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家当成渣男怎么办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002章 谢谢你

    在出租车司机的嫌弃中,王震军拉着湿漉漉的陈子寒从车上下来。

    下了车后,陈子寒在校门口站定,眯着眼睛看着亲切而又陌生的学校大门,刀锋型的3号楼,又看看不停埋怨他的黑小子。

    现在的他,不再是附属第一医院的肿瘤外科主任、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一个时日无多的人;黑小子王震军也不是某个医药企业的负责人,两人都是十九岁,身份是之江大学医学院刚入学的医学生。

    推倒重来的感觉,真的很美妙!

    “人生重新开始,我要是再当个傻大冒的医生,就被天打雷劈。”

    心念刚起,头顶传来一记响雷。

    “我靠,难道这辈子我还要继续当医生?”

    一道可怕的闪电打在他们附近,沉闷的雷声响过后,还能听到小女生的惊叫。

    “快走,要下雨了!”王震军不由分说拉着陈子寒就跑。

    开学刚不久,大一学生军训还没结束,学校里到处可见穿着军绿色作训服满脸青涩的男生女生。

    雷雨马上就要来临,大家加快脚步跑。

    女生跑步时候的样子是很诱人的,陈子寒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大学校园的生活真的很让人向往,女生如云。

    进了大学后,已经发育成熟或者即将成熟的她们,慢慢褪去青涩,展露她们生命中最纯真的美丽。

    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陈子寒忍不住感慨了句——年轻真好!

    哪个中年大叔不想回到青春时代?

    既然回来了,那所有一切都要好好珍惜。

    只是,二十年前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

    除了王震军,擦肩而过的人中陈子寒没一个认识。

    两人气喘吁吁地跑回他们住的305寝室的时候,豆大的雨从天而降。

    寝室里其他四个同学正在打牌。

    年轻人体力真不错,白天军训累成狗,一回寝室,就变得生龙活虎。

    2001年,手机还没普及,电脑更是少之又少,打牌是大学生最喜欢的娱乐项目之一。

    特别是大一的学生。

    “两位出去喝酒,怎么喝的全身都湿了?”来自燕京的杨晓东甩了一张牌后,奇怪地看着陈子寒和王震军,“用啤酒洗澡啊?”

    满脸青春痘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没看到下雨了吗?”王震军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这么响的雷,都没听到?”

    杨晓东扯掉随身听的耳机,拉开了紧闭的窗帘,显得有点惊讶:“咦,真的下雨了,我怎么没注意到?”

    “没人比你更蠢了!”另外一个叫成建辉的室友马上打趣他,“打雷都听不到!”

    “滚!再逼逼我就揍你了!”

    “谁怕谁啊?”成建辉牌一放,傲然地站起了身,“打牌还要戴耳机听歌的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结果放在桌上的牌,马上就被杨晓东翻开甩在了桌上。

    成建辉恼了,伸手去揪杨晓东的牌。

    于是,场面就一团乱了。

    陈子寒认真地看了一会嬉戏打闹的几个人,逐个将记忆中的名字与他们的模样对应后,呵呵笑了笑。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心里满满幸福的感觉。

    王震军和陈子寒都是之江省人,来自鼎鼎大名的乌伤市,全球最大小商品集散地。

    寝室里另外四个人,两个来自北方,另外两个是钱唐本地人。

    大学七年,他们之间虽然有过很多不愉快,但总体来说相处的还可以。

    逐个打招呼后,他去卫生间洗澡了。

    在卫生间里,陈子寒怔怔地看了会镜子里的自己。

    青涩而又俊朗的脸蛋,嘴边两抹特意留起来的黑绒毛,结实的胸肌,平坦的腹部。

    低头看了看下面,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能辜负了年轻时光,什么都不能浪费。”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虽然听起来很颓废,但对于陈子寒来说,这才是人生真谛。

    别留遗憾到将死的时候!

    以很快的速度洗了澡,顺便刮去嘴角边的黑绒毛后,陈子寒招呼换了身衣服后在那里看打牌的王震军出去逛逛。

    “雨停了,出去走走。”

    “好吧!”王震军叹了口气。

    谁叫他是陈子寒的死党。

    陈子寒的吩咐,他很少有不服从的时候。

    当初陈子寒要求两人一起报考之江医科大学,王震军没犹豫就答应了。

    结果两人高考分数只差一分,同时被之江大学医学院录取,而且分到了同一个班。

    之江大学医学院就是原来的之江医科大学。1998年时候,与之江大学、钱唐大学、之江农业大学合并成立新的之江大学。

    新的之江大学综合实力排名差不多可以进全国前五,但很多人依然喜欢用之江医科大学称呼合并后的医学院。

    两人走出宿舍楼后,王震军问陈子寒:“去哪?”

    “肚子饿了,吃夜宵去!”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问王震军了,毕竟二十年过去,记忆都模糊了。

    不只很多事情想不起来,连一些应该认识的人,都变得不认识了。

    “我不想喝酒了,你也别喝!”王震军以为陈子寒还想喝酒。

    “不喝酒,就吃东西。晚饭时只顾着喝酒,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饿了。”

    “好吧!”

