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6 老祖宗

    “大……大人……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真不知道这是您的地盘,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您罩着的……

    老话说,不知者不罪,您老高抬贵手,就把小的当个屁给放了吧……”

    被称为掠剩鬼的丑脸此时双腿跪在侯不夜的脚背上,一边不断磕头,一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饶。

    狸花猫摇着尾巴缓步走到侯不夜身旁,围着他的脚转了一圈,忽然对掠剩鬼猛地一呲牙。

    吓得掠剩鬼从地上弹起,迈开短腿就要跑,只是刚跑了两步,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回来,撞在侯不夜的脚踝上,无力靠在那里,也不说话了,低着头似乎是认命了。

    “只会偷钱的废物……”狸花猫说道。

    侯不夜这才听出来,狸花猫的声音似乎就是昨天在梦中出现的那个声音!

    “你是昨晚我梦……”

    “你什么你?叫老祖宗!”狸花猫抬头满脸傲娇。

    侯不夜:“老……老……”

    “你爹,你爷爷,你们侯家往上数多少代,都叫我老祖宗,怎么?让你叫,你还不乐意了?”狸花猫走过掠剩鬼身旁,尾巴一扫,掠剩鬼便瘫软下来,缓缓滑下,躺倒地上了。

    “老祖宗……”侯不夜赶紧喊道。

    狸花猫用尾巴指指地上的掠剩鬼。

    “行了,之前他们都瞒着你,那是规矩,不经过我的测试,是不能进这间茶馆服侍我的,你也别怪你爹。要不是侯君凰临时有事,这些小麻烦,应该是他来解决的。”

    侯君凰就是六叔,他也能解决鬼怪?

    “这个鬼……死了?”侯不夜问道,其实他心里有一百个问题,但却不知道为何先问了这个。

    狸花猫摇摇头:“我只是把他给封印了,方便我们说话。他现在附在你身上,和你精气相通,如果强行将其驱散或者杀死,都会损害你的身体,必定会大病一场,所以昨天我才没出手收拾他。”

    “老祖宗,那……他是什么啊?鬼么?”

    侯不夜其实想问的是这个自称老祖宗的猫到底是什么,只不过……还是徐徐图之吧!

    “一只精魅,人称掠剩鬼,附身之后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窃取宿主的世俗钱财,倒也没什么其他危害。换做普通人根本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只会觉得财运不好,除了维持基本生活,手里留不下余财,剩下的钱都被他们给弄走了,所以称其为掠剩鬼。”

    狸花猫话锋一转,说道:“只不过昨晚你通过试炼,开启了破妄之眼,破了它的隐身之术,这才让你看见了他的存在。”

    侯不夜使劲眨巴自己的眼睛,紧紧盯着狸花猫。

    “呲!……哈哈,你这只小猴子有意思,有点像侯君凰,怪不得你们侯家把你送来了。”狸花猫看穿了侯不夜瞪眼睛想要看穿他的真身,索性地上一躺,把肚皮都亮了出来。

    侯不夜感觉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老……老祖宗,我就是试一试……”

    “呵……皮猴子!你的修为不够,就算是有破妄之眼也看不到我本体的。”

    狸花猫并不生气,地上滚一圈之后,站起向回廊走去,边走边说,“跟我来!”

    侯不夜急忙快步跟上,倒在地上的掠剩鬼紧跟着侯不夜的脚步在地上拖行。

    穿过回廊,两人来到中庭,东厢房的大门远远便打开了,侯不夜跟着狸花猫步入了东厢房的正厅。

    门一关,掠剩鬼被关在门外了,紧紧贴在门槛上,依然是昏迷状态。

    东厢房的正厅中间,挂着一幅山水图,图下正对大门是一张方桌,两把太师椅,两旁是标准的四个客座。

    狸花猫老祖宗跳上其中一把太师椅,抖抖尾巴示意侯不夜坐到客座去。

    “咳咳,下面这些话啊,本来是不该我跟你说的,这不是侯君凰那家伙不在么,我就代为解释解释!”

    狸花猫四爪并拢,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尾巴绕着身体半圈,将尾稍搭在并拢的前爪之上。

    “你们侯家世世代代在这间茶馆服侍我,总有那么些香火情的,所以呢,一旦侯家子弟准备踏上修行路,便会来这里,让我主持一场试炼,测试一下心性。

    你呢,算是修行比较晚的了,不过这是你们侯家的事情我也不好置喙。

    当然了,试炼中也是有一些好处馈赠的,比如你获得的破妄之眼,算是试炼中数得上的好处了。”

    你们侯家?合着这个老祖宗不是我们侯家人!

    “我父亲也参加过试炼?”侯不夜迫不及待问道。

    老侯怎么看都是普通人啊,等等,我现在是不是就不算普通人了?

    “侯君麟啊,他也参加过试炼,得到了‘铜皮铁骨’,一般般了,你们侯家大部分获得的都是这个。”狸花猫答道。

    铜皮铁骨还一般般?这老猫的眼光该有多高?

    我要是铜皮铁骨了,哪还怕单车啊!

    “你别打断我!”狸花猫意识到被侯不夜带歪了,“试炼的奖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测试下来,你是适合修行阳脉道术的。这话你回去自己转告你爹,他教不了你道术,但是他可以找人教你。能不能学到,就看你天分了”

    “我能修道?道术?当道士?”侯不夜一听就乐了。

    “修道?”狸花猫也乐了,“末法之世,灵气稀薄,你能修出个棒槌来!学个入门道术就够你嘚瑟了!”

    “啊!”侯不夜被泼了一头凉水。

    狸花猫努努嘴:“外面那家伙,要是以前,我早就一口咬死了,当小饼干吃了,至于你亏的那点灵气,随便练几天就恢复了,根本会投鼠忌器。

    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末法天下,吾等维挣扎求存……”

    说到这里,狸花猫忽然没有了谈话的兴致,门一开,一股力量便推着侯不夜滑出门外。

    关门前,侯不夜听见狸花猫最后说道:

    “此茶馆,非有缘人不能进入,如有来客,你自去接待吧。西厢房的茶虽好,但每人限饮一壶,否则有害无益。你去吧,无事不要来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