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浪潮十八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三章:广哥

    接苏清越的朋友姗姗来迟。

    让他在冰天雪地里,等了足足一个小时。

    苏清越倒没生气,因为等车时,他还看到无数因为迟到,感到抱歉的人。

    只是太冷了,冻得他脚都快没知觉了。

    幸好旁边有个迟到的男人,给他的朋友讲了个笑话。

    大致是说:“在三元桥,一辆开得很慢的捷达,见横穿马路的人,便踩死刹车。可车还是向前滑。最后不是撞到人,而是推着人,向前滑啊滑……”

    “足足滑了快一个路口!”

    说的人是个胖子,只见他幸灾乐祸,声情并茂,手舞足蹈。

    直接逗笑了冻僵了的苏清越。

    广哥就是这时候来的,坐着一辆帕萨特。

    他下车朝苏清越打招呼。

    苏清越差点没认出来他。

    因为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是几个月以前了,那个时候广哥还没扎起来辫子。

    身子比现在要胖一些。

    不过当他一走进,浓浓的艺术家气质,便显现出来。

    大冷的天,穿破洞的裤子,毛衣是高领的,嘴里叼着个根烟。

    月牙眼一弯,上来就是句川音口头语的骂人话。

    然后是抱歉,接着是解释。

    “雪太大了,路上各种车祸,我俩提前两个小时就出来了,居然还是迟到了。锤子哦……”

    苏清越笑着,连说没事。

    广哥真名周广,是苏清越高中师姐,彭清敏的男友。

    他是川府垒州县人,当年川府师大的校草。

    父亲当年乃一镇镇长,大学人送绰号:衙内。

    苏清越第一次见他。

    只觉得他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

    不过慢慢又觉得,他为人豪爽仗义,颇有袍哥气质。

    当年苏清越通过师姐认识了他。

    二人简直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后互留电话与QQ,单线联系至今。

    是广哥推荐他,去华络公司应聘,并且给了他职位的讯息。

    苏清越心中感谢广哥帮助自己,也感谢师姐。

    上车刚想和师姐打招呼,顺便想说,师姐混的不错,车都买上了。

    不过他这话还没出口。

    就发现驾驶位的女人不是师姐。

    广哥这时给女人介绍起苏清越:“小玄,这就是清越,笔名AK47。在一个都市报,能开辟出互联网讯息的专版,还办的有声有色。”

    “你怎么不把他挖到你们单位?”叫小玄的女人笑着问。

    “我们庙太小了。”广哥直截了当的说。

    女人回过头,朝苏清越点点头,说了句:大才子好。

    她长得算不上漂亮,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成熟的让人无法严肃的风韵。

    穿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淡淡的不明味道的香味。

    苏清越判断,她与广哥,至少有十岁以上的代差。

    “清越,这是宋小玄。”广哥回过头给他介绍。

    苏清越心里一怔,脸上没带出任何惊讶。

    他叫了声:“你好,玄姐。”

    不清楚他和师姐为什么,车子这个时候驶上马路。

    北方的雪,苏清越以前只在电视和杂志上见过。

    洁白无瑕,纯洁如玉。

    可如今看到车子碾过,人踩过的地方,全变成了黑色。

    他觉得也不过如此。

    车子驶入西关村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和去年不一样了。

    去年这里的楼体广告牌,还都是些国外的品牌。

    什么英特尔与微软之类的。

    如今很多却换成了国产互联网公司。

    什么鸿宇,东方,同行旅游这类的。

    很多都上市了,成就了无数富豪。

    苏清越看着这些广告牌,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他们。

    他们是时代的玩家,牌桌上的牌手。

    而不是被巨浪撵着的佣众。

    过了一会儿,车停在郭老汉羊蝎子的门口。

    他们进了饭店,趁宋小玄去洗手间。

    苏清越实在没忍住,问道:“广哥,你和师姐这是……”

    “分了。”广哥说话间,又点着一颗烟。

    “算了,我不问了。”苏清越理解,感情这东西太复杂了,没法说。

    可广哥却不以为然:“我告诉你,我被你师姐捉住了。”

