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9 滑板少女

    不用问老祖宗也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破妄之眼”,一定是这个让侯不夜能见到附身自己的掠剩鬼的能力,使他第二次看到沈萍的时候,发现她的脸上竟然没有五官。

    走出商场,侯不夜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用力呼出,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见到无面女的郁郁心情排出体外。

    商场外的小广场上,有几个少年正在玩滑板,其中一人可能刚做了一个高难动作,引发了围观少男少女们齐声喝彩。

    见状卢悦月停下脚步,双手环胸摆出一副王者君临的样子。

    场中一个带着棒球帽的青年男子连续两个横向转板180度的shuv it动作之后,加速跃起准备从预先摆好的纸箱上跳过。

    在围观少年们的惊呼声中,青年男子跳过了纸箱,却落地不稳摔倒在地,滑板向前冲出,直接奔着侯不夜他们所在的位置而来。

    只见卢悦月的身影一闪,便来到了侯不夜面前,一脚踩住了撞来的滑板,接着转头向侯不夜挑眉说道:“看着!”

    佟安娜也顾不得和杨珂争吵了,边跳边说:“哇!月月最棒!给小侯开开眼!”

    说话间,卢悦月小跳上板,短短两三秒内接连刷了四个shuv it,滑板就像直升机的桨叶在她的脚下转圈,侯不夜惊讶于这姑娘的细腰竟然有如此的爆发力,转滑板像转笔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厉害!”

    “姐姐好飒!”

    广场上的少年少女们虽然不知道这个双马尾姑娘是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并不阻碍他们为高手叫好。

    卢悦月用力一蹬,踩着滑板向着前方放在地上的纸箱冲去,而滑板的主人此时还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看着这个突然跳出来“踢馆”的姑娘。

    侯不夜眨了一下眼,忽然发现周遭所有人的动作都变慢了,跳起加油的佟安娜正在慢慢下落,少男少女们挥舞的手臂也变得僵硬起来,最关键的是卢悦月的动作不再是快得有些看不清了。

    只见卢悦月将前脚退到滑板的中段,后脚踏住板尾,在距离纸箱还有一米多远的地方便后脚用力下踩,整个身体随之跃起,前脚顺着板面滑到板头,两臂伸开保持平衡,连人带板从纸箱上空飞过,整个人就像黏在滑板上一样。

    卢悦月在空中将滑板拉平,再稳稳落地,侯不夜的慢镜头视野恰好在卢悦月落地的时候结束,一切都回复了正常。

    围观人群当场就炸了,卢悦月跳起的高度至少是三个纸箱那么高,大约一米二左右,动作干脆利落。

    “姐姐好棒!”

    “牛B!”

    落地后,卢悦月停好滑板,轻轻一踢,将其还给它的主人。

    我竟然能看到慢动作!

    难道也是“破妄之眼”的效果?

    但是这“破妄之眼”是如何开启的呢?又是如何维持的呢?

    侯不夜心中迷惑,各种想法百转千结,思绪一片混乱,根本没注意到周围看热闹的少男少女们正在叫喊着什么。

    杨珂推了推侯不夜,这才将发呆的侯不夜给唤回现实。

    “不夜,上吧!”

    侯不夜茫然脸:“上啥?”

    佟安娜兴奋地拉着卢悦月向侯不夜走来,“给大家表演一下跑酷啊,刚才月月都向大家介绍你了呢。”

    啥?为啥要我表演啊?

    卢悦月笑容清丽,运动过后刘海有些纷乱,两根马尾搭在肩头:“我和他们说,你才是高手呢,金陵第一跑酷高手,所以他们都等着你露一手呢。”

    神特么金陵第一!

    这丫头坑我!

    “吹牛谁不会啊!”

    “他要是金陵第一,我就是全国第一了!”

    “小姐姐好A,我们要看你表演!”

    围观群众一片嘈杂,特别是刚才被卢悦月借去滑板的棒球帽青年倒彩叫得最欢。

    侯不夜也是少年心性,觉得这是卢悦月报复自己拒绝和她一起录视频,加上周围人的撺掇,气氛起来,就有些上头了。两手对插,边活动手关节边说道:“那我试试呗,可能不一定有卢同学的表演精彩。”

    环顾四周,商场门口的小广场似乎并没有适合侯不夜跑酷发挥的地方。不过他得目光很快便集中到广场旁边的地铁出入口,一个钻出地面的三角形玻璃幕墙建筑,入口左右两端是两根五米高的柱子,撑着一根横梁,上面挂着牌子“新街口站4号口”。

    侯不夜指着柱子对卢悦月说道:“那我试试攀上那根柱子,要是成功了,你要答应一个要求。”

    啥要求回头再说,反正不能让这姑娘白坑我一回!

    “成!”卢悦月看了看地铁出口的柱子,露出可爱的笑容。

    姐姐我还真巴不得你能上去呢,这能证明很多事情。

    侯不夜比了一个ok的手势,穿过人群,向着地铁口冲去。

    “这小子害羞了,逃了!”

    “他要干嘛?”

    杨珂默默举起手机开始拍摄,他知道猴子要开始表演了。

    只见侯不夜向着柱子冲去,右脚踏在柱子光滑的表面上,将整个身体带着向上跃起,左脚再蹬一脚墙面,侯不夜又上升一截,最后右脚再一蹬,侯不夜上升的高度却没有之前高了,即便他在光滑的墙面上蹬了三脚,但是离能够摸到柱子的顶端还有一米多的高度。

    正当大家都以为侯不夜的尝试失败了,却见侯不夜将双臂平伸,两手扣住柱子的两侧,身体像壁虎一般贴在柱子上。

    借助两手的抓力,侯不夜两腿弯曲,脚尖踏在柱子的墙面,用力一蹬,身体又向上窜出一截,右手上探,堪堪抓住柱子的顶端。

    一通手脚并用,侯不夜终于攀上了地铁出入口的顶端。

    站到高处,俯瞰下方欢呼的少男少女,侯不夜的心态一下子膨胀了。

    一个念头从侯不夜的心中闪过。

    我还能做到更多!

    现在的我,比所有人都强!

    转身顺着玻璃钢顶的斜坡向下走,大家都以为侯不夜结束了表演准备从地铁出口顶棚上下来。

    然而谁也没想到,获得一些助跑的距离之后,侯不夜忽然转头沿着地铁出口的顶棚冲刺起来,沿着斜坡跑到尽头。

    侯不夜飞身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