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浪潮十八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九章:爱情

    待到苏清越回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冷风刺骨,可是街边竟然有烤肉摊。

    甚至还有小火锅,有人就坐在冰天雪地里,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东西。

    苏清越完全理解不了,这些人是怎么御寒的。

    进院之前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心里想着,这个时候阿眸应该吃过晚饭了。

    推开门的瞬间,一股菜香味传来,顿时饿了。

    是广哥在厨房,正做饭。

    居然还挺专业,戴着个围裙。

    苏清越把厨房门推开。

    因为是租的房子,油烟机不是太好用。

    满屋子烟,瞬间跑出来,呛得苏清越连着咳嗽。

    广哥大吼一声:“别添乱。”

    苏清越这才把门关上。

    刚在客厅坐下来。

    阿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你今天一整天没理我。”

    “真的是一直在忙,这不是刚到家嘛。”苏清越解释。

    他听出来,阿眸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

    她总是这样。

    苏清越都能想象到,她现在的样子。

    蜷坐在床上,噘着小嘴,抱着手机,不远处肯定有一盒微辣的周黑鸭。

    苏清越随口问道:“今晚,阿姨给你做的什么?”

    “还能什么啊,妈妈总是老样子,她刚才问你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阿眸忽然压低了嗓音。

    明显是怕家里人听到。

    “你怎么回答的啊?”苏清越略有些担忧的问。

    “我还能怎么说,我就说快了呗,不行的话,月底开了工资,你回来一趟吧。”

    “这个月不行,下个月二十号发布会。”

    “二十号,时间都不够用呢,要加班加点了。”

    “哼,你根本就是不想回来。”

    阿眸有些生气了,这个时候阿眸的母亲在敲她的门。

    苏清越听到阿眸大喊:“来啦。”

    “你关的什么门。”阿眸的母亲问。

    “哎呀,不小心弄关上了。”阿眸不耐烦的解释着。

    苏清越忽然想到,总这么聊天也没意思。

    他们两个人总得做点什么。

    过了一会儿,阿眸的母亲离开。

    苏清越便在电话里,说道:“阿眸,晚上陪我一起玩游戏好吗?”

    “啊?”

    阿眸一怔。

    稍有一些犹豫。

    她从来没有玩过任何游戏,也一直觉得玩游戏都是男孩子的事。

    家里人也管她,管的很严格。

    这个时候苏清越,说道:“这是我们在推广的游戏。”

    “都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阿眸立刻答应了。

    接着苏清越给了她下载地址。

    广哥叫他吃饭。

    阿眸最后强调道:“我可都不会玩,你在里面要带着我。”

    “放心啦,下载好了,告诉我。”

    ADSL下载速率只有5兆,苏清越觉得怎么也得半个小时。

    他挂断了电话。

    看着眼前的一荤一素,他虽然知道广哥会做饭。

    可完全不知道,他这么强。

    广哥介绍说:“这个叫水晶豆腐,这个不用说了吧?回锅肉。”

    “广哥,你太强了。”

    “别拍马屁了,赶紧盛饭去。”广哥没好气的说道。

    苏清越二话不说奔向厨房。

    没想到广哥做完饭,厨房都是干净的。

    苏清越一边端饭,一边说:“广哥,你这贤惠劲儿,谁娶谁知道。”

    广哥不理他这套。

    打开冰箱门问他:“喝酒不?”

    “不喝,晚上还得干活。”苏清越说。

    “就一瓶啤酒。”

    “啤酒没劲。”

    他们聊着天,坐下来。

    广哥还没夹菜,便点着一颗烟。

    “你今天怎么没陪嫂子?”苏清越说着,夹了口菜放进嘴里。

    瞬间觉得人生得到了升华。

    广哥做的菜色香味俱全。

    刚要夸他,广哥喝了口酒,很随意的说道:“她回家陪老公了。”

    噗!

