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浪潮十八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一章:分歧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阿眸,我想去平京工作了。”

    苏清越一句话,把女友阿眸惊的,一口卡布奇诺的奶泡在嘴里,半天说不出话。

    她愣愣地看着他。仿佛在看另外一个人,却又是很熟悉的那个人。

    星巴克人很多,这是南都市第一家星巴克。

    已经2003年了,但对南都这样的小城市来说,星巴克依旧代表身份。

    旁边的人说着什么,阿眸却一句也听不见。

    见阿眸不说话,苏清越又道:“他们给我发了offer,是去做市场部经理。一间很大的软件公司,他们新成立的互动娱乐部门,是做网络游戏的。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哦。”

    好半天,阿眸才挤出来一个哦字。

    但脸色明显变了。

    她明显是生气了,稍微有点婴儿肥的脸蛋上,因为生气,鼓鼓的。

    死死咬着嘴唇,模样一点也不像二十多的成年人。

    更像十六七的少女,有些不懂事的少女。

    尤其是加上清新的蓝白格裙子,和那双透亮的明眸。

    事实也是如此,他们从大二相恋,如今已经五年有余。

    阿眸一直就是这个模样。

    不同于其他女孩儿,她不爱慕虚荣,不在乎金钱这些东西。

    别人都喜欢找个有车有房的男友,她却偏偏选中了苏清越。

    一个出身在怀文那种小城镇的男生。

    长相倒也清秀,但是眉宇之间总有一股桀骜之气。

    苏清越在机关大院长大。

    因为天资聪颖,过目不忘,成绩自然斐然,被学校老师各种优待。

    直到有一天,他恶意破坏学校进口的实验设备,被开除。

    从品学兼优,到朽木不可雕,连一宿都没用。

    后来父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安排进另外一所学校。

    苏清越渐渐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

    可是每当回忆起往事。

    他除了坦诚错误外,都会抛出一句“人不禽兽枉少年”的话,做人生总结。

    阿眸一想起自己被他逗得,咯咯咯直笑的场面。

    就会觉得自己驯服了一头猛兽。

    得意感油然而生。

    不过母亲却因为苏清越出身小城市,强烈反对他们在一起。

    幸好阿眸的父亲,是市书法协会的办公室主任。

    而苏清越也从八岁就开始练习书法,大学就开始修习狂草。

    一本孙过庭的《书谱》是床头必备。

    他于是随手写了幅六尺全开:“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这事令阿眸父亲很震惊。

    震惊的不是他的字颇有魏晋遗风。

    更重要的是这副作品背后,透露出来的不羁和洒脱。

    字如其人啊!

    言家历来是阿眸的父亲当家。

    后来苏清越进了市里的都市报,成了一名记者。

    如今已经一年有余,再过几个月,苏清越就会拥有编制。

    言家人也都等着这一天,因为男人有了编制,才有面子。

    才配得上自己女儿,当然这样的想法本身也可以理解。

    “八月份我们就转正了,还有几个月。有了编制,就可以结婚了。”

    好半天,阿眸终于开口了。

    苏清越这才放下心来,只要不是不说话,认真沟通就好办。

    “我知道,可这是一次难得的次机会,”他解释起来,“改革开放初期,抓住机会的人,哪怕能力不是太强,一样能赚到大钱。九十年代末期涌起的那些科技富豪,更是如此……”

    “等等,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和往常一样,阿眸冷冰冰的,打断他的话。

    冷静一直是她的优点之一,以前苏清越常常这么告诉自己。

    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常常体味到,怎么冷静中还有点刻薄的存在。

    一种让人不能放手一搏的束缚。

    “当然有关系,为什么他们能行,我们就不能行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这次去平京看到,那些巨头正在进入这个领域。他们的嗅觉一定很灵敏,而且我的观察是一个时代,十五到二十年,一定会有一批人站起来,我希望那个人是自己。”

    “做游戏怎么可能发财?你见过做游戏的人发财吗?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人吗?相反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玩物丧志。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请你去做市场部经理。”阿眸把可乐重重放在桌子上,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看,看起来有些幼稚。

    “我可以做的很多,我更懂媒体,我知道该如何做市场推广,我有对应的经验。因为一个产业起来,相关的行业,包括媒体也会崛起。这样的话,他们需要专业的人员,所以我那天给他们投了简历。”

    “就是说你觉得自己是富豪了?”阿眸冷笑一声。

    “你不要嘲笑我好吗?”小城市来的苏清越,在某种程度上一直被阿眸压制着,可是最近他越来越不舒服了,今天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说道:“我和你说正经的,我很想去,无论什么代价。”

    “不只这样,你还会失去编制,我爸妈最在乎这些。”阿眸提醒他,颇带一些威胁的意味。

    她越说越平静,但也越来越冷。

    苏清越知道,她真的生气了。

    可生气就生气吧,他实在是被报业集团的沉闷作风,憋疯了。

    有时下班走在路上,他甚至会羡慕起清洁工人。

    “什么时候我的工作,也能让我耗尽体力!”

    他觉得自己就是鱼缸里的鱼,能吃得上饭,却得不到自由。

    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苏清越最近去了一趟平京。

    发现了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重要变化。

    而身为小城市的人们,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

    他们依旧活在编制的襁褓中。

    “你认为我们的感情比不过一个编制吗?”苏清越终于发问了。

    “……”

    这一问,竟然把阿眸问的愣住了。

    诚然她现在很生气,一来觉得苏清越做这个决定之前,竟然没和自己说;

    二来觉得他们就要结婚了,只要拿到编制就可以,怎么能说去平京就去。

    她实在没法接受苏清越,今天突然抛出来的难题。

    但真要说他们的感情,还不抵一个编制,却又不至于。

    愣了好半天。

    她才终于回过神来:“没有编制,我爸妈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所以你是让我做二选一?”苏清越很震惊,阿眸会用这种事来提醒自己。

    “我只是很诧异,你为什么放着编制不要,现在报业集团蒸蒸日上,每个月加上奖金都有三千了,以后肯定还会更多的。”

    “华络公司给我开五千五。”苏清越一摊手,说出自己的工资,那感觉像是五万。

    “他们凭什么给你开这些钱呢?”

