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最狂潮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四章 我们去国家级实验室!

    常年军队生涯,养成高原父亲沉默而坚毅的性格。

    他在凌晨五点醒来,不惊动任何人,拖着行动不便的身躯,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在厨房里摘菜叶,准备早饭做鸡蛋面。

    高原的母亲很清楚,高向南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负担,自从病情稳定后,他就一直想方设法做些事情。

    见到老公主动做早饭,高原母亲也没有阻拦,而是拿着一篮换洗衣物,到阳台上打开了洗衣机。

    “高原昨晚又没回来。”高向南问道。

    “是啊,原原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吃住都在厂里。”已经二十一岁了,高原母亲却依然喜欢喊他小名。

    她把篮子里属于高原的几件衣服挑出来,给高向南展示,“你瞧瞧,人家小年轻都把自己打扮的时尚潮流,穿衣服都要穿韩版的。”

    “可你看咱们儿子,韦德,韦德,韦德,全都是韦德。”

    高向南蹙眉,不解问道:“韦德怎么了?挺好看的啊。”

    高原母亲白了老公一眼,“不愧是父子,连审美都一样,再好看那也是运动服,你愿意自己儿子穿一身运动裤衩运动背心,出去和人家姑娘约会?”

    这…

    高向南支支吾吾,他一直忙于工作,并没有想过此类事情。

    两口子正在聊天,结果高原提着个塑料袋就跑回了家。

    “爸,妈。”

    “又是鸡蛋面?你们这一年到头早餐吃面条,也不腻味的慌?”

    “我买了小笼包,最近猪肉价格涨疯了,肉馅包子都涨到两块了,赶紧的,趁热吃吧,袋子里还有两包豆浆呐。”

    听说肉包子涨到两块了,高原母亲皱眉嘟囔,念叨物价之类的琐碎事情,高向南则仔细打量,发现儿子果然是一身运动服打扮。

    常言道,人靠衣冠马靠鞍,既然要管理工厂,还是应该给客户留下些好印象。

    现在是夏天,运动裤衩穿着比较凉爽,高向南琢磨,或许到了秋冬季节,高原就会有所改变吧。

    然而他并不知道,秋冬季节,高原还有长袖运动服…

    “你不吃吗?”高向南坐下之后问道。

    “我在外面吃过了。”高原答道。

    高向南这才发现,儿子浓重的黑眼圈,以及眼中的血丝,应该是熬夜没睡。

    “以后少熬夜,小心你的发际线。”高向南念叨。

    高原嘿嘿一笑,摸着脑门对父亲说道:“爸,以前厂里用的化纤丝,都是哪家供货?”

    说起厂里的事情,高向南顿时来了兴趣,“大多是超达,偶尔也会用南化,怎么,原材料出事情了?”

    高原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最近弄了个速干化纤的配方,想找工厂生产。”

    “哦,定制化纤丝啊。”高向南露出一副门儿清的样子说道:“那还是去找超达的袁征吧,电话号码什么的都在车上,手套箱里有一个黑皮记事本,里面全都是客户以及供应商的联系方式。”

    高原点头,其实父亲的记事本他早就拿到了,今天只是来向父亲确认,哪家供应商比较信的过。

    父子两个又聊了一些厂里的事情,事已至此,反正急着复工也没有生意,倒不如趁这段时间,把厂里的未来发展好好捋清楚。

    按照高原的意思,以后就不要做大路通货了,事实早已经证明,通货虽然量大,但并不赚钱,还经常被客户压款克扣。

    他打算注册商标和专利,搞一种新型面料,向下游客户推广。

    简单来说,就是工厂要转型,要创立品牌。

    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成败在此一举,否则还不如把厂子卖掉,那样起码能落个清静。

    虽然知道过去的经营模式有问题,但真要卖掉工厂,高向南还是会心疼,不过他这人有一点好,那就是说话算话。

    医生说,想活命就好好休养生息,别在操劳。

    所以他向家人立了军令状,从今往后,把工厂交给高原,无论成败与否,绝不插手。

    “吃完饭你们也别在家坐着,去河边溜达溜达,健健身。”高原站起来,准备离开,“我看电视上,很多老头老太太,都把自己练的一身肌肉,老帅了。”

    老头老太太…

    高向南心中不太舒服,他还没适应自己的退休生活,也没觉得自己很老。

    “把东西给他吧。”高向南望着高原母亲。

    母亲轻轻点头,让高原先别急着走,随后回到卧室里,拿来一张银行卡,招商银行的。

    “这是什么?”高原接过银行卡不解问道。

    “这是给你爸交完住院费之后,家里所有的钱。”母亲解释。

    高原心里咯噔一下,他听的非常清楚,不是家里的钱,而是家里所有的钱。

    “先拿着,如果不够,我们再想办法。”高向南淡淡说道。

    哎~

    父亲这沉默寡言的性格啊,高原相信,这张银行卡的背后,一定许多故事,但他就是不说。

    家里已经没什么积蓄了,这些钱会不会是找亲戚们凑的?又或者抵押了房产?

    离开家,坐上那辆破雅阁,高原摸了摸口袋里的银行卡,忽然觉得眼眶有点酸,他不得不做了几个深呼吸,才让心情平复下来。

    副驾驶座位上有一个不大的纸板箱,箱子里一片片看似普通的化纤面料,连颜色都没上,实在有些简陋。

    实验室产品和大规模工业品,区别还是非常之大的。

    毕竟,实验室里的设备,就不是为了生产和美观准备的,而是为了测试和研究。

    例如,高中化学实验室能用来制肥皂吗?

    当然可以,但你别指望实验室里的肥皂,像舒肤佳一样溜滑滋润,芳香扑鼻。

    眼下高原手中这批速干面料,就是典型的实验室产品,不美观,但送去做性能测试已经足够了。

    绍兴本地,有一个国家级新型纺织材料实验室,在业界相当权威,声名卓著。

    这世界上的事情,终究还要讲个信字,假设高原自己出具评测报告,说自己的速干面料性能天下第一,估计连傻子都不信。

    所以这笔评测费用,无论如何都不能省,高原需要国家级实验室背书,证明自己的产品性能优良,才好去谈客户,去银行谈贷款。

    另外,高原还要找一家专利代理公司,把专利和商标给申请下来。

    高原抚摸着新鲜出炉的高科技速干面料,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念叨,“你们今天要去的可是国家级实验室,千万可别给我丢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