    苏清越一口米饭没咽进去,差点喷出来。

    他瞬间觉得不好了。

    整个人瞪大眼睛。

    想问怎么回事,又觉得没法开口。

    广哥倒是一脸没所谓。

    夹着菜,笑嘻嘻地问道:“怎么样?”

    “可以、可以……本以为的林阴小道,其实早已车水马龙……”苏清越好半天,才感慨道。”

    “禽兽,滚。”广哥笑里有怒的说道。

    苏清越回想着,宋小玄接自己。

    当时,他就觉得不太对,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如今看来,自己果然是没有猜错。

    倒是广哥一脸没所谓的样子。

    一边吃菜,一边问:“你今天工作咋样?”

    “还可以,进入状态挺快。”

    “据说你们陈老大是个暴脾气。”广哥喝了口酒,又抽了口烟,然后才夹菜。

    “是,我见到了,不过没对我怎么样,“,

    “也别大意。”

    “对了,广哥,我们公测时,你也跟着玩吧。”

    “行,没问题。”

    他们两个人说着,总算把尴尬躲避了过去。

    苏清越不知道,自己下次再面对宋小玄,应该叫她一声什么。

    他说不清广哥到底是个什么人。

    好人?坏人?

    似乎都不是。

    多年以后,他面对久未见面的兄弟,这样评价广哥。

    “他是个满身伤痕,不断伤害渣女,又经常被伤害的渣男。”

    很多人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许人生有些东西确实无法为外人道。

    而苏清越此时也还不知道,广哥未来的故事,会经常和宋小玄纠缠在一起。

    直到有一天。

    广哥去往南方的一座城市,成为某家互联网公司的高管。

    他和宋小玄的故事,才算彻底结束。

    结束的时候,那真可谓是:波澜壮阔,地动山摇。

    以为不在乎的。

    最后却成了最在乎的。

    吃完饭,苏清越主动承担了刷碗刷锅的任务。

    接着,他回了自己的屋子。

    给阿眸发了个信息,问她装的怎么样了。

    阿眸回复他已经装好了。

    接着他们便进入了游戏。

    阿眸看着那些角色。

    男男女女的,还有各种门派。

    武侠大世界的丰富度,并不比那些国外的游戏差。

    他包含了十大的主要功夫类门派。

    经典武侠里的各种NPC,均有还原度极高的再现。

    甚至还有更夸张的散修。

    “哥哥,我觉得这个好看,玉女派。”阿眸在电话里说。

    和多数女孩子一样,在阿眸看来,角色漂亮的是第一位的。

    “玉女派的话,咱俩从新手村出来,可就不一样了。”

    “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我选的门派,不可能在这里出生。”

    “那不行,你必须选择玉女派,和我在一个出生点,要不然我不玩了……”

    “可是……”

    “可是什么呀,我忽然想起来,古墓派不收男弟子,可是不还是收了杨过嘛。”

    被阿眸说的没有脾气。

    也不知道,这要是公测以后,怎么和大家说自己到底选了什么。

    最后苏清越无奈的答应了阿眸。

    什么武侠迷,什么六大派。

    在阿眸的眼里,只有听我的就对了。

    这个时候阿眸又说:“我的名字叫蹴罢秋千,你呢?”

    苏清越只片刻,便说道:“PK时发型不乱。”

    接着,他们挂断了电话,进入了新手村。

    慢慢的阿眸学会一点了。

    知道了什么叫NPC,什么叫任务点。

    什么是怪物。

    甚至还学会了发技能。

    阿眸一直在笑,觉得游戏很好玩。

    她要求苏清越,以后每天都陪她玩。

    没想到阿眸,竟能玩的这么上瘾。

    苏清越顿时对产品本身,有了更多想法。

    那天晚上,他们玩到快两点。

    阿眸才在苏清越的催促下睡了觉。

    苏清越也才得意躺到床上。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阿眸再见面。

    阿眸的父母会怎么说?

    想着,想着他睡着了。

    没有任何梦,直接到了第二天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