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八章 十二席决策树(三)

    “为什……”燕拙的话才说到一半,便见到图灵突然变形,像是长蛇一样,从他的手心中滑了出去,轻盈地落在了地上。

    那刚刚还无比坚韧的身躯在空中收缩,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巴掌大的银色小球,借助内部的精细运动和下落的势能,猛地弹了出去,在机舱墙壁之间不断碰撞,不过瞬间便抵达了通道的尽头。

    “啾!”

    蓝色的集束光束与银色的小球擦身而过,燕拙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身边的铁塔。

    “铁塔!”他有些焦急地吼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燕哥,不要管图灵是不是好人,他已经说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铁塔同样焦急,扣动着扳机,但面对那每一次反弹都在加速、几乎拖曳出残影的银球,人类的动态视力实在太过弱小。

    蓝色的光雨划过机舱,但没有一发命中。

    “我?”燕拙被说得皱紧了眉头,他当然知道此刻情况紧急,不该对一个敌人手下留情,但他不是谢庄,就算经过了这样的生死危机,有了前进的勇气,他还需要面对一个难关!

    那就是为了生存杀死无辜者,甚至摧毁良善的凶狠与野性!

    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甚至不得不背负可能后悔一生的罪恶感,但很多时候,你甚至没有选择的机会!

    “铁塔说得对。”图灵挂在尽头的舱门之上,伸出一个空心的机械手,握住了门把,他以有些沧桑的声音,在队伍频道中说道:“我的好坏身份根本就无关紧要,你的优柔寡断会害了你,燕拙,特别是在这个世界!就让我们干脆的厮杀吧,为了生存而厮杀,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每一个活着的生物,这就是我真实存在的诗意!”

    说道最后,似乎苦中作乐,图灵笑了起来,笑声越发畅快,又在转瞬间随着中断的通讯戛然而止!

    他拉开了舱门,借着门把用力,毫不犹豫地就窜进了第四层,也是零号量子系统所在的楼层。

    看着这一幕,燕拙沉默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彻底想通。

    “也罢。”燕拙的眼神也坚定了下来,他咬着腮帮子,握紧了手中的集束枪。

    燕拙能从图灵的言行中感觉到,他是个好人,他扮演着反派,为了永生无恶不作,但这梦境中的人类是真的吗?如果他们是假的,图灵本身又是真的吗?他是机器,想要做个人类?还是蟹城中的人,被困在此地?

    燕拙再一次,为自己的弱小感到悲伤,不要说抵达美好的结局了,他甚至连探究真相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但……

    “走吧,我们去活着!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燕拙看了眼自己的队友,用眼神和表情,展现了自己坚定的决心。

    当他们一行人顺着通道,小心地爬到四楼的时候,舱室之间的通道已经全部被图灵打开了,沿着之前的地图前行,在存放零号量子系统的通道总部,一个厚重的金属门已经打开,内部的房间向外辐射着刺眼的红光,翻滚的红色雾气形成了强烈的丁达尔效应。

    花虎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说了句废话:“它,他已经进去了?”

    “显而易见!”

    铁塔回应着,紧张地端起了手中的枪,指向了那大开的舱门。

    当所有人都徒然寂静下来的时候,空中只剩下了红雾盘旋的曼妙景致,和电流的沙哑歌声,时间仿佛也因此慢了下来,直到一个瘦长的黑影划过了雾气,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嗒哒。”

    仿佛钟表抵达终点时那声优雅的卡顿,雾气散去,露出了影子的真容。

    那是一只银色的九尾狐!

    它的身躯完全由打磨得极为光滑的钢铁所组成,尖锐的耳朵不断抖动,双眼湛蓝,内里不断闪烁着一行又一行的复杂代码。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层层叠叠、不断聚合生长的尾巴,他们柔顺而规律地晃动着,像是金鱼的摇曳尾羽,又像是风中交织的杨柳,带着妖异的美感!

    这怪诞反常的生物,以其工业气息浓厚的精确和棱角,还有生物独有的随意与柔软,抓住了燕拙众人的视线,同时也魅惑着他们的心。

    【主线任务:寻找到泰坦工业智能核心。(1/1)】

    眼角的书页自动打开,黑色的字体划掉了那已经完成的主线任务,又在浑黄的纸张上形成了新的任务。

    【主线任务:摧毁邪恶的永生者集团(0/1)】

    【支线任务:杀死永生者-图灵(0/1)】

    看到众人愣神,那机械妖狐舒张着尾巴,仰头发出了清亮的啼鸣,接着,他开口说道:“现在你们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你是图灵?”步遥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她的声音颤抖。

    “当然,虽然很不想以这种丑陋的身姿与你们见面,但……我希望你们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一场屠杀!”图灵张开那美丽的狐嘴,露出了整洁的利齿,“当我与零号量子系统合而为一的时候,你们就已经失去最后的机会了,为了减轻你们的痛苦,我建议你们最好能够不要抵抗!”

    “你真的要杀死我们吗?”兔子也忍不住再次确认!

    “是的,我不愿意再浪费时间了,每在这躯壳中多待一秒,我的愤怒就高涨一分!”图灵徒然四肢发力,冲着五人冲了过来,“所以,有缘再见吧!”

    “啾啾啾!”铁塔反应最快,率先发动了攻击,而其余四人,自然也没有怠慢,遵循着之前的经验,瞬间组成了密集的火力网。

    但那银狐只不过轻灵腾跃,便轻而易举地化作了残影,在光束之间游刃有余地躲闪,短短三秒之后,它已经冲到了众人的面前。

    那九根美丽的长尾刹那蓄力,像是盛开的莲花,捅进了离他最近的,铁塔的胸口。

    “噗,呵,呵呵!”铁塔吐着血,但却洒脱着笑,他用力地将集束手枪怼在了近在咫尺的银狐面前,虚弱地说道,“你说的没错,图灵,就算死,我也要完成主线任务,我的家人还等着我呢!”

    “啾!”

    这么近的距离,刚刚才发动攻击的图灵不可能有任何的闪躲的空间和时间,这一发蓝色光束是必中的!

    但,在银狐的脑袋前,却架起了一道虚幻的,由0和1所组成的光幕,轻而易举地挡下了那发激光。

    “唔,怎,怎么可……”

    话都没有说完,铁塔已经化作了一阵粉末,消失在了梦境副本之中。

    杀了一人,图灵却无比平淡,只是凭空一跃,躲过了燕拙开的两枪,赞叹道:

    “打的不错!这游戏就是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