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浪潮十八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二章:憧憬与不舍

    苏清越等了一晚上,直到天明,手机也没再响一下。

    他心里有点难过,这么多年来,他和阿眸的相处,每次都是他主动示弱。

    可感情生活就是这样,谁主动谁落败,没人觉得,你是在乎一段感情。

    这么多年,苏清越早把这条经验,总结的滚瓜烂熟,可还是无法改变这个局面。

    上午,他直接去了市中心的真维斯专卖,买了件薄薄的羽绒服。

    如今已经热起来,羽绒服都在打折,只花了很少的钱。

    下午他开始打包了。

    几件衣服,其实都是夏天的。

    重要的是,四个册子。

    这是他为新东家准备的。

    写着平面纸媒的是:华络公司三年内发的新闻稿,行业稿,深度稿的剪报。

    另外一本也是如此,只不过换成了网络媒体。

    这些上面都勾勾画画的,记满了他的分析。

    另外一本,则全都是数据。

    对比了平面纸媒和网媒不同的统计数据,提出了一些设想。

    和一般媒体人不一样,苏清越很早以前,就摸索出一套数据分析法。

    精准的提升内容质量,锁定读者。

    在南都这样的小城市,他敢说自己是第一人。

    最后一本就是他的想法,和具体执行的案例了。

    他早就想做这件事了,只是这个理想不可能在南都实现。

    在南都这样的小城市,他早就明白,面对那些老顽固,你别想把他们说明白。

    “鸡同鸭讲……”

    苏清越当时很不满,背地里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今天他决定,不辞而别。

    晚上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怅然若失,很难受。

    实在没忍住,便骑车子到了阿眸家楼下。

    报业集团的家属院,最里面的那栋。

    二楼的位置,是阿眸的窗子,那里亮着光。

    有那么一瞬,他忽然觉得心很凉。扭头就往回骑,并且告诉自己千万别回头。

    不管多少年的感情,都不要再回头。

    第二天,他不再留恋什么,去了车站。

    出示车票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下这座小城。

    新高楼正在取代旧高楼,到处都是施工队,似乎是要把这座城,重新翻新一遍。

    很快,检票员又把票还给他。

    苏清越上了车,阿眸的电话是在这时打过来的。

    “你在哪里?”清澈的声音中,含着巨大的委屈与愤怒。

    苏清越第一时间听出来变化。

    不但没感到害怕,反倒有一种得意,令他差点笑出声来。

    “火车站。”他刻意压低了嗓音,显得很冷静的同时,故意表现的很生气。

    “我问在哪趟车,你快告诉我啊!”

    猛然间,阿眸哭出来。所有高傲荡然无存。

    拔高的音调里,混杂着无尽的委屈。

    苏清越再也忍不住了,他说着自己的车次和车厢号。

    便逆着人流,向外狂奔。

    可刚到门口,车门便关上了,老式火车传来一声长鸣。

    车子晃动了一下,隔着脏兮兮的车窗,他看到阿眸冲进站台。

    一边哭,一边跑。

    他向她招手。

    她看到了,拼命的追。

    只是车子越来越快了。

    苏清越这时也没了那股得意劲儿,拿出手机,不停的示意她打电话,别再追了。

    这是阿眸第一次他服软。

    多年以后,苏清越成了富豪,指导起年轻人的感情。

    动不动就说,你嫂子当年如何追我的。

    其实,真实答案就是字面意思——那次追火车……

    告诉他们,感情和商场一样是博弈。

    但在那时,苏清越其实根本没这么潇洒。

    眼见阿眸消失在视野中,他忽然觉得什么东西模糊了视线。

    用手去擦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哭了。

    阿眸的电话在这时打过来。

    “你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因为追车,因为抽泣。

    阿眸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口气像小孩子在撒气。

    “我没不要你,我只是去平京工作,等我安顿好了,你也可以过来啊。”苏清越确实没想过分手,他一开始只是很失望,没想到阿眸会在最后一刻服软。

    “过去?”阿眸的声音明显顿住。

    她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家,怎么可能去平京。

    那么远的地方。

    电话里苏清越的声音,又传过来。

    像是大人教育孩子。

    “阿眸,我坚信我对这个时代的判断是准确的,迟早有一天……”

    “我不想听这些,我就想你回来。”她没头没脑的撒气。

    “我再回去,估计要过节了。”

    “不行,我离不开你。我已经适应你给我写稿子,你帮我设计版面,你每天都哄着我,你每天都给我送早饭……”阿眸话说到这里,忽然间说不下去了,她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这时才想起苏清越的好。

    心中无比后悔,应该早早把苏清越拦住。

    应该听他说话的。

    “以后我可以远程指导你,你该成熟起来了。”

    “我不想成熟。”阿眸继续哭,不停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过节。”

    “真的会回来吗?”

    “你想我回来吗?”

    “我想你现在就回来。”

    “哈哈!”苏清越终于忍不住笑了。

    离别的痛苦,瞬间被言归于好的喜悦,取代了。

    两个人开始甜蜜起来。

    过了一会儿,阿眸提出了个尖锐的问题。

    “可是你不辞而别,我该怎么和爸爸妈妈说呢?”

    “实话实说,不要隐瞒,因为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们不会害你的。”

    “可他们会很生气的,没有编制,会让我们分手的。”阿眸担忧起来。

    “你想和我分吗?”

    “我不想,谁来说也没有用,我就是不想!”

    阿眸说着话,又开始抽泣。

    苏清越都能想象得到,她那个模样,撅着嘴,一边抹泪,一边在路上走。

    他相信阿眸,不会和自己分。

    阿眸在乎编制的根本,是在于父母的感受,家人的看法。

    可他坚信,她更在乎他们的感情。

    慢慢的,两个人都平复了好多。

    苏清越终于长出了口气。

    第二天早晨,车子过了黄河,温度越来越低。

    苏清越开始意识到,自己认为的冷和亲自的身体感受不是一回事。

    尤其当车子驶入平京的地界,他看到天地间白茫茫,立刻就傻眼了。

    南都这个时候,女孩子们早都穿上裙子了。

    可这里竟然在下雪。

    他从包里取出薄薄的羽绒服。

    待到下车,却发现这件羽绒服根本没用。

    那种裹挟着湿气的刺骨的寒风,瞬间有一种被扒光了的感觉。

    那一刻,他怅然所思,想念起阿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