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最狂潮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七章 消息传到帝都去了!

    华夏,帝都。

    千百年来,金色始终是这座古老城市的主色调,除去那座巍峨耸立的皇城,散布在四九城各个角落里,还有许多隐秘不为人知的高墙大院,它们加在一起,共同构成了华夏最强大的权利中枢。

    吴东明就是高墙中的一员,他今年五十出头,正年富力强,一心渴望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出些成绩,争取在退休前更进一步。

    今天一大清早,他就接到老同学秦永波的电话,以及一个令他颇感震惊的消息。

    “速干指数七点二?怎么会这么高?”吴东明听罢,顿时眼睛一亮。

    虽然离开学术界进入官场已久,但底子依然在,他很清楚速干指数达到个位数,具有何等非凡的意义。

    所谓速干指数,背后有一套复杂的算法,简单来说,指数越低,衣物晾干的速度就越快。

    假设你去打篮球,弄的一身臭汗,纯棉T恤要一百分钟才能晾干的话,杜邦公司的COOLMAX面料就只需要二十分钟,而高原的高科技速干面料,达到了惊人的七点二分钟。

    速干面料用途非常广泛。

    众所周知,有一些印度士兵,曾经不顾我方好意劝阻,强行在班公湖游泳,结果因为全身湿透,高原寒气侵入体内,竟然被活活冻死了。

    假设这些印度士兵穿的服装,使用高原研发的高科技速干面料,能够以比纯棉快十三点八八倍的速度晾干,或许就不至于死的这样凄惨,以至于让印军丢脸到全世界,闹出国际笑话。

    由此可见,衣食住行不仅是百姓生存的根本,更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公元前两千四百年,人类开始使用棉花制作渔网和衣物,时至今日,高性能化学纤维将取代古老的棉麻,成为面向未来的黑科技,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历史进程。

    并非棉麻不好,只是人类生活的环境变了。

    现在的我们还住在陆地上,但将来我们可能会进入大海中生活,移民到火星,甚至更遥远的宇宙去生活,棉麻显然无法抵御太空中的黑暗和寒冷。

    秦永波在电话那头十分激动的说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昆仑厂提供的样品,所使用的化学纤维,并不是市场上任何一种已知的产品,而是一种全新的,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存在!”

    “你们从来没有见过!?”吴东明猛地一怔,竟直接从座位上跳起来,血流开始加速。

    难道说,名不见经传的昆仑纺织面料厂,发明了一种性能非常强悍,全新的化学纤维!?

    化纤是一切的基础,例如用来做防弹衣的凯夫拉材料,前身是芳纶纤维,柔软舒适的莱卡面料,前身是氨纶纤维。

    总而言之,一种全新的化纤被发明,往往存在着无限可能。

    别看这一次,高原只是用它做了点速干面料,搞不好经过深入研究后,能改进出比凯夫拉更强的超级防弹衣呐。

    至此,吴东明已经完全明白了,秦永波一大清早就打电话找自己,并非因为速干指数高低的问题。

    而是一种很可能改变历史的新型化学纤维,在祖国的南方,横空出世了!

    “大家都是老朋友,你不妨直说,需要我这边做些什么?”吴东明想清楚之后,拿出上位者应有的魄力,直接了当问道。

    ……

    “牲口!你怎么来了!?”

    当看门的刘大爷告诉高原,曹非鱼来厂里找他的时候,高原本是不信的,因为他很清楚,曹非鱼在杭州有份不错的工作。

    但是等他跑到外面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面前之人不是曹非鱼还能是谁?

    文质彬彬,穿一件雪白衬衣,下半身是浅灰色西裤和黑色小牛皮鞋,皮鞋擦的锃亮,和穿运动裤衩的高原,形成了鲜明对比。

    曹非鱼微微一笑,“我说过,哪天要是混不下去了,就来找你这个富二代,求你赏口饭吃。”

    高原大笑,“都是自己兄弟,就别开玩笑了,到底你是为什么回来的?”

    曹非鱼轻轻耸肩,“你父亲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想着现在你这边应该需要人手,于是就辞了职。”

    哎~

    高原深深叹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默默和曹非鱼一起向厂里走。

    说来也是奇怪,很多年了,他和曹非鱼几乎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一起上初中,一起上高中,一起追喜欢的女生,被抛弃了,一起蹲在路边喝闷酒,喝多了一起呕吐。

    只是上大学以后,高原一心想学计算机,而曹非鱼对计算机完全没有兴趣,于是学了会计。

    等到大学毕业,高原一心要去大城市打拼,而曹非鱼对工作和前程之类的事情,完全没有概念,他觉得西湖风景蛮好,便也去了杭州,两个人一起租房子,一起找工作。

    说实话,这世界上的发小千千万万,但做发小能到他们这种地步的,也算万中无一了。

    “叹什么气啊,怕没钱付我薪水?”曹非鱼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的说道:“我这人是很贵的,不过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份上,就容你暂缓几个月吧。”

    “你这只牲口!”高原感动之余用力拍了拍曹非鱼的后背,“只要你不怕吃苦,有的是工作给你,之前会计和出纳都辞职了,你先帮我把帐管起来吧,我现在连工厂的资产负债表都弄不清楚,一脑门儿的浆糊。”

    外人很难想象,看起来温和儒雅的曹非鱼,外号居然叫牲口,而这也是他们两人的秘密之一。

    “一个会计都没有了?这么严重,那现在厂里到底还有多少人?”曹非鱼问道。

    高原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反正天天有人来要工资,我都让刘大爷挡了回去,统一回复他们下个月十号结算。”

    “你这是嘴上无毛,说话不牢啊。”曹非鱼感慨,“说到底,你毕竟不是你爸,大家能信任你爸,却未必信任你,厂子停工那么久了,大家各奔前程,也是人之常情,不能怪他们啊。”

    “知道,我也没怪他们。”高原露出无奈的样子,“我现在就等着化纤实验室的报告,还有专利注册结果。”

    “一旦报告和专利下来,我就拿着这两样东西去银行抵押,或者联络风投公司,从他们那里弄一笔启动资金,让厂子先运转起来。”

    高原对自己的计划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那是系统提供的高科技化纤材料,怎么不能抵押个几百万?

    曹非鱼疑惑,他并不知道速干面料的事情,正准备仔细问问,然而就在这时候,门口刘大爷又打电话过来了。

    “小高老板,你快来看看吧,门口来了好多人,看样子是官家的人,他们要见你呢。”刘大爷在电话里有点紧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