    “捉住?”苏清越瞬间瞪大眼睛。

    “不可描述。”广哥把烟灰弹在烟缸里,看似没所谓,可能是走出阴影了。

    “……”

    苏清越一时觉得自己三观碎了一地。

    为他和师姐的感情感到惋惜。

    他很想替广哥说一句,师姐你原谅他一次吧。

    可这话几年之后,苏清越就再也说不出了。

    因为师姐原谅广哥,已经不止一次。

    而是一次,一次,一次,动次打次……

    菜上来了,他们吃起来。

    苏清越的身子彻底暖了过来。

    说起华络,宋小玄微笑着问:“你是去互动娱乐部,做市场部经理对吗?”

    “对。”

    “嗯,那你还是要多注意一些。”宋小玄煞有介事,像长辈对待小孩子。

    “怎么了?”苏清越皱皱眉,一时摸不清,她后面要说什么。

    “互动娱乐市场部,是华络最近才成立的部门。以前不管网络游戏,还是华络办公软件都是到划到品牌市场部的,现在你们的成立,分割了他们的权力,他们内部是很不满……”

    对公司内部斗争,苏清越早就见怪不怪了。

    毕竟南都是个小城镇,都市报所在的报业集团,更是势力众多,明争暗斗的。

    华络又是个综合性的软件公司。

    不只有办公软件,还有翻译,以及其他系列的产品,现在又多了网络游戏。

    矛盾不可能没有。

    所以苏清越关心的不是对方不满。

    而是另外一个东西,叫做权力以及权力背后的利益。

    双方的权力从属。

    他喝了一口可乐,耐心听着,宋小玄的话。

    “你们成立之初,公司一切品牌类,都归品牌市场部管,包括网络游戏;而你们部门,只管专业类游戏媒体。后来为了便于操作,就形成了对口的平面媒体归品牌市场部,网络方面归你们……”

    “华络目前整个公司产品层面的推广,依然是以平面媒体广告和发稿为主,所以你的权限很小。在你之前,有一任部门经理,才干了不到三个月,就被挤兑走了。”

    广哥插话了,告诉他华络的内部情况。

    苏清越一皱眉,知道这是最核心的问题。

    因为对他来说,如果大家平行推广,只是普通的方案竞争关系还好。

    可钱是个问题。

    老板不会出两份钱,推广一个产品。

    如果公司的制度天然有所倾斜,那么这个性质就变了。

    他不由得皱起眉,问道:“品牌市场部推广公司的游戏产品,所花出去的钱,都是我们互动娱乐部门的费用,对吗?”

    下一刻,宋小玄的,果然印证了他的猜测。

    她说:“网络游戏的钱,当然是你们出。”

    苏清越愈发感觉到局面复杂。

    因为对方如果用了这笔钱,自己就没了。

    联想到刚才,宋小玄说平面媒体,都是找品牌市场部。

    很显然上一任的部门经理,根本什么都施展不出来。

    因为他改变不了公司。

    我也改变不了,苏清越失望的想着,头脑却在这时忽显灵机。

    他忙道:“广哥,下回你媒体间有聚会,麻烦你叫上我,我想和大家熟悉熟悉。”

    “放心吧,这周末咱们就去见几个兄弟。”广哥爽朗的答应下来。

    苏清越相信媒体出身的自己,虽然改变不了公司,但可以改变媒体。

    他从心里感激广哥,觉得这个宋小玄不简单。

    后来吃完饭,宋小玄离开。

    广哥告诉他,她在国内排名前三的公关公司就职,和各大科技公司都有关系。

    他们聊着天回了合租的地方。

    那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他们均分了房租,一人七百五十。

    看着屋里简陋的设施,竟然连个电视都没有。

    苏清越想,七百五在南都都可以租个三室一厅了。

    他完全不想不到,多年以后当他是富豪了。

    有一次,喝多了问手下人,钱够吗?

    手下人告诉他,当年他七百五租的一间屋子,如今已经要五千了。

    苏清越啊了一嗓子,酒一下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