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4 破妄

    一个下午,侯不夜都在茶台旁度过。

    他根据六叔留下的《大妖茶馆泡茶工作流程》,一壶一壶练习菜单上各类茶品的冲泡方法。

    边泡边喝,边喝便泡,硬是将自己的肚子喝得饱饱的。

    茶馆的生意果然如六叔所言,不是一般的差,而是差到家了!

    整个下午竟然没有一个顾客上门!

    没有客人,侯不夜反倒暗自欣喜,如果这时候有个顾客上门,他有可能会面临不会泡客户点的茶,或者做出的茶非常难喝的情况。

    这是侯不夜不愿见到的。

    他不是一个最求完美的人,但他依然是个有所要求的人,既然接了这份工作,便至少要将茶馆店员的工作做出点样子来。

    等到侯不夜将工作流程中记载的每一种茶都泡过一遍,竟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侯不夜心中暗惊,时间竟然悄无声息地就过去了,不知道为何侯不夜竟然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

    绕到前院将茶馆的大门关闭,侯不夜忽然觉得特别疲惫,强撑着去耳房洗漱一番之后,回到自己的屋子,倒头就睡。

    握在手里的手机接连发出提示音,后来又有几个电话打进来,然而侯不夜毫无反应,睡得死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侯不夜觉得自己脚下一空,像是脚下的地板被忽然抽走,随着踏空感之后,接着到来的是下坠感,身体一下子不受控制起来,感觉所有的重量都到了脚上,却无法触及地面,全身无助地摆动,竟然还是无法睁开眼睛!

    恐怖的坠落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也许不到一秒,也许已经几个小时,侯不夜发现自己在下降的过程中觉得自己的头脑是清晰的,却睁不开眼睛。

    直到终于两脚踩实,侯不夜悬着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一些,虽然此时的他依旧还是目不视物。

    “侯不夜?”

    一个威严的声音忽远忽近,在喊着侯不夜的名字。

    “侯不夜??”

    那个声音不耐烦地再次说呼叫侯不夜的名字。

    “是我,我在……”

    侯不夜大着胆子回应。

    “你是侯君麟的儿子?”

    “嗯!”

    这是谁?从音色中侯不夜听不出一丝熟悉感。难道只是梦?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神全炁完,看来你们侯家又把人送来让我们掌掌眼啊。”

    侯不夜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时的侯不夜依然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正在做梦。

    “那就开始吧!”那个声音说道。

    “什么?”侯不夜话音刚落,眼睛便忽然能够睁开了!

    白!

    周遭的一切,是无尽的,刺眼的白!

    抬起手来,侯不夜用带着厚重手套的手背用力揉了揉眼睛,使劲眨巴几下,这才让自己能够适应周围的环境。

    “试炼开始!你,现在是个农夫!”那个声音又在侯不夜耳边响起。

    这还是梦!

    “在冰天雪地里,外出砍柴的你,捡到了一条被冻僵的蛇,它奄奄一息,只有恢复体温它才能活下去,你会选择救它吗?”

    侯不夜这才知道周围的白色,是覆盖大地的厚厚积雪。

    冻僵的蛇?

    这不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吗?我把蛇放在怀里,它醒了咬我一口,那我可不干!

    侯不夜刚想说,不救!

    脑中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不救,试炼是不是就失败了?

    侯不夜并没有回答那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我必须要将蛇放进怀里,才能救它吗?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另一个声音在侯不夜的耳畔响起,这个声音要比之前出现的温柔许多:“你的家就在三里外,在你木屋里,有温暖的炉火。”

    “不过这会耽误你今天的工作。”第一个声音补充道。

    “那我还是把它带回家吧,至少安全一些,同时也能救它。”侯不夜做出了选择。

    周围的场景一换,侯不夜从雪地转到了一间木屋中,两个古装打扮的女子围到他的面前,年长的女子说道:“夫君,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可是砍来柴火了?”

