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茶馆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2 你可以叫我小侯

    侯不夜,金陵大学大二学生,临安人。

    个子挺高,有些偏瘦,长相随母亲,文雅清秀。

    普通家庭出生,父母都是混日子的普通公务员,经历普通,健康长大,考了个大学,方才离家来到金陵。

    普普通通地长到了二十岁,如果说唯一的缺憾,就是母胎单身至今吧。

    ……

    时间回到昨天。

    结束了聚餐,送别了三个金陵本地的室友,头晕脑胀的侯不夜回到宿舍,便接到了老妈的视频请求。

    “儿子!是不是明天就放假了?”

    侯不夜的母亲范羽秀出现在屏幕里,笑靥如花,身后露出家中客厅的一角,他父亲侯君麟正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检查一下自己这边的影像,没开灯,一片黑,老妈应该看不清自己喝酒后的红脸。

    “放假了!明天我就回临安。妈,我没钱了,支援一点呗,我买火车票!”

    “你这是在哪啊?怎么黑咕溜秋的?”范羽秀有些不悦。

    “宿舍里啊……先别说这个,妈,发个二百红包呗!不然你儿子没钱回家了!”

    范羽秀:“小夜啊,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我们寻思你正好放暑假,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去社会上磨练磨练。这不,你六叔的茶馆也在金陵,暑假你也别回家了,去你六叔的店里打工吧。”

    啥情况?我妈不让我回家了?

    这时候父亲侯君麟也出现在母亲身后,说道:“不夜,我们已经和你六叔说好了,你去他店里帮工,包吃包住,学手艺还给工钱。你不是想要switch么?这个暑假肯定能挣出来的。”

    “就这么决定了,你也别买火车票了,明天就带上行李去你六叔的茶馆里吧。”范羽秀的话铿锵有力。

    怎么就决定了?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么?

    侯不夜:“妈!我想回家啊!”

    老妈:“不,你不想!”

    侯家算是枝繁叶茂,兄弟姐妹共八人,加上夫妻和孩子使得侯家聊天群的人数达到了三十多人。

    只不过,在临安居住的只有侯不夜一家三口,逢年过节也只与同样居住在临安的外公一家以及其他几个侯母这边的亲戚相互走动。

    侯不夜只知道爷爷奶奶早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几个叔叔姑姑处于全国各地,大家天各一方互相很少来往。

    因此侯不夜对这个六叔根本就毫无印象,他是个仅存在于亲戚群中的符号。

    更何况这个侯家亲戚群,除了偶尔有人转发一些标题耸人听闻的公众号文章之外,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早就被侯不夜设定禁止提醒,丢到一边,看都不看。

    终于,在父母一番劝导(威逼)之后,侯不夜同意明天先去六叔的茶馆里看看,要是工作不累钱管够,他就勉为其难做下去。

    为了switch!

    为了塞尔达!

    茶馆的工作应该比较轻松吧?

    视频的另一端,父亲侯君麟忽然眉头紧皱,说道:“不夜,把灯打开,让我看看你全身。”

    侯不夜不情不愿地打开宿舍的灯,难道喝酒的事情败露了!

    “往下照照,我看看你的腿。”侯君麟说道。

    我的腿上有啥?

    居家大短裤,一腿毛,拖鞋,大脚趾正倔强晃动。

    镜头下移,“怎么了?老爸。”

    “没事。”

    看来没发现我喝酒了,侯不夜心中暗喜,趁热打铁继续要零花钱:“老爸,我钱花完了……一点都没了……”

    侯君麟撇了撇嘴,说道:“媳妇,等会给儿子发个红包,十块,够他去老六那里的路费就行了,多了浪费。就这样吧。”

    范羽秀:“行……吧,儿子,再见啊”

    挂断通话前,侯母问侯父:“老侯,老六家的丫头是不是也回来了?可别欺负咱家儿子……”

    “啪!”通话中断。

    六叔家的女儿?

    侯不夜想起是亲戚群中那个叫“春嘉”的姑娘,头像是女机车骑士的背影,英姿飒爽!据说年纪比自己小一点,应该是刚上大学吧。

    刀塔!

    一夜无事。

    ……

    临安,侯家。

    范羽秀挂掉视频,转身,两指按在侯君麟的腰侧,捏起一点肉,用力一扭。

    中年帅哥侯君麟的脸上立即精彩起来了。

    “你明明看到了!还装傻?装傻是吧?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侯君麟忍住痛,安慰老婆道:“没事,没事,小妖而已,那是咱家儿子!怎么会出事!”

    范羽秀对自家儿子还是有些担心,“你说明天老祖宗们会怎么评价咱儿子?”

    侯君麟搓搓手,缓缓说道:“侯家子弟,自然修体了……你说是不,媳妇儿……”

    范羽秀对这个答案相当不满意,又在老侯的肋下拧了一把,“小夜是我儿子,顺阳范家的道术怎么就不香了!”

    “哎呦!听老祖宗的,他们说啥,小夜就学啥!”

    侯君麟心想,老侯家代代修体术,还没见过例外的……

    ……

    现在的侯不夜,拖着行李站在小院中间。

    一早从金陵大学出发,辗转来到茶馆,侯不夜已经是饥肠辘辘了,都大中午了,早饭都还没吃呢。

    六叔不在,我该干什么呢?

    不是,我吃什么呢?

    说好了“包吃包住”的!

    侯不夜打算先好个地方放下行李,然后在店里到处翻翻,找些吃的。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软糯的女声:“请问……你是侯不夜么?”

    侯不夜急忙回头,只见二进的垂花门下正站着一个年轻女孩。

    细高个子,短发别到耳后,柳眉杏眼,穿着素净的白色短袖T恤、宽松的收口运动裤和帆布鞋,一身打扮就像校园内一个普通的女同学,却总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女孩见侯不夜不答话,心中疑惑,脸上依然挂着礼貌的笑容,眼神瞟向侯不夜运动短裤下露着的小腿。

    侯不夜确实在发呆,那是见到漂亮姑娘后习惯性地走神。

    这是六叔的女儿?不然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侯不夜回过神来,急忙放下背包,快步走上前去,站在回廊的下方对着台阶上的女孩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侯不夜,你是春嘉妹妹吧?你可以叫我小侯……啊,呸……可以叫我小夜哥哥。”

    “咕噜……咕噜……”

    侯不夜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