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7 我,不一样了

    侯不夜滑出门外,被门槛绊了一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昏迷在地的掠剩鬼也在这个时候再次黏到了他的脚上。

    踉跄爬起来,侯不夜在回廊上站了一分钟,才终于消化了自称老祖宗的狸花猫所说的话。

    当务之急,首先应该去和父母确认狸花猫说得是否正确。

    打开手机,侯不夜忽略了“三汪开黑五缺一群”里面99+的聊天信息,直接拨通了老爸的电话。

    侯不夜:“喂!”

    侯君麟:“嗯。”

    侯不夜:“你没啥想说的?”

    侯君麟:“不夜,是你打我的电话啊,我这还开会呢……”

    侯不夜懒得绕弯了:“老祖宗是怎么回事?”

    电话那边侯君麟的声音略显激动:“你见过了老祖宗了?参加试炼了?老祖宗怎么评价你的?”

    “天下无双!”侯不夜开了个玩笑,算是对他们瞒了自己那么多年的反击。

    “不可能!”老侯当即反驳,停了一下,又立即解释:“我的意思是说,额……,你应该更……更像你妈妈那边……身体天赋,你知道的……”

    老侯语无伦次的解释,让侯不夜觉得,父母一定还有什么隐瞒自己。

    “行了,行了,老祖宗说我适合修阳脉道术,而且的我得到的奖励是‘破妄之眼’,和你不一样,不是‘铜皮铁骨’。”

    侯不夜直接揭了底牌,不和老侯逗了,他其实也没心情开玩笑的。

    “破妄之眼,我不熟悉,不过一定是很厉害的天赋,至于道术么,其实不学也罢。”老侯的语气当即落寞起来。

    随即老侯又补充道:“不夜啊,这个暑假让你在茶馆打工,那是你的机缘,即便是侯家子弟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进入茶馆的。

    其实昨天我都担心你进不了茶馆,被拒之门外……

    不说这个了,要是老祖宗说你可以回家了,就赶紧回临安……

    对了,我以前教你的拳术依然可以练练,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我开会去了。”

    挂掉电话,侯君麟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又按键拨通另一个号码。

    “歪……老婆啊……嗯嗯……没错,是阳脉,……咱爸肯定开心了……好,等我下班去买份徐师傅家的酥鱼,晚上陪老爷子喝酒!”

    ……

    老侯的落寞感并没有通过电话准确传达给侯不夜,这边小侯还以为老爸只是因为自己没能获得侯家标配的“铜皮铁骨”而遗憾吧。

    不管怎么说,侯不夜此时的心态是爆炸的,炸裂到脚上仰躺着的掠剩鬼,看起来都眉清目秀了。

    哪个男孩子不希望自己被变异蜘蛛咬一下呢?

    如果不是,

    那定然是想穿着贵得无法想象的机甲……

    一夜之间,侯不夜面前开启了一个神秘而又充满吸引力的新世界。

    这还有个坑了自己一千多块钱的家伙呢!

    侯不夜用力一脚踢出,脚背上的掠剩鬼被甩飞出去,只是刚飞出三米远,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了回来,再次贴到他的腿上。

    得了,这家伙还真甩不掉了,看来只有等六叔回来帮忙解决了。

    好在掠剩鬼完全没有重量,贴在身上没有一点负担。

    回到西厢房,侯不夜准备给自己泡一壶茶压压惊。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宿舍群里说过遇见鬼了,急忙拿出手机。

    “三汪开黑五缺一(5)”

    【大圣:没事了,我刚才睡迷糊了。】

    正待往前翻聊天记录,杨珂电话打过来了。

    “侯不夜,昨天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是和女生约会去了?”

    “哪有的事,我昨天累了,早早睡了,啥事啊?”

    “昨天不是听说你没回临安么,就想问问你今晚用空一起吃个饭不?”

    “怎么想起来叫我吃饭了?”侯不夜隔着电话都能闻出阴谋的味道。

    “哎,实话和你说吧。是我家小佟想约你一起吃饭……”

    侯不夜:“这个……不好吧……”

    杨珂连忙解释:“不是!是小佟的一个闺蜜想认识你!四个人,Double date,知道不?”

    侯不夜本来想要拒绝的,晚上他要看店的!

    不过,似乎这茶馆根本就没客人吧!

    杨珂接下来的话,动摇了侯不夜的底线。

    “你来就行了,我请客,不用你掏钱,另外,小佟说她这个闺蜜是个大美女呢,小破站知道不?人家在那有几十万粉丝的!”

    虽然侯不夜有些飘了,依然还是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我说老杨啊,这种大美女怎么会想要认识我?你怕不是骗我吧!”

    “我也不清楚啊,小佟又没告诉我,反正你来就是了,又不吃亏!”

    侯不夜最后还是被杨珂说服了,吃顿饭的事,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犹豫呢?犹豫就会败北!

    接下来的时间里,侯不夜抱着手机在逼乎查看关于修行、鬼怪、道法等相关信息。

    装了一脑袋奇奇怪怪的信息,又喝了三壶茶,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午五点,侯不夜这才注意到时间,赶紧收拾出门,前往杨珂约定的餐馆。

    侯不夜直到出了门才注意到自己除了喝茶以外,竟然一天都没吃东西!真是奇怪了,竟然一点不饿!

    没事,反正杨珂请客,正好多吃点!

    ……

    新街口。

    一家高峰期需要排队很久的川渝火锅店,角落的四方桌已经坐了三个人。

    短发男生正在无聊翻阅菜单,挤在他旁边的女孩,穿着jk电竞少女,同款领带,浅蓝衬衣,正拉着旁边座位的女孩说悄悄话。

    邻桌少女扎着简单的双马尾,宽松的黑色印花T恤,浅白色的五分牛仔裤,显得清爽干练,说话间不时掩嘴轻笑,频频点头。

    jk少女踢了一脚身边默默看菜单的男友,“怎么还不来啊?”

    “我催催!”男生赶紧拿起手机。

    双马尾女孩却说道:“没事,没事,人家刚才不是说在路上么?”

    jk少女却不乐意了,“月月,你不知道,那小子之前还摆谱不愿意来呢。要不是我家羊羊打包票,这种好事还能轮得到他……”

    正说着,一个瘦高的男子穿过拥挤的店堂,走到这个位于角落的桌子,坐下前先躬身说道:“不好意思,来得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