    侯不夜似乎更加融入进这场试炼之中,很自然地答道:“没有,我路上捡到了这个。”

    抬起手,手上有一条一米来长的蛇。

    他的妻子面露不悦,说道:“家中粮食还能吃到开春……”

    另一个年轻女孩却显得非常雀跃,“阿爹要做蛇羹么?蛇羹好好吃!”

    她是试炼分配的女儿么?

    把蛇给炖了,好像也不错!

    等等,我的初衷不是救这条蛇么?

    侯不夜连忙摆手说道:“我只是救它一命,等它醒了就放它走。”

    “夫君善心善行,必有善报。”妻子说道。

    而女儿有些不开心,转头不再理他。

    侯不夜将蛇放在壁炉旁边,担心它醒来伤人,将其装入布袋,用草绳扎上袋口,只露出蛇头来。

    “夫君,温度炉子有些低,需要加柴才行。”

    “阿爹,家里柴火不多了……”

    “明天我辛苦一些,多打一些柴吧。”侯不夜决定加柴。

    噼噼啪啪,火星飞溅。

    候不夜几乎忘记了他正在试炼之中。

    布袋中的蛇躯扭动了几下,看来蛇已经开始恢复活力。

    侯不夜站起来,想去拿上草绳,将蛇送出屋外,农夫与蛇的寓言,还是让侯不夜非常担心这条蛇完全恢复之后,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这时蛇却忽然开口说话了:“好人啊,再等等,不要现在扔掉我,我还没完全恢复,你都已经帮我到这个地步了,只要再让我烤一个时辰的火,我就能安全度过这个冬天。”

    侯不夜心想,竟然已经做到这一步,多烤一个时辰,又如何。

    便答应了蛇的要求。

    转瞬间,一个时辰到了。

    侯不夜伸手去拿草绳,准备将蛇带出屋外。

    蛇却忽然桀桀怪笑起来,身体急速膨胀,几乎占据了半个小木屋,蛇头比磨盘还大,蛇身比水桶还粗。

    妻子和女儿惊叫着躲到侯不夜的身后,而这时的侯不夜也吓得两腿发软。

    伊索寓言,诚不欺我啊!

    “帮人帮到底,我实在太饿了,让我吃了你的妻子和女儿吧!”蛇,怪笑道。

    “不可能!”侯不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蛇张开大口,大的确实能一口吞掉一个人:“我吃了她们,你可趁机逃跑,否则我就先吃了你,再吃了她们,外面冰天雪地,她们是跑不过我的。”

    侯不夜闭上眼睛,两秒后再次睁开,目光坚定,灼灼如燃烧的炉火。

    “你们快逃!”侯不夜转身对妻女说道,接着抄起身旁的一把柴刀,便扑向硕大的蛇头。

    刀落,血溅四方。

    侯不夜再看向自己手中的柴刀,依然还是那柄普普通通的柴刀。

    但是刀下却不是塞满了半个屋子的巨蛇,而是之前那只一米左右在雪地里被冻僵的小蛇。

    蛇头已被柴刀斩断,正徒劳地将嘴巴一张一合。

    耳畔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厢情愿的“善良”,可能只是‘单蠢’;

    逆来顺受的“善良”,也许只是‘懦弱’;

    有机会做坏事却不做,倒说不定是真善良。

    恭喜你,试炼成绩优异,获得破妄之眼。

    侯家子弟,侯不夜,可修阳脉道法。”

    ……

    侯不夜忽地从床上做起,手上依然握着自己的手机。

    梦!

    刚才一定是梦!

    点亮手机一看,凌晨三点!

    十多个消息和两个未接电话是什么鬼?

    侯不夜正要看看是谁发来的消息,眼角掠过,看到一团乱发。

    咦?

    定睛一看,自己的左小腿上裹着一团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团卷曲蓬乱的头发,随着侯不夜疑惑的目光,轻微抖动起来,乱发慢慢隆起,左右晃动,从中挤出一张只有巴掌大的布满皱纹的丑脸。

    丑脸和侯不夜四目相对,大嘴裂开,用了很大的力气摆了一个吓人的笑脸。

    “嘿嘿,被你看见了!”丑脸说道。

    “哇!”

    侯不夜眼睛一闭,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