    学校附近大排档还是挺多的,而且生意都很火爆。

    室外已经没有空位,两人在规模最大的那个大排档里面挑了个位置。

    陈子寒拿过菜单准备点菜的时候,王震军突然扯了扯他的衣袖。

    “干吗?”陈子寒一脸疑惑。

    王震军努了努嘴巴,很古怪地说道:“看看你右后边。”

    陈子寒侧头一看,却是一群女生坐在角落里。

    她们应该更早来,快吃完了。

    有几个女生模样还可以,坐在他们侧位的那个高个子女生特别与众不同。

    刚巧那女生脸转了过来,于是陈子寒就看到一张很明媚的俏丽脸蛋。

    她身材挺高,坐着依然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乌黑的长发高高盘在头上,露出天鹅颈般秀长的脖子,鼻梁秀挺,眼睛大而灵动,眉毛浓密,皮肤白皙,嘴唇红润而饱满。

    隔着一定距离,陈子寒都能感觉到一种让人很有压力的美。

    虽然有点面熟,但陈子寒并没第一时间将她认出来。

    他还是举起杯子,冲那漂亮女孩示意了下,还灿烂一笑。

    没想到的是,那女生在看了他们几眼后,居然起身走了过来。

    一身飘逸的白色长裙,及那份自上而下的傲然,让陈子寒想到了古装剧中英气逼人的女侠——可惜手中少了柄剑。

    “又是你。”她站在陈子寒半米左右的地方,居高临下看着他,漂亮的眼睛写满了讥讽:“还想再丢脸一次吗?”

    王震军赶紧挺直身体,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陈子寒眯着眼睛看着不请自来的漂亮女生,“自我感觉怎么这么好?我吃夜宵妨碍着你了?”

    他这话一出口,漂亮女生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坐在陈子寒对面的王震军,惊的打翻了面前刚刚倒满凉开水的一次性杯子。

    茶水从桌上流到他的裤子上,他赶紧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抽了张纸擦裤子。

    “我拒绝了你,就当做不认识我了?”漂亮女孩一脸轻蔑:“还未长大的小男生,做事情总是这么幼稚。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陈子寒仔细打量了几眼后,终于恍然大悟。

    罗晓菲,他重生之前一起喝醉的那个女人。

    认出罗晓菲后,陈子寒又想到了刚入学时候那件后来经常被人取笑的事情。

    大一军训的时候,他和几个男生吹牛逼,说能撩到任何一个漂亮的女生。

    在其他同学的不信和怂恿之下,他居然拦下罗晓菲这个大家公认的医大女神,要请她吃饭。

    结果当然是被拒绝。

    只是他的记忆中,自己没将这当一回事,一笑就过去了,更没有喝醉。

    “她会陪我一起重生吗?”

    心念至此,他笑了笑,轻声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南山路,外婆家。”

    原本一脸傲然的罗晓菲变得莫名其妙,“谁外婆?”

    那份愕然间的纯真和美,让紧张看着他们的王震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发烫的鼻子,脑袋有点空白。

    陈子寒站起身拿了瓶啤酒,“嘭”的一声打开后,倒了两杯,一杯递给皱紧眉头的罗晓菲。

    “敬你一杯,非常感谢你!”

    这一声感谢非常真诚,如果没有罗晓菲陪他买醉,说不定他不会有重生的机会。

    近距离看了罗晓菲两眼后,陈子寒微微感叹:年轻时的罗晓菲还真的好看,脸上的傲然消失后,眉毛和睫毛都很浓密的她颇有李嘉欣的味道。

    而且,身材很好!

    上学的时候,没和她真正交往过,真是可惜了。

    罗晓菲下意识地接过酒杯,但并没喝,只是冷着脸看着脸上写满洒脱的陈子寒。

    这男生,给人的感觉与下午莫名其妙拦住她,要单独请她吃饭时候完全不一样。

    嘴边两抹黑色没有了,一张脸干干净净。

    脸虽然看上去还有点点稚嫩,但一双眼睛却给人以沉稳甚至沧桑的感觉。

    陈子寒喝光了杯中酒后,再举着空杯向罗晓菲示意了下。

    “很高兴能见到年轻漂亮的你。”陈子寒似笑非笑地看着罗晓菲,以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虽然你今天拒绝了我,但我相信,以后你一定会喜欢上我。”

    罗晓菲辞去收入不菲的工作来投奔他,这辈子,他不可能再放过罗晓菲。

    或许这就是拯救罗晓菲和他自己的办法。

    还有,这等美女,留给别的男人实在太可惜了。

    罗晓菲刚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我的预感很灵的,我猜今天晚上肯定有大事发生,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赌。“陈子寒略带玩味地看着脸色不善的罗晓菲,很自信地说道:“以后你肯定会喜欢上我,不信也可以打赌。”

    今天是2001年9月11日,这个注定会被全世界记住的日子。

    “卧槽!”想到这个事件的时候,陈子寒突然用力拍了自己大腿一掌。

    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已经九点半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即使他现在示警,也是避免不了悲剧的发生。

    更何况,没有人会相信他所说。

    “什么意思?”罗晓菲退后了一步。

    这个她有点看不懂的男生在搞什么鬼?

    拦路告白失败后神智错乱了?

    陈子寒微微一笑,“要不这样吧,如果我今天晚上的预言成真了,你请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