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5 掠剩鬼

    睁开眼睛,天已亮。

    侯不夜在床边做起,揉眼、打哈欠、抻懒腰,一套流程下来,头脑依然有些昏昏沉沉。

    几个画面从侯不夜的脑中闪回。

    吐信的蛇头,滴血的柴刀,跃起的背影……

    咧嘴怪笑的丑脸!

    侯不夜当即汗毛倒竖,心跳加速,缓缓低头眼角余光看向自己的左小腿……

    那是做梦,我在做梦!

    都不是真的!

    “哎呀,你终于醒了,年纪轻轻,胆子怎么这么小……”

    一张巴掌大的丑脸贴在侯不夜的小腿上,眼睛盯着侯不夜望来的目光,嘴里嘟嘟囔囔抱怨,一头乱发搭在侯不夜腿上左右飘荡。

    侯不夜吓得从床上一下蹦起来,伸手便向丑脸的头发抓去。

    手在半空,丑脸扭头,张开大嘴迎着侯不夜的手咬了过来。

    侯不夜像是被烫了一下,以更快的速度将手收了回去,躲开丑脸的嘴巴。

    一抓不成,侯不夜左腿横扫踢向桌腿,想通过撞击桌腿,将趴在腿上的丑脸弄下去。

    “嘭!”

    然而丑脸却在和桌腿相撞的一瞬间变得虚幻起来,小脑袋直接从桌腿上穿过,让侯不夜的腿结结实实踢在桌腿上。

    “啧啧,真痛!”

    丑脸满脸堆笑,开心劲都快溢出来了。

    侯不夜的腿却撞得极痛,又不敢伸手去揉,只能原地单脚跳着。

    略微缓过来一些,侯不夜开始在屋里寻找趁手的工具,誓要将黏在腿上的家伙给弄掉。

    “别折腾了,小伙子!”丑脸砸吧砸嘴,表情轻蔑。

    侯不夜这时也冷静下来,在床边坐下,深吸一口气,低头瞪着丑脸。

    “小伙子,别紧张,又不是什么大事,来来,老夫和你聊聊。”

    “你是什么东西?”

    侯不夜装出凶恶的样子,其实心中却忐忑不安,等着丑脸确认他心中的猜测。

    “老夫只不过是一只精魅罢了,附在小伙子你身上,那是我们爷俩有缘。老夫也不知道你怎么就忽然就能看到老夫了,像之前那样相安无事多好啊……”

    一句话中,侯不夜听出了几点信息。

    首先丑脸自称精魅,附在人身上还能相安无事,且不说他说得是否是真的,仅目前来说,侯不夜并没感受到身体有什么异状。

    各种鬼故事和影视剧,侯不夜也看过不少,也许这丑脸老头不是什么凶厉的妖怪。

    可以徐徐图之……

    其次,听丑脸的意思,他早就附在自己身上了,只是之前自己看不见他!

    侯不夜立即联想起昨晚的梦来,不会是那个声音说的“破妄之眼”的效果吧。

    等等!

    侯不夜,这么奇怪的梦你都信?

    不信,你解释解释趴在你腿上的玩意儿?

    侯不夜的脑子登时就炸了,乱成一团。

    “小伙子……”

    “闭嘴!我想静静……”

    过了半分钟侯不夜脑中灵光一闪,从床上拿起手机,打开摄像,对准自己的左腿。

    屏幕中丑脸正睁着大眼睛盯着自己,大嘴巴半张着,欲言又止。

    拍照!

    “咔嚓!”

    打开聊天软件,“三汪开黑五缺一(5)”

    【大圣:[照片]】

    【大圣:大家帮我看看这是什么!】

    【配件齐了我枪呢(林子皓):男人的腿,大早上,裤子还没穿你就给我看这个?】

    侯不夜心中大奇,点开图片,自己的腿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再去相册,那张图片依然是只有自己的腿,丑脸消失无踪!

    “别费劲了,没开天眼的,没经过灵气浣目的,反正只要是没修行过的人,在老夫隐藏身形的时候,都是看不见我的,你还想用手机拍老夫?你以为老夫是那些跟不上时代变化的蠢鬼么?”

    侯不夜一扭头,丑脸已经不在他的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攀到他的肩头了,正低着头看着自己捣鼓手机。

    长发倔强摆动,这才露出这只精魅的全部身形。

    身长不过二十公分,大脑袋就占了一半的身高,长发垂下能将他全身遮挡,支撑大脑袋的是骨瘦如柴的身体和筷子般粗细的的四肢,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用一块破布遮掩。

    眼睛和嘴巴大得畸形,满脸皱纹,一口黄牙。

    侯不夜扭头看一眼肩头上的精魅,假装不在意,低头继续打字。

    【大圣:我好像遇到鬼了!】

    “小伙子,你这么说就不尊重精魅了,怎么能把老夫说成是那些没脑子蠢鬼呢!”

    丑脸当即不乐意了,两脚站在侯不夜肩头,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手机屏幕表示不满。

    侯不夜见机,右手飞速探出,一把抓住丑脸飘逸的头发,用力一拉,虽然手上没感觉到丑脸的重量,却已经将其从自己的肩头上拽了下来。

    三步并两步开门来到院中,侯不夜抬腿扭腰手臂下沉动作一气呵成,一发力右臂甩出,要将丑脸扔过墙头。

    胳膊甩出,却没东西飞上墙头,定睛一看,丑脸正四肢环抱着侯不夜的小臂,扭头恶狠狠地说道:“小子!爷爷附着你是看得起你,你还想甩掉爷爷!没门!爷爷我跟定你了!

    别以为你看得见爷爷,能破爷爷的隐身,爷爷就怕你了,刚才跟你好说好商量,你竟然偷袭爷爷!

    好,你等着!爷爷不露两手,你小子不知道怕!”

    说罢丑脸腾出一只手来,打了个响指,接着一张丑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色。

    “哼,小子!拿出手机看看吧!”

    侯不夜被丑脸一通抢白,还在想对付他的办法,听闻便点亮左手握着的手机。

    “手机银行查查余额。”丑脸说道。

    侯不夜心里咯噔一下,他只有一张储蓄卡,里面是他的小金库,里面藏着过年时候姥爷姥姥给的压岁钱,每个月青黄不接的时候才会动用,此时剩下的也不多了,大概一千元左右。

    点开APP,输密码,查余额。

    零!

    点开交易记录,显示就在刚才,他将1103.73元转账给了一家XX略胜公司的户头。

    “我……我的钱呢!”侯不夜顾不得和丑脸纠缠,就要拨电话给银行客服,追回这笔钱。

    丑脸又坐回侯不夜的肩头,笑着说道:“别折腾了,都是白忙乎,你的钱老夫都拿走了,你找银行也弄不回来,交易手续完备,流程清晰,还是你亲自操作的,老夫的证据完备。告诉你啊,老夫才不是那些傻乎乎的蠢鬼呢。你就是告……告到哪也拿不回来了!”

    “喵呜……告到别处可能没用,告到我这里呢?”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丑脸和侯不夜一起回头,只见小院中蹲着一只狸花猫,正盯着侯不夜肩头的丑脸。

    “妈呀!”丑脸吓得向后一仰,从侯不夜肩头掉落,然而落地之后似乎又有一股吸力又将其拽住冲向侯不夜,直到撞到他的小腿上,再次黏在那里,抖如筛糠。

    “喵呜……区区掠剩鬼,就敢大言不惭,昨天我看你还算老实,没吃了你,怎么?自己作死么……”

    说话的竟然是昨天在院中见到过的狸花猫!

    猫!猫会说话了!

    侯不夜:我一定是还没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