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浪潮十八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五章:肖玉

    从陈峰办公室出来。

    人事专员吴必在门口等着,“郝经理有事先去忙了,我带你去你们部门吧!”

    然后他领着苏清越,穿过狭长的走廊。

    背景墙上贴着的,是企业活动时的照片。

    还有每月最佳员工的照片。

    苏清越看得清楚,是个品牌市场部的人。

    但不是关迩。

    吴必说:“获得最佳员工次数最多的人,到了年底公司还会给神秘奖励。”

    “好。”

    苏清越记住那个人了,名叫师帅。

    剃着平头,目光锐利,甚至有点凶,怎么看都不太像好人。

    郝文星介绍:“互动娱乐事业群,有四个部门,分别是:市场部,渠道部,运维技术部,和客服。他们在内部和你是平级的,公司还有办公软件事业群,安全项目事业群。”

    “明白。”

    苏清越点着头。

    他又说:“互动娱乐市场部,下辖三个组,分别是媒介公关,活动与文案组。”

    苏清越点着头想说:自己的岗位要求,和公司发的Offer,说的很清楚了。

    根本不需要你来介绍。

    可看他得意洋洋,还挺带劲。

    苏清越想想,不怕人多说话,就怕人不说话。要是能有点不同的信息,也不错。

    他于是耐心听着。

    “媒介公关组,有四个人,主要是负责媒体沟通,广告计划的制定和投放,还有后期数据的分析整理。”

    “活动组主要是负责:市场活动的策划和执行。负责和公关公司沟通,以及后期的协调。由于咱们公司,很多活动和地面推广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他们和渠道部门接触密切。”

    “文案部,不用我介绍了吧?无非就是写稿,和一些策划案的撰写。”

    “嗯,不用。”

    苏清越点点头,他们走到互动娱乐部的工位。

    人事给大家介绍了他。

    这之后部门,在会议室里开了个会。

    每个人做了个自我介绍。

    苏清越初步认识了自己部门的人,了解了他们的工作范围。

    过了一会儿,他也加入了工作群。

    拿到了公司以前的媒介公关文案。

    从这些文件中,他发现自己在此前的判断是准确的。

    华络的产品没有问题。

    问题在于宣传推广上的定位。

    而且如果是这个思路,效果肯定差强人意。

    是时候改变宣传策略了。

    他想着,PR组名叫肖玉的女孩儿,私聊他,想和他去会议室说事。

    苏清越想起来,她是主要负责网络媒体对接的。

    刚才他在查看文案时,发现了网媒的数据。

    相较于平媒,网媒的数据干净精准,并且能追溯到数月之前。

    不明白这些数据为什么没人用,也没人提及。

    因此苏清越对她印象深刻。

    她一张六七十年代美人的脸庞。

    很古典美。

    谈吐举止也是如此。

    虽然现在只负责对接南方一家游戏网媒,却把其他网媒的数据也统计了。

    苏清越和她去了小会议室。

    两人坐下来。

    苏清越给她端了杯水。

    他发现肖玉古典美的脸颊上,缺少了点生动。

    怎么回事,整容?

    一个闪念划过去。

    “苏经理,我想辞职。”

    肖玉一句话,便将他从胡思乱想中拽回来。

    “嗯?”苏清越扬了扬眉,又想起那些数据,他问:“你还没过试用期吧?”

    “对。”

    “可以说说为什么吗?”没想到自己刚到任,就面对下属离职,苏清越很郁闷。

    “这不是您的原因。”肖玉的声音很好听,可脸上依然有点不生动。

    “我刚看了,你做的网媒数据总结,还有针对网媒的策划案,你完全胜任现在的职位。所以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做的吗?”

    苏清越说着,发现肖玉在听到,他看了她的文案数据时,眼睛一亮。

    不过转瞬,却更加失落了:“那又如何,我只是小小的媒介,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还没说你要改变什么呢?”苏清越一摊手,表示无辜。

    “我认为我们的投放比例是不对的,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互联网的浪潮早就来了,应该从平媒向网媒过渡,而且这都是有数据支持的。”

    “你要改变的是这个?”

    “沈庆答应过我,公司会做出调整。可他最后失败了,公司投放策略,没改变。”

    知道她说的是上一任市场部经理。

    苏清越明白了,她是有心无力。

    就像自己那样,想在报业集团,做出一丁点的更改。

    却始终郁郁不得志。

    这对混日子的人来说是无所谓的。

    可对有追求的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我不建议你走。”苏清越直截了当,“每个公司都像一列火车,我们是乘客,没可能改变它既定方向,因为那就像铁轨。即便,你去了别的公司,也不能保证他们的策略,一定符合自己的想法。”

    “我可以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公司。”

    “这世界没有绝对的适合,”苏清越说:“如果你到了另外一家公司,两三个月后,又发现了不适合的地方,难道再次选择放弃吗?在底层挣扎的时间越长,沾染的不良习气越多,这恰恰是职场大忌。”

    “下一次,我会谨慎一些。”

    “上次,不谨慎吗?”

    苏清越这么一问,肖玉愣了一下。

    接着又听他说:“事实上,当你是普通员工的时候,你可改变的本身就很少。”

    “所以……你想怎么样?”肖玉发现她辩论不过对方。

    “给我三个月时间,我会让你看到这列车是怎么转向的,如果那时你还想走,我绝不拦着你。”

    “沈庆也是这么说的。”肖玉不服气。

    “沈庆总想和列车博弈,抢老板方向盘……”

    “那你呢?”

    “我选择搬动道岔。”

    “谁是道岔?”肖玉瞪大眼睛。

    “媒体就是道岔,我是媒体人出身,我有我的办法。”

    “你就这么自信?”肖玉有点不服气。

    “我一直觉得,当你全心全意梦想着什么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协同起来,助你实现自己的心愿。”

    “……”

    一瞬间,肖玉不说话了,望着苏清越。

    这位新来的市场部经理,和前一任沈庆很不一样。

    她猛然觉得,跟着他,要比跟随沈庆跳槽好得多。

    这可能是她一次小小的赌博。

    不过转瞬,她想试一试。

    苏清越这时说道:“肖玉,过几天,我会在你对接的那家游戏类网媒试水。我需要你把他家的数据,做的再详细一些。一二三级页面都要有。”

    “明白。”肖玉的脸,依旧那么僵硬。

    苏清越其实心里明白,肖玉想离开,除了巨大的不满。

    主要还是他的上一任挖她。

    习惯了小城市那种死板的,每天都是固定面孔的工作。

    苏清越觉得,自己也要尽快适应,这种人员的流动性。

    从会议室出来。

    苏清越写了他对宣传推广定位调整的建议,同时还附带了他写的样稿。

    该文件抄送给了文案组与PR组的人。

    他发起了下午三点的会议。

    看表还有二十几分钟,于是从座位起身,去了茶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