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8 跑酷达人和无面女

    短发男生立即站起,拉着还没坐下的高个男生说道:“不夜,来,坐这边。”

    说话间便把侯不夜拉到双马尾女生旁边的座位,将他按下去,“月月,这是我室友,侯不夜。不夜,这是小佟的同学,卢悦月。”

    侯不夜一脸茫然,这是相亲么?

    老杨,我是要成为蜘蛛侠那样的男人,相亲是不是不适合我了!

    “你好,侯同学。”扎着双马尾的卢悦月,大方地伸出手要和侯不夜握手。

    “额,你好!卢悦月同学……”侯不夜显得有些拘束,和姑娘柔软的小手一碰便离开了。

    不得不承认,即便现在是素颜,眼前这位叫卢悦月的姑娘的颜值也是能够打九十分美女,精致的五官和小脸,恰恰是那种特别适合镜头的搭配,怪不得是小破站有十万粉丝的网红。

    杨珂的女朋友佟安娜呼叫服务员上锅底,杨珂则帮着大家倒饮料,一番兵荒马乱。

    谁都没注意到,卢悦月在握手之后,悄悄将自己的右手收到桌下,大拇指和食指指肚缓慢摩挲。

    寒暄几句之后,涮过一轮肉,卢悦月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侯不夜的面前,点开一个视频。

    视频是在晚上,灯光有些昏暗,拍摄者是在楼上,镜头对准的是楼下的道路。

    熟悉金陵大学的侯不夜一眼就认出视频拍摄的地点,正是他们的宿舍楼。

    一个穿着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的男子忽地从楼口跑出来,在宿舍楼下的道路上狂奔。

    奔跑的男子做了个空翻动作,落地后用力一跳,便跃上了路边花坛的边缘的水泥台,接着继续在仅有一掌宽的水泥台上急速奔跑起来。

    很快他就跑到了花坛的尽头,前方还有另一个花坛,但是两个花坛之间至少有四米间距。

    那人在跑到尽头的时候,奋力凌空跃起,向着对面的花坛跳去。只见他身体先是缩成一团,又快速展开形成飞扑动作,险之又险地将双手按在对面花坛的水泥边沿上。

    借着这两手一撑之力,男子的身体向上,避免了和花坛相撞,让两脚也顺利落到了花坛的水泥沿上。

    落地后踉跄了一步,男子还是稳住了身形,顺着惯性继续在第二个花坛边沿奔跑,还得意地又做了一个空翻,越来越接近花坛的尽头。

    前方并没有道路了,而是一堵三米多高的墙。

    奔跑的男子跑到墙边并没有直接跳上去,却像是故意表演一般,向着斜前方跃出,右手搭住墙头,右脚对着墙上一踏,脚尖旋转,身体也跟着旋转。

    当他左手落在墙头的时候,右手却松开了,身体从面对墙面,变成左臂反手吊住墙头,两脚脚跟踏住墙面,背靠着墙。

    男子抬头看向镜头方向,右手比了个不雅的手势,接着右手也反手挂上墙头,脚一蹬,腰一收,像翻单杠一样反身翻过墙头,消失不见。

    视频完毕。

    卢悦月抬头看向侯不夜,砸么着长睫毛的大眼睛,说道:“这是你吧?侯不夜同学……”

    侯不夜正要习惯性地否认,身旁的杨珂拍着他肩膀说道:“小夜,这视频是我给小佟的,小佟又给了月月。”

    视频中跑酷的男子正是侯不夜。

    就在几天前,宿舍中的四个人不知道为何聊到了跑酷,侯不夜当即放出豪言,说自己也会跑酷。

    其他人自然是不信,虽然侯不夜的体育成绩很好,短跑和跳高都是校运会冠军,但是跑酷可不是跑得快跳得高就能做好的,需要极为精确的身体把控能力。

    争执之后,自然是打赌了,于是侯不夜在其他三人的注视下,跑了一圈。

    他却没想到杨珂竟然录了视频,还给传播出去了。

    卢悦月打开小破站,给侯不夜看自己的视频,侯不夜这才知道卢悦月并不是普通的唱跳网红,而是因为滑板视频走红的运动女孩。

    现在卢悦月顺着视频追来了,目的竟然是想和侯不夜合作:“侯不夜同学,我找到一处地方非常适合拍极限滑板的视频,不过其中有很多场景滑板是无法充分利用的。后来我想到如果在我做极限滑板动作的同时,有另一个跑酷运动员在另一半部场地表演跑酷的话,视频拍摄出来的效果会特别棒。”

    杨珂的女朋友佟安娜也在一旁帮腔:“侯同学,你要不然也开一个Vlog账号吧,你跑酷这么厉害,长得也挺不错的,肯定能火的。”

    杨珂也说道:“何止是长得不错,侯不夜是很帅好不好,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切……”

    如果是一天前的侯不夜,也许会答应下来。

    出名,身为二十岁的年轻人,谁不愿意呢?

    但是,现在的侯不夜,有一个全新的世界等着自己,对卢悦月提出的建议就没有兴趣了。

    侯不夜从小时候就表现出超过同龄人的运动能力,体育老师还曾经建议他去上体校,找个感兴趣的项目,练几年说不定就能成为全国拔尖的,想远点奥运金牌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由于老侯的强烈反对,体育老师只好失望而归了。

    现在,侯不夜又要让卢悦月失望而归了。

    “不好意思,卢同学,我并没有专门练过跑酷,对跑酷和录视频也没有兴趣,实在是没法帮到你。”

    再看卢悦月的表情,侯不夜竟然没有从她的脸上读出失望和沮丧的情绪,反而有一种料到你会如此回答的暗自得意。

    侯不夜心中疑惑之时,却见坐在对面的佟安娜的脸色一下阴了下来。

    不会吧,老杨的女朋友这就生气了!

    然而仔细一看,侯不夜发现佟安娜目光的焦距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就连杨珂和卢悦月也都看向同一个方向。

    侯不夜连忙转身,看向他们的关注点。

    不远处的桌子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应该是刚刚坐下,正凑在一起点单。

    “认识?”侯不夜转过身来,问杨珂。

    “认识,我、小佟和月月都认识她,大家都是四中的。”杨珂答道。

    “沈萍怎么会这么漂亮了!”卢悦月摇着佟安娜的胳膊。

    杨珂也发表自己的意见:“说实话,如果不是之前看过她发的自拍,我根本就不敢相信那是沈萍,都可以去参加女团了。”

    闻言,佟安娜当场就炸了,“整容了呗!杨珂!你还能看她的朋友圈?你竟然加了她好友!”

    “同学么,她加我,我就加她了啊!”杨珂辩解。

    “她加你,你就同意么?你问过我么?”佟安娜揪着杨珂就要动手。

    杨珂也丝毫不让:“我说你最近怎么一直闹着要去整容,看人家变脸了,心态不平衡了?那都是假的,将来有你后悔!”

    杨珂是那种小事都挺女朋友的,但是原则问题是寸步不让的。侯不夜早就听说最近这段时间两人为了整容的事情吵了好几回。

    侯不夜和卢悦月连忙帮着劝架,这顿饭还没吃完,大家就都没胃口了,只得不欢而散。

    在离开餐厅之前,侯不夜无意间又看到那个叫沈萍的女孩,发现她的脸竟然是一片平面,五官全部没有。

    这一下将侯不夜吓得不轻。

    急忙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果然是一片平板,甚是吓人。

    环顾整个餐厅,其他人都是正常的,唯一只有沈萍没有脸!

    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掠剩鬼还在昏迷的状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连个询问的人都没有!

    侯不夜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跟随杨珂他们一起离开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