    “因为我的能力啊,我给他们看了我写的文章,策划的专题。我告诉他们,我是怎么分析和研究,都和他们说了。并且把我对市场策略和想法都说了,五千五算少的了,只是因为我刚去。”

    苏清越没说,自己的得意之作——《盛放的礼花和未竟的可能》。

    这可是南都这种小城市的都市报,史上第一次和平京、松江、特区这种国际级城市的媒体,联合做专题内容。

    苏清越其实是发起人。

    但因为影响力不足,他主动让出了这个位置,给了平京青年报主编吕振斌。

    来换取参与者和撰稿人的位置。

    他以为阿眸记得这件事,但她其实早忘了。

    她提醒苏清越:“平京消费高着呢,五千五还不抵咱们南都的一千块钱。”

    “阿眸,你怎么不理解呢?这件事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阿眸瞪大了眼睛问。

    他们的声音明显加大了。

    苏清越没办法,只好说出了,那个他一直以来的担忧。

    “这次我去平京,看到了互联网的发展。我和那里的纸媒和电视媒体聊过之后,发现他们的收入都在锐减,不是百分之几,而是百分之几十的锐减,可是互联网的收入却在成倍的增长……”

    “那又如何?”阿眸打断他,完全没意识到危机就在眼前。

    “如果一线城市能波及,那么用不了多久,就会波及到我们这里。这是可以肯定的,到那时报业集团的收入锐减,工资也会下来的,甚至编制里都要裁人。”

    “这怎么可能呢?”阿眸忽然笑起来。

    “这怎么不可能?”

    苏清越有些忍受不了,阿眸满不在乎的样子。

    可是想想,阿眸不是一直如此吗?

    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就是凭借着给阿眸做高数,才获得了她的芳心。

    她的眼睛当然清澈,可是有时清澈的眼睛,未必有穿透力。

    如今报应来了,他颇有些无奈,身子往座椅上一靠。

    旁边一对母女,听到他的话,也不由得笑起来。

    两个人争执到这里,便僵持住了。

    多年的感情相处,让他们已经很少,像以前那么吵架了。

    相反沉默有的时候,才更恐怖。

    苏清越心中的担忧,开始缓缓升起。

    半晌,阿眸忽然开口问他:“你和叔叔阿姨说了吗?他们怎么看?”

    “我是成年人了。”

    “你既然是成年人了,就该知道这样的决定,也包括我们两家的家人。”

    “阿眸,无论我在哪里,心是不会变的,难道你不明白吗?”

    苏清越一把拽住阿眸的手,但阿眸瞬间挣脱开了。

    “别说这些了,苏清越你要是心没有变,为什么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有问问我。你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去做了。现在连位置都得到了,又来和我说告软,你不觉得自己很虚伪吗?”阿眸的声音大起来。

    “你从来就不给我这个机会啊?我每次说什么,你就无情的打击我。可你难道没发现,我判断是准确的吗?我早说BP机会消失,让你远房表弟,不要学修理;还让你好好学电脑,不要再用手写稿子了,这难道不对吗?”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行了吧?”

    阿眸越说越气,猛地起身,留下剩下的吃的,朝外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以往这个时候他就应该追出去了。

    可今天苏清越忽然觉得很累。

    累到浑身无力。

    旁边的母女看着他,不由得露出蔑视的目光。

    苏清越心想,也许你们都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吧。

    反正我说什么都没人明白。

    人有的时候就是孤独的,他如此想着,还是追了出去。

    周末的南都街头还是繁华的。

    人们都悠闲无虑的出来逛街了,大概他们还没意识到大时代的到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苏清越第一时间,看到了阿眸的背影。

    清清瘦瘦的,陪伴着他渡过了,大学四年,上班三年……

    每次吵架,都是他服软,追上去又是赔礼,又是说好话的。

    他忽然觉得很失落,不想再去追阿眸了。

    愣愣的站在街头很久,回过身。

    晚上他独自回了家,看看手机,阿眸并未打电话,也没有发过来短信。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可以走了。

    十点多的时候,母亲打过来电话。

    劈头盖脸便问,“你为什么好好的南都待着,要去平京,放着好好的工作不要。”

    无论他怎么解释,老人家都不理解。

    但最后老人家让他必须,放弃华络给他的这个工作机会。

    “网络游戏算什么!那都不是正经人做的!”

    老一代人不认可游戏。

    毕竟编制和婚姻才是正经人的铁律。

    老人家的噪音吵了很久,为了赶紧挂断,苏清越只好很含混的答应了。

    夜里,他躺在床上,怎么想都不是个滋味。

    觉得不被理解,怎么睡都睡不着。

    华络给他一个星期搬过来的时间。

    猛然间,他觉得根本不需要这么久。

    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决定深夜去火车站,买最近一趟去平京的票。

    深夜的车站排队的人不多。

    票卖得很快。

    只有硬座了,他觉得硬座就行,站票也无所谓。

    从车站出来,望着城市正在建起来的高楼。

    苏清越觉得,这一刻他和这个时代紧紧的粘合在一起了。

    可又有哪里不对。

    看来是又想阿眸了,每次吵架都会是这样的。

    心中颇有些无奈。

    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但还是没忍住,给阿眸发过去一条短信。

    “我后天五点二十的车。”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