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9章行尸

    “你好了?”谢明碧满脸惊讶,震惊地看着在她面前动着胳膊腿的谢庄,又怀疑地看了看燕清三人。

    “是的,姐,如你所见,我得配合警察们干一件事,具体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详细跟你说,行不行?”

    “我不同意,唉我不同意也没有什么用吧,小庄,你去吧,注意安全!”谢明碧叹了口气,摸了摸谢庄的脑袋,有些担忧地说道。

    “好,姐,你回去的时候也要注意安全,等完事了我直接就回家好了!”谢庄点了点头。

    暂时安抚好有些担忧的姐姐,谢庄跟着燕清三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问道:“我真的要战斗?”

    “潇潇姐,让一个没受过训练的新人直接参加战斗,这是不是太过了?”岳文兵有些迟疑地说道。

    “确实,他根本不会使用妖纹的力量,有没有他也没差!”燕清的话并不好听,语气更是相当轻蔑,但他确实在帮着谢庄说话。

    “他有天资,我又不会让他直接对上那个怪异,我就想让他解决个行尸,还有我们三个看着,这有多大点事?真正的黑暗可不会等我们每个人准备好了才发起攻击。”

    “但……”

    岳文兵还想说话,却被陈潇潇有些烦躁地打断了,“好了,我知道啦!这样,让他自己选好了,喂,小庄子,你是想要试着战斗还是就看着?我可说好了哦,如果你打赢了,我做主,奖励你这次的战利品,尸草的妖纹。”

    看着带着笑意的陈潇潇,谢庄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毫无疑问,在这个没法修炼的世界,妖纹这样的超凡力量虽然有副作用,但绝对是稀缺的资源。

    “那你们可以现在教我怎么用那个妖纹了。”谢庄说道,他需要力量,为了不再成为任人宰割的奴隶,也为了在这个世界更好的立足。

    “哈,你现在还不行,使用妖纹需要观想星界的神祗,然后开辟连接星界的通道,从而获得灵力,你现在还是用这个吧!”陈潇潇伸出她的小手在后座底下摸了摸,递给了谢庄一柄全身黑的短斧,接着又掏出了一柄手枪,递给了谢庄。

    “打过枪没?”拿娇小可爱,像是初中生一样的女孩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谢庄愣愣地摇了摇头。

    “没也无所谓,倒时候你就对着怪物随便开枪过过瘾,打死就算,打不死你就拿斧子上去砍他!”陈潇潇挑了挑眉,一副流氓巨星的气质。

    “我们不教你观想法有两个原因,其一,你没有正式加入控制局,其二,观想法本身很简单,但我们观想的指代物却有危险,因此刚开始修行我们一般建议在静室,在没有杂念的情况下,现在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岳文兵扭过头来,止不住地话痨。

    “特别提醒你一下,在未修行观想法时,千万不要用灵性去接触妖纹,如果万一接触了,不幸看到了那些旧神的形象,也千万不要以那些形象作为观想对象。不过,陈姐让你打的只不过是个行尸,要什么观想法,有枪和斧子也就够了。”

    “行尸是什么?僵尸吗?”谢庄问道,想要了解一定的情报。

    “类似吧!虽然行动能力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点,但完全没脑子,你放心,能让新人围观的诡异事件是很少见的,但是危险性很低。”岳文兵先是宽慰了一句,接着说道,“我们今天要处理的是珊瑚公园里的灵级尸草,这是一种类似于植物的怪异,本身攻击力非常低下,但有非常灵活的藤蔓,能将迷幻剂注入生物的脊椎,并通过压榨他们的灵性向星界献祭,从而获取并储存下大量的灵力,当灵力抵达一个阈值之后,它便会结出能够繁殖的种子,这个种子也具备尸草的超凡特性。”

    “所以行尸就是被尸草所控制的人类?”

    “是的,他们的灵性已经被尸草榨干,所以已经形同死物,不要心生犹豫和怜悯,就是应对他们的最佳策略。”岳文兵又提醒道。

    之后,陈潇潇又简单地教了谢庄一点换弹,开保险,瞄准的基础知识,四人便来到了一个被警察围出的警戒线前。

    这个警戒线离珊瑚公园的入口还有差不多500米,燕清出示了一下证件,四人便从开口鱼贯而入。

    “根据生长情况的不同,尸草的藤蔓能覆盖1-3公里的区域,但根据我们对失踪人口的统计,这株尸草应该正处于幼生期,但就算这样,整个珊瑚公园已经变成了它的王国。”阅文兵镇定自若地观察这四周,顺便又给谢庄科普了不少知识。

    “接下来就分兵吧!”陈潇潇朝着燕清,看了一眼,说道。

    啊?分兵,这不是恐怖片里面最常见的死法吗?

    谢庄心中吐槽,但燕清却已经点了点头,接着,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能力,燕清和岳文兵突然拥有了远超人类的速度,像是猎豹一样沿着大路窜进了丛林。

    “他们去找尸草的本体,我们清理外围的行尸,这样比较节约时间。我还打算搞定了之后吃个晚饭呢,你不会还想要拖到天黑之后吧?”陈潇潇看出了谢庄的不解,打着哈欠说了一句。

    “走吧!”

    ————

    午后的阳光和暖风沁人心脾,公园里的花草错落有致,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植物在精心的修剪后长得都很整齐,让人看上去就心情舒畅。

    但谢庄却警惕了起来,他并没有察觉到原因,却直觉地觉得这现代化的公园没有给他任何久违的快乐,而是浓浓的危险感。

    “沙沙!”

    闻声而动,谢庄扭头看向了左手边的草地,只见嫩绿色的杂草中央,多了一团灰色的影子,再定睛一看,却是一只正埋头吃草的小兔子。

    “呼!”

    谢庄松了口气,举着枪的手也累的抖了抖。

    但就在这时,那背对着他的兔子突然扭过了头,那本来可爱的脸布满了血肉组成的裂纹,红色的妖异眸子直直地盯着谢庄,而更诡异的是,一根粗大的滕蔓,从兔子的鼻子那儿捅了进去,像是青皮蟒蛇将兔子的整个脸完全贯穿。

    “卧槽!”

    “砰!砰!砰!”

    谢庄被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抖,也没瞄准,连开三枪。

    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狗屎运来了,其中一枪居然击中了兔子的左腹,顿时打出了一片血肉模糊。

    “Wryyyyyyy!”

    那兔子机械地张开了嘴巴,发出了渗人的怪叫,下一瞬间,便两腿一踏,像是小弹头,带着一往无前的血腥气势,便朝谢庄冲了过来。

    “去吧,这就是你的第一场战斗!”陈潇潇像是宝可梦大师一样喊道。

    “这行尸,不光是人啊?”谢庄则满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