者保持一定程度氧气和二氧化碳的交换,维持最基础的生命!

    心跳呼吸停止后的4~6分钟,是抢救的黄金时间。

    超过这个时间,就会造成患者脑和其他重要器官组织不可逆的损伤。

    时间就是生命!

    这些年,各级医院都非常重视CPR即心肺复苏的教学。

    只要医院里上班的工作人员,无论你是临床医护人员,还是辅助科室的工作人员,每年一到两次的CPR教学考试是必须完成的。

    作为科主任,陈子寒经常主持低年资医务人员的CPR考核,心肺复苏过程中所有动作要点,他熟的不能再熟了。

    在简单检查,熟练地开放了气道后,他马上开始胸外按压。

    每秒两次匀速按压,三十次有力的按压后,再两次人工呼吸。

    两次非常标准的人工呼吸后,又继续胸外按压。

    每三十次的胸外按压后,再两次人工呼吸,如此反复。

    抢救的同时,他还大声和围观的学生讲解CPR的要领。

    CPR抢救是非常耗费体力的。

    豆大的汗从陈子寒额头流下,衣服很快就湿透了,喘气也开始变粗,两只胳膊很快变酸。

    但陈子寒依然咬着牙坚持。

    很快,校医就来到了现场。

    已经连续抢救了好几分钟,进行了几百次按压的陈子寒快累瘫了。

    一般情况下,两分钟五个循环频次的CPR抢救后就要换人,以保证按压的质量。

    但身边没有其他专业人员,陈子寒只能咬牙坚持。

    看到校医过来后,他马上让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接替自己。

    但让他意外的是,女校医对CPR抢救术居然很陌生,按压力度不够,让她做人工呼吸还不情愿。

    陈子寒火大,一把就将她推到一边,自己重新上场。

    不过,他的体力不可能马上就恢复,只做了一个循环,两手就不听使唤了。

    “子寒,我来!”站在边上的王震军自告奋勇地上前,准备代替陈子寒。

    “好,你来!”看王震军黑黑的脸上写满了坚毅,陈子寒让开了身位,让他接替。

    在王震军按压的时候,陈子寒再讲了CPR术的要领,并现场纠正王震军的动作。

    王震军的领悟能力还是挺不错的,他只一会就进入了状态。

    王震军也很快就累瘫。

    一分钟100~120次的按压,精神又高度紧张,体力消耗很快。

    还好有几位在边上围观的学生接了上来。

    他们在陈子寒的现场指导下,也顺利地将有效的心肺复苏延续下去。

    已经抢救了十几分钟,但猝死的学生依然没有恢复自主的心跳和呼吸。

    一些女生忍不住,捂着嘴哀哀哭了起来。

    陈子寒在休息了五六分钟,感觉自己的体力有所恢复后,再次上场。

    在陈子寒又一次力竭的时候,救护车拉着响笛驶抵了操场。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快步跑了过来。

    学校的几位领导,在救护车抵达的同时,也来到了现场。

    随车的医生在陈子寒的招呼下,手脚麻利地上前,接替陈子寒继续胸外按压。

    随车护士及时地为猝死的学生戴上了气囊。

    急救医生力气耗尽后,随车护士马上接了上去,继续胸外按压。

    在随车护士的力气也快耗尽的时候,奇迹终于出现。

    猝死的学生恢复了自主心跳和呼吸,放大的瞳孔开始收缩,嘴唇慢慢变成红润。

    随后,他微微地眨了眨眼皮。

    看到猝死的学生恢复过来,围观的学生激动的又叫又跳,随后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边上的几个女生哭的更响亮了!

    “你们很棒!”在将大难不死的学生抬上救护车时候,随车医生朝学生们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医大的学生,你们的心肺复苏术非常标准。如果没有你们及时有效的抢救,估计……要悲剧了!”

    赶到现场的学校领导,见猝死的学生恢复了自主的心跳和呼吸,也都松了口气。

    到现场的副院长陈昆辉令校医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随车赶往医院,有情况随时报告。

    猝死学生的两名同学,也自告奋勇地要求去医院照顾。

    陈昆辉副院长答应了,并安排了车子。

    救护车离开后,陈昆辉表扬了一番今天参与现场抢救的学生,并当场答应会将他们的事迹上报学校并给予嘉奖后,再问现场的师生和教官:“是哪位同学组织抢救的?”

