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0章感知

    三世为人,谢庄也没有做过特种兵,不要说什么枪法了,他也不会任何的格斗技巧,抡锄头和敲键盘倒是熟能生巧。

    不然他也不会被火魂追着乱跑,然后还被两下锤进医院了,更何况,这具身体的主人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汐地帝国高中生,没有什么死神或者黑手党的隐藏职业。

    所以,当那造型相当令人震撼的怪物拖着一根长长的藤蔓,张着下颚朝着谢庄冲过来,当那草地被快速压倒拖出长长的压痕,谢庄要说不慌是假的,他冷汗都滴下来了。

    这就是行动力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点的行尸?

    是亿点点吧!

    谢庄觉得这兔子甚至跑得比火魂那种怪物还快!

    心中恐惧,但思考却未被情绪阻碍,谢庄相当果断地放弃了继续开枪的打算,用左手将手枪笔直地扔向了那冲过来的兔子,而右手则拽出了别在身后的短斧。

    那兔子行尸果然没有脑子,就像猎狗看到会动的木棒一样,它整个身子一跃而起,一口就咬住了那铁质的手枪。

    而本来像是脱落的下颚展现出了令人惊诧的咬合力,直接将手枪咬碎成了铁质的碎块。

    谢庄手都抖了抖,他已经能够想象,当那对大门牙砸到他身上的时候,会有什么后果了。

    但谢庄没有犹豫,相反,他反而强自驱动起了自己吓到僵硬的身躯,整个人笔直地朝着那兔子冲了过去。

    重心压低,谢庄两步便冲到了兔子的近前,但他稳稳持斧的右手却没有动作,反而左手像是抡大锤一样,抡着空气就朝着兔子砸了下去。

    而一道灰色的影子也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窜了起来,那刚刚才落地的兔子没有丝毫硬值地起身,一口咬在了谢庄的左手上,眨眼间便咬烂了肌肉,咬穿了骨头。

    剧痛临身,谢庄却没有恐惧和痛苦,反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畅快。

    就是现在!

    左手一拉,戴着还在空中的兔子到了准确的位置,而右臂没有丝毫犹疑,快准狠地劈了下去,将那捅进了兔子大脑的藤蔓连根砍断。

    像是被砍了头的蛇,藤蔓狂舞着摔落在了草地上,而那刚刚还如同铁钳的兔子嘴,也像是失去了动力的电动门一样松开了。

    兔尸落在地上,谢庄持着斧头喘着粗气,他扭头看向了身后的陈潇潇,“这样算我过了不?”

    陈潇潇惊讶地微张着小嘴,过了会才啧啧称奇,显然她也被谢庄的操作惊道了:“小庄子,你真是个狠人,无论是观察力,还是判断力,意志力,都是万里挑一,毫无疑问,尸草妖纹是你的了,不过……”

    谢庄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传来,拉扯着他回到了陈潇潇的身边。

    “不过你得意忘形的太久了!”

    谢庄急忙忍着痛回头望去,却见刚刚他利落斩兔的地方已经多了一具人型的行尸,正像是扭曲的蜘蛛一般,翻着身,用被藤蔓捅破的面部看着他们。

    “在战斗中永远不要分神!”陈潇潇用散发着绿光的手拍了一下谢庄的肩部,给了一发治疗,接着冷静地说道,“看着,如何使用妖纹的力量。”

    谢庄连忙忍着那血肉生长的痛痒,盯紧了陈潇潇的动作,眼中一切如常,但谢庄的灵性却敏锐地颤动,感觉到了一股凭空出现的庞大能量,却见她身上的白大褂突然亮起了浅银色的纹路。

    下一瞬间,伴随着风穿过峡谷的尖啸,无形的利刃扫过了身边的一切,不止是那暴露出来的行尸,就连隐藏在树丛灌木之中的潜在杀手,同时被风刃径直撕裂,让周边的一切再次陷入了寂静。

    “就这?”谢庄坐在地上,愣了愣,嘴快地说了一句。

    “啪!”陈潇潇恨铁不成钢的地拍了一下谢庄的脑门,别说,手感还挺好,“什么就这,你感觉到了吗?灵力的律动?”

    “你是指那股能量吗?那种能量,为什么能凭空出现?他是热能吗?还是电磁场?”谢庄蹦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管它是什么,那就是灵力,我刚刚特意输出到最大功率,就是想让你记住灵力的波动,之后你只需要集中注意力,回想灵力的感觉,就能注意到那些潜伏在你周围的敌人。”

    听了陈潇潇的讲解,谢庄突然扭头看向了西面,他虽然没有看到,但心中却模糊地感知到了两个相对微小的、一闪而逝的灵力波动,还有一个持续的庞大的灵力聚合体。

    “如果你的灵性足够好,捕捉灵力的变化能够代替代替你的眼睛,察觉到周围的特殊情况……”

    “轰!”西面传来的爆炸声打断了陈潇潇的讲解。

    “燕清他们应该找的了尸草!”陈潇潇做出了判断,但她很快又想到了谢庄刚刚怪异的举动,第一次激动地叫出了声,“等等,小庄子,你刚刚感觉到了?你感觉到了那起码千米之外的灵力波动?”

    “额,这个不太对吗?”谢庄愣了,紧张了起来,这个超凡世界怎么这么多常识,感知个灵气波动也能让人一惊一乍的?他还要踩什么坑,能不能一起来?

    “你真的是人类吗?不,你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这种感知力出现在从未观想过的人身上!它比你之前带给我的所有惊讶还来得恐怖!”陈潇潇严肃地说道,“谢庄,你最好不要再把这种特异之处表现出来,知道了吗?”

    “额,是。”谢庄猜到,肯定又是自己的天资太好了,好到让人嫉妒,他也没啥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应了下来。

    “既然你感知到了那边的灵气,那跟我说说那边的情况!”陈潇潇显然是个实用主义,虽然惊讶,却直接问了起来,同时也顺便教导道,“在面对怪异事件是,情报是重中之重,这次我们对尸草的情报算是收集的很全的,这能大幅度降低我们的风险,但凡事总有例外,多知道一点,总是更好的!”

    “我感知到了两股微弱的灵力波动,还有一大团灵力聚合体。”

    “一大团?”陈潇潇疑惑道,她丰富的经验让她察觉到了些微不对,“多大?”

    “大概是那两团微小灵力的20倍吧!”

    “20倍?”陈潇潇意识到了什么,“事情有变,尸草的强度提升了,为了你的安全,你现在原路返回,退到警戒线的附近,接下来的战斗,我会去支援,但现在你已经没法围观了!”

    “那行尸……”

    “这附近的都被我干掉了,你怕个屁!”话音落下,似乎情况紧急,陈潇潇直接化作残影,消失在了谢庄的面前。

    “啊?”人形土拨鼠叫。

    谢庄只能对着寂静无人的公园叫了一声,接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安全感暴跌地抓住了那柄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