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最狂潮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章 暗中有贵人相助

    帝都,高墙大院之中。

    吴东明放下电话,先是微微颔首,皱眉思索,随后竟忍不住笑出了声,似乎发生了一些令他非常高兴的事情。

    看着旁边秘书一脸惊诧莫名的样子,吴东明笑着解释道:“老秦那边已经落实了,的确是一种全新的发明,叫做X纤维,而发明这种X纤维的是一个年轻人,同时也是工厂老板。”

    秘书微微一怔,“民营企业的老板亲自搞科研?这倒是不常见啊,而且还成功了,只能说这人的运气实在很好。”

    吴东明摇了摇头,“父亲突然得了脑梗塞,这位小高老板也算临危受命,目前他的工厂经营情况十分不乐观,已经停工快一个月了。”

    “这样子,你亲自走一趟,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就拜托专利局尽快把X纤维的专利给批了吧,对于这种有前途的民企,我们还是应该以帮扶为主。”

    ……

    送走许轻舟一行人,曹非鱼眼神直勾勾望着高原。

    高原知道,自己好友现在需要一个解释。

    “你还记得我不久前离开杭州吗?”高原淡淡的说道。

    “记得,难道从那时候,你就…”曹非鱼狐疑。

    高原故作高深般微微颔首道:“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我找工作连续受挫,换了好几家公司,更有大半年直接赋闲在家,靠父母接济才有钱交房租。”

    “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发觉做过杭漂没什么前途,于是开始认真学习,想着有朝一日接手家里的生意。”

    “或许是你工作太忙没有发现吧,当我和你说要离开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了X纤维的初步设想,你以为我是突然爆发,却不知道,我这一年多以来的努力”

    如此真切的内心独白,曹非鱼信了七八分。

    他仔细回忆两个人在杭州的日子,自己的确忙着工作,而高原却整日游手好闲,要说他利用业余时间,研究材料学和化学,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曹非鱼很清楚,高原是很喜欢看书,很喜欢逛书店的一个人,他常常夸赞大城市的便利,拥有那么多舒适的书店,呆在里面简直都不想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曹非鱼自言自语念叨。

    忽然,高原仿佛听到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清脆的叮铃声。

    于是他找一个借口,来到办公室的隔间,因为最近没怎么回家,一直住在工厂里,所以高原支了一张行军床。

    闭上眼睛,进入系统界面,果不其然,正如高原预料的那样,有了新的变化。

    “任务1:结束。”

    “任务2:打入全球供应链。”

    高原一阵无语,这个未来科技系统什么都好,就是简单的有些过分,没有任务说明,也没有奖励,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要让高原跑断腿。

    高原琢磨,或许X纤维本身,就是对自己奖励吧。

    如果没有未来科技系统,家里的工厂很可能倒闭,父母很可能因此破产,那才是高原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高原在房间里思考了一会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没看到曹非鱼,原来曹非鱼给厂里原先的李会计打电话,要来财务系统的登陆密码,此刻正在财务室里做清算。

    “你说许博士这人怎么样?”高原坐在财务室的沙发上,看向窗外,非常无厘头的问曹非鱼。

    “许博士?挺好的啊,从他对自己学生的态度,还有他能够放下架子,虚心向你请教这件事,不难看出他的人品。”曹非鱼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高原耸了耸肩,“X纤维虽然已经掌握了,但是接下来,我们还要在X纤维基础上,进行更多开发和研究。”

    “例如,这个版本的X纤维,主要侧重透气和速干,马上就是秋天了,我们应该考虑增强X纤维的保暖性能,面对体育竞技领域的客户,要强化对肌肉的包裹和支撑。”

    “反正啊,纤维是一切面料的基础,它就像一块橡皮泥,潜力无限,但需要能工巧匠加以塑造。”

    “想要真正占领市场,还需要开发很多种类的纤维,需要一个专业的研究团队。”高原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虽然刚刚认识,但我觉得和许博士蛮投脾气,要是能把他从国家实验室挖来就好了。”

    此刻的高原已经意识到,系统不仅带给他知识,也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风险。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系统一定会爆出更多黑科技,现在是化纤,高原家里就是做化纤的,还能勉强和外人解释。

    如果是火箭科技呢?

    高原该怎么向别人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掌握火箭科技?

    所以说,为了应付将来人们的质疑,更好的保护好自己,高原需要一套隐藏系统秘密的机制。

    招募更多科研人员就是个不错的主意,把系统带来的黑科技,朝科研团队身上推,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成为别人关注的目标。

    曹非鱼沉吟片刻,“嗨,计划虽好,但眼下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人家许博士端着铁饭碗呢,再说,就算许博士有心加盟,你拿什么给人家开工资?”

    呃…

    一说到钱,高原就尴尬了。

    “赶紧的,把你手头的流动资金交上来,我要先把资产负债表彻底搞清楚。”曹非鱼好像个管家婆一样,冲高原伸出右手。

    高原极不情愿摸出那张招商银行卡,“里面还有八万六。”

    “才这点钱?”

    曹非鱼当时就震惊了,昆仑厂不算小,少说也是七八百万的投资规模,但是经营这种事情,不是有厂房和设备就足够的,还需要流动资金。

    毫无疑问,高原面临的情况,是典型的流动性枯竭,哪怕手里掌握着一流的技术,也没钱向上游订货。

    高原挠了挠头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专利下来后,抵押给银行,换取流动资金。”

    ……

    第二天,曹非鱼没有回家,全力清算厂里的资产。

    原先的会计李向阳为人不错,他虽然已经跳槽了,但是答应傍晚来厂里加班,将财务交接清楚。

    然而不等李会计来到厂里,高原就意外接到宋坤的电话,专利管理局竟然直接将申请给批了。

    “这么快?我还以为会等到下周呢。”高原猛地一怔,惊喜说道。

    “是啊,我也没搞明白,专利管理局才三天就批了我们的申请,从业快八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公司里所有人,包括我们老板,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宋坤在电话里那头说道。

    他现在也是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专利管理局的效率,怎么突然就变快了呢?

    高原哈哈大笑,“管他呢!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你马上准备一下,我明天一早就过去拿专利证书。”

    “放心吧。”宋坤答应的十分爽快。

    挂断电话,高原如释重负,对曹非鱼说道:“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专利已经批了,等从银行弄到启动资金,咱们的日子就能好过许多。”

    曹非鱼没有抬头,继续关注着屏幕上的数字说道:“也别高兴的太早,现在银根紧的很,能不能拿到贷款还不一定呢,先去看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