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最狂潮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八章 小高老板还真是个天才!

    官家?

    高原微微一怔,也来不及多想,便直奔工厂大门,曹非鱼在后面跟着他。

    只见大门外停了一辆别克GL8商务车,车上下来四个人,都是戴着眼镜,看起来蛮斯文的样子。

    “几位是?”高原急忙笑着上去招呼。

    “我们是新型纺织材料以及技术实验室的,前两天,你们这里的高老板,送测了一些速干面料,我们这次专程来告知测试结果。”实验室主任秦永波笑着介绍情况。

    高原狐疑,怎么这帮人还亲自来送测试结果?当时讲的可是电话通知,没说会登门拜访啊。

    “几位辛苦了,我就是高原。”高原伸手引路说道:“外边热,咱们去办公室里谈吧。”

    众人皆是一惊,高老板完全不是想象中脑满肠肥的模样,而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年轻人,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

    秦永波一路观察,昆仑厂连一个工人都没有,空地都开始长草了,看来情况和自己打听到的一样,不太乐观啊。

    小高老板就算手里掌握着顶级技术,只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释放全部的生产力。

    来到办公室后,双方分宾主落座。

    “结果已经出来了,经过我们实验室的严格测试,贵公司的速干面料远超国际先进水平,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也是前无古人的程度。”秦主任十分夸张的说道。

    高原吃了一惊,他能猜到系统提供的技术强悍,但万万没想到,竟然强悍如斯。

    至于曹非鱼,他很懵逼,脸上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秦永明拿眼神示意,许轻舟会意,拿出装订整齐的正式检测报告递给高原。

    无论如何,结果总归是好的。

    高原看完这份检测报告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对于工厂的前途,更多了一些信心。

    秦永波顿了顿,终于道出他们此行的真正目地,“高老板,有一个问题我们想了解一下,检测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些面料使用的化纤丝,是市场上并不存在的品种?”

    高原点了点头,“没错,这是我们公司的新发明,被称为X纤维,目前还在申请专利。”

    许轻舟和秦永波顿时大喜过望,许博士急不可耐的问道:“那能不能让我们见见这位发明X纤维的老师?我们这次来,就是专程拜访他的!”

    咳咳~

    高原用咳嗽演示自己的尴尬,哪里有什么大发明家,发明X纤维的就是他自己啊。

    幸好高原对眼下的状况早有准备,他早就猜到,一旦产品问世,自己注定要面对全世界的询问和质疑,因此早早设计了一套预案。

    ……

    “这里就是我发现X纤维的地方了。”

    高原将许轻舟等人带进实验室,指着那些摆放整齐的试验设备说道:“家父花重金购置了全套化纤研究设备,立志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我虽然并非材料学相关专业,但也算是从小耳濡目染,自学了很多材料和化学类的相关知识…”

    高原解释,他非常聪明的选择用词,称自己是发现了X纤维,而并非发明。

    至于一个计算机系的毕业生,为何会懂得化纤技术,则是因为从小就接触,再加上业余时间努力学习。

    “竟然是高老板自己发明的!?”

    两位博士同时大吃一惊,相较上了年纪的秦永波博士一脸狐疑,许轻舟博士性格就要单纯太多了,他很天真的全盘接受了高原的说法。

    “太好了,我正想问问您呢,您究竟是怎么解决纤维透气性问题,将速干指数一口气提高到个位数的?”许轻舟博士拉住高原的手,十分诚恳请教。

    高原早料到会有此一问,只见他微微一笑,语速飞快说道:“众所周知,几乎所有化纤产品,都源自炼油过程的副产品,例如乙烯,对二甲苯,乙内酰脲等等。”

    “超高速干指数的秘密,在于彻底改变纤维的性质,先将纤维放在一定浓度下的NaOH溶液中浸渍,使涤纶织物表面发生刻蚀,削弱纤维原本的镜面反射,增强漫反射,同时细小的坑洞也使水汽有缝隙通过,可以提高织物的吸湿透气性。”

    “然后,将初步刻蚀完成的纤维,放置在短紫外光线下照射,加入等离子气体,用以精对苯二甲酸和乙二醇为原料经酯化合物,对纤维进行酯交换处理,再利用缩聚反应,强化纤维的聚合结构…”

    事实早已无数次证明,知识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当高原开始自己精彩的论述,旁征博引,解释X纤维诞生过程的时候,很快,即便最苛刻的怀疑论者也为之折服,情不自禁大呼精彩。

    很显然,这位小高老板不仅懂化学,还精通材料学和数学,他没有装逼,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在这个世界上,有装领导的,装大款的,装明星的,为什么却极少有人装学者,装科学家呢?

    很简单,因为知识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

    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两位博士和他们带来的两名学生,经历了从质疑到震惊,再到佩服的五体投地,一系列心路历程。

    至于高原本人,他倒是没觉得任何羞愧,毕竟未来科技系统如此强大,送来X纤维技术的同时,也赋予了他相应的知识。

    此刻的高原肚子里有真货,应对问题自然格外从容。

    “大概就是这样子了。”高原一副轻松的表情,笑着说道:“还请诸位理解,部分细节涉及到X纤维的商业机密,所以我不能说。”

    两位博士同时长出一口气,看向高原的目光无比灼热,有种被上了一课的感觉。

    从实验室里出来,一行人还是回到办公室。

    秦永明教授询问工厂目前的状况,高原也没有隐瞒,直说自己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缺钱。

    毕竟想要上马一个全新纤维品种,要打通从上游到下游的所有环节才行,各方面需要的启动资金,可不是小数目。

    高原还说,一旦专利注册完毕,就考虑从银行贷款,以度过当年的困境。

    秦永明教授微微颔首,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借口有事,到门外打起了电话。

    一同来的许轻舟博士,给高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许博士年轻,为人单纯,更有一颗热诚的赤子之心。

    “这么好的原材料,可惜国内的下游服装企业,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许轻舟忧心忡忡的对高原说道:“前几天我还和学生们说起,优衣库在华夏的销量,竟然破天荒的,突破了一万亿日元大关!”

    “年销售额一万亿日元啊!工厂是我们的,工人也是我们的,到最后,利润却全都被国外品牌商赚走了。”

    “X纤维的性能,足以吊打全球所有供应商!如果能得到终端品牌商的配合,局面将会完全不同。”

    “但如今下游终端不景气的情况下,只怕高老板就算做出惊世骇俗的X纤维,到最后,只怕也是便宜那些外国企业,想想真是悲哀啊,落后就要挨打,无论放在任何行业,都是永恒的真理,要怪就怪华夏企业的战斗力还不够强吧。”

    高原听罢微微皱眉,随即又笑了起来,“许博士,这世界变化是很快的,您的信息恐怕有点落后呢,虽然优衣库为首的外企,的确非常强大,连续多年霸榜国内销售榜。”

    “但是在国外,三大全球快销服装品牌,优衣库,H.M,ZRAR,已经快被两家新近崛起的华夏品牌打趴下了。”

    “您知道这件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