    “是他!”负责临床医学一班军训的教官惊魂未定地指了指陈子寒,“这位同学组织大家抢救的!”

    边上的同学,七嘴八舌地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一下。

    “哦!”陈昆辉走前两步,一脸欣慰地握着陈子寒的手:“你是哪个班的?”

    “我是临床医学二班的陈子寒!”陈子寒并不知道面前这面相有点威严的男子是什么人,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回道:“我父母都是医生,他们很早就教我心肺复苏术,说掌握了CPR急救技术,关键时候可以救人性命。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这种情况。”

    “原来是个医二代!不错不错!”陈昆辉一脸赞赏地点了点头,再问:“临床医学二班的辅导员是谁?”

    陈子寒他们班的辅导员何秋平和临床医学一班的辅导员在接报后都来到了现场。

    听陈昆辉这样问,何秋平马上站了出来:“陈院长,是我,陈子寒是我们班上的学生!”

    “陈子寒同学表现挺不错,不但懂急救知识,而且还有组织能力!”陈昆辉吩咐何秋平,将今天陈子寒组织并参与抢救猝死学生的经过写一份报告,先呈报系里,再让系里交上来。

    何秋平明白陈昆辉的意思,马上答应了。

    陈子寒提了个建议,希望学校组织各班级学生好好学习一下CPR技术,争取人人掌握。

    “虽然我们都是医学生,但很多人并不懂急救技术。如果刚才那同学没能得到及时的抢救,最终失了性命,这就是我们之江医科大学的耻辱了!如果大家都掌握了急救技术,遇到这种意外情况,我们随时可以施以援手。”

    “说的不错!”陈昆辉点了点头,“你的建议很好,我会向校党委提议的!”

    见围观的学生很多,陈昆辉也让他们都回到自己的训练区域。

    同时叮嘱训练的教官,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科学训练,防止再有意外发生。

    陈子寒成了英雄,不少女生看向他的目光都有点亮晶晶。

    陈子寒今天的表现,也让几位教官对他刮目相看。

    平时训练的时候,陈子寒就表现不错,而且会和他们主动交流。

    教官和学生间的交流,在很大程度上通过陈子寒进行。

    今天的事情过后,陈子寒在教官心目中更有地位了。

    不只教官对他刮目相看,辅导员何秋平也是一样。

    今天陈子寒的表现充分体现了他的组织能力及做事魄力。

    面对几位校领导的时候,没有一点怯场,并大胆提意见。

    还有,校医都敢扔一边去,足见其胆量和做事的魄力。

    学生中有这么出色的人物,好好培养一下,以后他肩膀上的担子会轻一些。

    任何一个辅导员都希望自己所带的班级里有几个能人,省得大小事情都要劳烦他。

    刚开学的时候,他指定的临时班长是一个履历上多次担任高中时候班长的学生。

    只不过这名叫孙远凯的学生除了成绩很不错外,并没很出色的表现。

    至少,在前面军训这几天,他并不是很称职,今天操场上突发意外,他只是在边上当看客。

    当天的训练结束后,何秋平单独找陈子寒聊了一会。

    何秋平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个子不高,戴副眼镜,挺文气的一个大叔。

    前世的时候,陈子寒和他的关系很不错。

    两人单独见面,感觉分外的亲切。

    何秋平告诉陈子寒,他已经将今天的事上报给了系里。

    系主任审阅后,很快就会交到院党委。

    如果不出意外,陈子寒和其他几位同学肯定能获得嘉奖。

    “谢谢何老师!”陈子寒道了谢后,直接提了要求,“我想当班长,希望你能支持。我想让自己有更多的锻炼机会,也希望能更好地为同学们服务!我有这能力!”

    “好好表现,我看好你!”何秋平没有直接答复,但说这话的时候,重重地拍了拍陈子寒的肩膀,“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去竞选一下学生会干部!”

    “一定不辜负何老师的期望!”

    =======

    陈子寒今天表现不错,得了陈昆辉副院长的当面夸奖,接下来肯定能得学校的嘉奖。

    而且,何秋平还单独找陈子寒聊天,寝室一班人纷纷猜测陈子寒的机会来了。

    “子寒,你一下子成了风云人物!”杨晓东非常羡慕。

    其他人也跟着嚷嚷,并要陈子寒请客。

    但陈子寒并没理他们。

    因为罗晓菲主动联系了他,说要请他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