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8章污染

    “这位是陈潇潇,你未来的导师。”岳文兵指了指那娇小的女孩,说道,“我们控制局基本上是两人一组的小队模式,保留老带新的优良传统,像是清哥就是我的导师,之后我们也就这么一直合作。陈姐是创造级的使徒,掌握十个以上的妖纹,因为她过两个月要调到首都去,所以你们正好可以搭档——你不是很快也要去首都上学了吗?”

    听了岳文兵的一大串话,谢庄无疑有很多问号,对于他被调查这件事他算是有心里准备,但对于后面那一大堆的名词,他就只能根本没有概念,只能懵懂地望着岳文兵,期待这个家伙能给个解释。

    “好吧,真麻烦!”岳文兵叹了口气,“本来应该让你自己看的东西,还得我来介绍一遍,在这个世界的暗面,在科学的背后,隐藏着被神秘学所占领的神秘世界,各种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的怪异层出不穷,我们根据这些东西的灵光强度和危险程度将这些诡异生物分为七个等级:灵,道,城,邦,国,宇,宙,你遇到的火魂就是很常见的灵级诡异。”

    “同样的,对于掌握同样强度力量的人类使徒,我们也将其分为基础,延展,连通,创造,王冠,深渊七个等级。”岳文兵说道,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们为啥叫使徒吗?因为我们只能够使用诡异死亡后遗留下来的妖纹,而没有办法通过任何的修炼直接获得那些乱七八糟的超凡力量,但是,妖纹又岂是那么好用的!”

    “嗯?你说的妖纹应该是现在飘在我脑子里的那个红色符文吧,它有什么严重的副作用吗?我每次进入那个黑色空间就能够看到它,还能看到一堆灰色东西在上面爬。”谢庄听到岳文兵的话,顿时紧张了起来,连忙发问。

    “准确地说,他应该在你的右手上,等等,你刚刚的话你再说一遍?”话才说到一半,岳文兵就不可思议地惊叫了起来,“你已经进入过冥想空间了吗?你已经见到了妖纹了?”

    嘶——

    谢庄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又说错话了,他看着那冷酷帅哥人设的燕清凹着凹着造型突然像死鱼一样瞪大了眼睛,而进来就吸烟、看起来相当目中无人的陈潇潇举着烟张着嘴望着他,他就知道不好。

    “额,我,我可能在凭空想象,我,我在无中生有!”谢庄干干巴巴地说道。

    但却见到陈潇潇相当感兴趣地看着他,美眸轻转,用相当浑浊且慵懒的烟嗓说道:“他看到了,不止看到了妖纹,甚至看到了次级污染。这小子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就自己进入了冥想空间,这可是几百年都见不到一个的妖孽人物啊!”

    “确实,这可能是个王冠种子,看来我还低估你了。”燕清也恢复了冷静,淡淡地评价道,“具有天生强大,稳定,纯粹的灵性,如果你再拥有良好的战斗天赋,那你或许真能活到成为冠位的那一天!”

    “……”谢庄有些无语,说了半天,夸了一通,他真正关心的却没有人说,“所以妖纹的副作用是什么?”

    “是污染!”岳文兵还没来得及说话,陈潇潇已经先一步解释道,“传说中,妖纹是众神的遗产,它们与物质结合,以灵力为燃料,被灵性所驱使,但这些妖纹每寄宿一个宿主,便会被宿主的灵性所改变,从而带有能够将下一个使用者的灵性和物质改变的污染,而由于妖纹的第一任使用者是众神,所以它带有众神的位格、逻辑和思维组成的强烈污染。”

    谢庄懂了,如果把妖纹看做一个病毒,那这个病毒每入侵一个生物,就会因为变异等因素获得那个生物的一些基因序列,同时,也无时无刻不想着把自己的基因序列塞进那个生物的遗传组织里。

    “一般的使徒不会直接与妖纹接触,而是以银制品作为其载体,在要使用的时候才将灵性和灵力灌入其中,但就算是这样,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使徒因为污染而异化成为怪物,而像我们这样被妖纹寄宿到身体中的人,就会无时无刻不面临着灵性被污染的风险。”陈潇潇神情难得严肃了起来。

    “你也?”

    话音顿住,谢庄有些惊讶地看着陈潇潇的半张脸被绿色的光纹所覆盖,她的整个眼珠变成了妖异的墨绿色,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鬼魅莫测。

    “这个妖纹的能力……哼!”陈潇潇眉头一皱,紧接着平缓了下来,似乎经受了短暂的精神攻击,“它的能力是治疗,也就是超速再生,接下来,我会彻底治好你的伤,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一点点的痛?”

    “等等,没必要啊,我再住个一个半月就养好了,这不合适啊!”

    谢庄的拒绝当然没有用,他就在燕清和岳文兵幸灾乐祸的笑容中,被陈潇潇用带着绿光的小手摸了一把。

    下一瞬间,浑身剧痛麻痒,仿佛万蚁噬身,又似千刀万剐,谢庄只能紧咬牙关,不管怎么说,这一口毒奶的滋味比起在落后的封建社会当农奴的感觉可要好多了,男子汉大丈夫,他叫一声算他输。

    治疗的总用时不过十秒,但谢庄却感觉过了一年,当他从那浑身紧张的状态下放松下来之后,他却感觉浑身舒畅,动了动手扭了扭头,骨骼和肌肉随意伸展扭动,那是前所未有的舒适。

    “我好了?”看着陈潇潇脸上的妖纹暗淡隐没,谢庄惊喜地坐起了身,但他下一刻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了燕清,质问道,“不对,你们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们把我治好干什么?我在这儿躺着不好吗?”

    “嘿嘿嘿!”岳文兵的笑容突然变得又贱又猥琐。

    燕清的嘴角也勾起了冷冷的笑容:“我说过了,我们人手不足,所以需要有生力量,今晚开始,就是你的入职培训了。”

    “放轻松,今晚就是带你见见世面!”陈潇潇自来熟地坐在了谢庄的床上,拍了拍谢庄的肩膀,“每个新人都会由老人带着参与一个风险最低的任务,根据你的表现来判断你是否有资格进控制局。”

    “没有资格会怎么样?”

    “诶呀,只要不是会吓到尿裤子的人都是有资格的啦,你不是还一个人干掉了火魂吗?今晚你的任务也就是看看,没问题的啦!”岳文兵笑着说道,“而且别这么抵触,我们又不是什么吃人的组织,你有看你的待遇吗?”

    “什么待遇?”

    “在许可范围内的一切,无论是金钱,知识,美色,权力你都会有等价于你贡献的收获,而更为重要的是,只有我们这儿,才有能够壮大你的灵性,抵御污染的观想法,怎么样,待遇不错吧?”

    “诶!反正我也没得选。”谢庄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右手,“有啥办法,谁让那不长眼的妖纹往我手上飞了呢?”

    “哦对了,胖子!”陈潇潇突然对着岳文兵说道,“让他围观是咱们之前的想法,但看到他今天的表现,作为同伴,我想看看他战斗的样子!”

    “啊?”

    谢庄惊诧地看向了陈潇潇。

    战斗,他什么都不会,怎么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