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10 炁

    侯不夜飞在空中,下方是围观的人群,按照他的计划,只要落地时顺势一滚就能化解从高处下落的冲击。

    然而就在他将要落地的位置,忽然出现了一个推着滑板车的小男孩。

    80公斤的侯不夜,高速从五米高处飞跃而下,如果撞上小男孩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空中的侯不夜根本无法调整落点!

    侯不夜再次感受到周围的一切都变慢了,为了避开小男孩,自己身体的动作已经扭曲了,从蜷身两脚在前的标准落地动作,变成身体前伸,两臂前探,想要在相撞前将小男孩推开。

    此时大部分人都没注意到冲出来的小男孩,只有卢悦月转身向着落点冲去,想要在侯不夜撞上小男孩之前将他推开。

    但是似乎还是慢了一步!

    此时侯不夜忽然感到一股热流从丹田涌出,热流高速在身体内转了一圈,尽然全部涌入右臂之中,探出的右臂霎时间充满了力量,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憋闷感。

    侯不夜急忙将右手下压,一股无形的气劲从侯不夜的右手喷涌而出,先一步将前方的小男孩推了一个趔趄。

    小男孩一屁股坐到地上,侯不夜则一头撞上了停在地上的滑板车。

    这时围观群众才反应过来,所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太危险了!

    小男孩的奶奶拨开人群冲到孙子身旁,一把抱起惊魂未定的小男孩,立即开始检查他是否受伤了。

    这时的侯不夜仰头躺在地上,由于撞到了滑板车,落地的姿势自然无法控制了,是侧身砸到地上的。

    身体多处疼痛,侯不夜尝试挪动四肢,好像都没事,呼吸也顺畅,头脑也清醒,大概只有几处擦伤。

    万幸没撞上人!

    两缕长发垂落侯不夜的耳侧,眼前倒映着卢悦月精致的脸庞,笑容很是动人。

    这丫头竟然嘲笑我!

    杨珂也跑了过来,将侯不夜搀扶起来,拍着自己胸口说道:“真是好险啊!你差点就撞上那个小孩了!”

    小男孩的奶奶冲上来,一把揪住侯不夜的衣服,开始训斥起来:“什么叫差点!你害得我们家轩轩摔跤了,知不知道啊!摔坏了你赔得起吗?你们这帮小年轻,一点公德心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又是玩滑板又是跳楼的,撞到人怎么办?我跟你们说,我家轩轩要是摔出个好歹来,我……我让你们赔得倾家荡产!轩轩,告诉奶奶,摔疼了没有!……”

    小男孩倒是不哭不闹,瞪着大眼睛看着侯不夜,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呆了。

    看起来是侯不夜自知理亏,一声不吭,任由小男孩的奶奶一通狂喷。

    其实此时侯不夜的心中早已经在天翻地覆了,在“破妄之眼”提供的超慢镜头之下,侯不夜对自己推出气团将小男孩推到的经过,看得清清楚楚。

    一生中总会遇到几次这样的情况,你的内心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了,可是在别人看来你只是比平时沉默了一点,没人会觉得奇怪。

    这种战争,注定单枪匹马。

    卢悦月将小男孩的滑板车给拾了回来,这玩意还挺结实,一点破损都没有。

    小男孩拿到自己的滑板车,开心的笑了。老太太大概是说得累了,侯不夜一副呆滞的面孔,让她觉得毫无喷人的快感,悻悻然带着孙子走了。

    侯不夜心事重重,见到事情已经了结,便和三个朋友告别,骑着共享单车返回茶馆了。

    卢悦月则向杨珂要了他录制的视频,告别了那对欢喜冤家,独自返家。

    ……

    仙林别墅区。

    卢悦月推开家门,直接走下地下室。

    整个地下室都被改造成健身室,在房间的角落,一个肌肉结实的背影正在对着沙袋连续出拳。

    听到身后的声音,拳击手停下攻击,转过身来,帅气的脸庞明显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却依然棱角分明、目光锋利。

    卢悦月晃动着手上的手机,说道:“爸,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中年帅哥将两个视频反复看了数遍,特别是第二个视频,侯不夜落地前的那一段,几乎是一帧一帧地研究。

    “你说你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

    “侯不夜,是临安人,小佟男朋友的室友。”

    “临安,侯?”

    “爸,你知道他的来历?”

    “没听说过,不过你真的确定他身上有炁?”

    “我本来只是想找一个会跑酷的人一起录个视频,小佟的男朋友向我推荐他的,一和他接触,我便感觉到他身上的炁感了。后来我挤兑他,才有后面那个视频的。”卢悦月再次搓起自己的指头,回味和侯不夜握手之后的感觉。

    “从最后他推开小孩的动作来看,应该是掌握了炁无疑了。”卢父将视频定格在侯不夜推开小男孩的一刹那。

    放下手机,卢父的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月月,此人来历不明,传承也不清楚,还是不要和他继续接触了。”

    卢悦月一听就不乐意了,摇着父亲的胳膊说道:“爸,都二十一世纪了,你怎么还有那种老观点啊,有那个部门在,哪个武者不是老老实实的,要是坏人早就给抓起来了。你不是也让我多和别人切磋交流么!”

    “我是让你和那些名门正派子弟多交流,不是这种来路不明的人。”卢父搂住女儿的肩头。

    卢悦月尝试推开父亲,“切,那帮名门正派大多是修阳炁的,根本看不上我们修阴炁的。见到我就冷嘲热讽。”

    推,自然是推不动的,卢父将大手按在女儿的头顶,指尖拨乱了卢悦月的刘海。

    “孤阴不生、独阳不存、阴阳相长。练阴炁也好,练阳炁也罢,亦或者阴阳双修又如何,大家都是武夫罢了,一帮见识短浅窝里横的家伙。记得我曾经怎么教你的么?瞧不起我们卢氏形意的……”

    卢悦月接着说道:“用拳头教他们做人!”

    父女一番推心置腹,卢悦月将父亲安抚好,转身离开地下室。

    上楼梯的时候,卢悦月打开手机,看到屏幕中央有一个消息提示:

    【大圣:方便见面聊聊吗?】

    熄灭屏幕,卢悦月忍不住翘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