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升维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7章火符文

    谢庄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晚上很快过去,得益于被火魂生生砸出的内外伤,他整晚都在发高烧,整个人烧得晕晕乎乎,甚至连觉都睡不好。

    明明身体已经很累了,但精神却很是跳跃和分裂,连做了好多个只记得感觉的噩梦,半夜更是多次惊醒,得亏姐姐一直在旁边不辞辛苦的照看,再加上医生护士的努力,谢庄才算没有成为第一个刚穿越就挂掉的穿越者。

    当然,最后谢庄还是没有和谢明碧提超凡世界的事情,他打算等自己状态好一点,先看了燕清他们发来的资料,再做打算。

    明亮的阳光从侧边的窗户撒了进来,借着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谢庄微微侧头扫了一眼窗外的城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错落有致,挡住了他想要一览城市全貌的企图,但那些带有电器特色的巨大屏幕和霓虹灯管,还是给了他一种特殊的怀念感。

    终于从民不聊生的农业时代穿越到了电气时代,这才是人过的生活!

    就在昨天晚上,他又多次在清醒与昏迷的交界线进入到了那独特的黑色精神空间,而且大胆地用自己的精神触手多次触碰了一下那又流动的光所组成的符文,每一次触碰,谢庄都获得了大量的信息,但也消耗了大量的精力,更是被火灾现场又袭击了两次,这也是他一直高烧未退的主要原因。

    但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或许真的天赋异禀,又或许本身的san值已经很低了,谢庄很快就已经能够无视那能够轻易摧毁人心智的污染,将他的精力专注于探索,观察和总结之上。

    他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符文确实能够赋予人类超凡的能力,它就像一个函数,一个功能组件,可以让谢庄拥有四个超凡能力。

    首先是异空间,可以展开一个异空间,将现实世界的物体拖入异空间。第二个是火焰控制,可以控制火焰。第三个是火焰传送,可以通过燃烧的火焰进行短距离的传送。最后一个则是热强化,能够全方位的强化躯体的能力。

    虽然更多的细节信息以谢庄的精神力已经难以获取,也还不知道这个符文该如何使用,但获得超凡力量还是让他感到振奋。

    当然,他对自己的画风有些不满意!感觉这超能力更像是魔法师,而不是修仙者,不过知足常乐,至少他已经具备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姐,能不能把我手机拿给我?”谢庄问道,他想要看看燕清他们给他发的资料,或许里面会有如何使用超凡力量的具体方法。

    “你想做啥?”谢明碧虽然也满脸疲惫,但还是从趴在桌子上的状态抬起了头。

    “我想看看小说……”

    谢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谢明碧果断且严厉地打断了,“你昨晚都烧成那样了,还想要看小说?不行!你现在只能静养,给我乖乖地躺在床上!”

    “但好无聊啊……”谢庄说道。

    “那我陪你聊聊天?”谢明碧眨了眨眼睛,回道。

    “……聊什么?”谢庄一脸无语,不说还好,说完了更是不知道聊啥了,他微微动了动手臂,感觉自己的伤势好了不少,顿时心生一计,“对了,现在几点了,我感觉有点饿了,我想吃饭!”

    “哼,我看你是想把我支走吧!”谢明碧一眼就看穿了谢庄的想法,但她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不过也快到中午了,姐姐我这就回家给你做个海鲜粥,顺便一提,你的手机我就带走了哦!”

    “等……”看着谢明碧打开了门走出了病房,谢庄叹了口气,再次像尸体一样乖巧地躺在了病床上,感受着难以置信的无聊,只好再次闭上眼睛,轻车熟路地催眠自己,回到那一片漆黑的空间,再次和那神秘的符文大眼瞪小眼起来。

    ————

    多个层次的红色光芒,组成了粗细不一的线条,它们交错穿梭,在立体的空间之中流动扭曲,旋转,震动,循环,一部分的光芒流进了像是恒星一般的球体节点之中,又很快形变成难以形容的多变几何体。这散发着光的几何体向四周刺出触须,但在下一瞬间又塌缩成了薄薄的曲面,像是黑洞一般扭曲着周围的一切……

    这个被谢庄简单命名为火符文的符文,让谢庄觉得很有意思,就像原始人类第一见到火,或是看到流星一样,这神秘的足以在现实世界造成超凡现象的符文也让谢庄感觉到了深深的好奇,但他不会敬畏,相反,他希望能搞清楚这个符文的规律,明析其背后的运转逻辑。

    虽然他没有相关的基础知识体系,但就像科学刚刚发芽时人们也不曾有成体系的物理知识那样,不过是从头开始,这挑战也很有意思。

    反正在床上躺着养伤的日子也相当无聊,谢庄更是被姐姐管着啥也不能干,所以他就这么硬生生地看了一个星期的火符文,而这个过程也相当有趣,就像是在玩解密游戏一样,不时能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感悟。

    那个复杂的符文结构看起来是混乱而无序的,但谢庄却发现,当套用他熟悉的计算机科学的逻辑后,他能发现很多似曾相识的规律。

    比方说,红色部分的运行是和灰色部分完全无关的,甚至有很多时候他们还会在路径上互相打扰,除此之外,红色部分有时候会像是在进行压缩和解压的工作,而有的时候像是在进行数据转换的工作,而很显然,红色符文就像是芯片一样,还需要类似电能的能量才能够继续工作。

    谢庄沉浸在这种快乐的探究,直到他听到了响亮的敲门声。

    睁开眼睛,他转头看到了推门而入的燕清和岳文兵,在两人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娇小女孩,她有一头盘的相当整齐,仿佛花圈的白金色长发,带了点婴儿肥的可爱脸蛋,还有像是小学生一样的身高,不过,她的眼神就不像是小学生了,压低的眉毛带着凌厉的气势。

    “你们是?”谢明碧站了起来,眼中带有了一些警惕,毕竟燕清和岳文兵虽然穿着西装,不过还是有社会人的气质。

    “贝城三区警部,上级警探,燕清。”燕清拿出了证件,将其递给了谢明碧看了一眼,接着相当自然地说道,“关于上次发生在云山居的事件,我们还有些疑问需要问谢庄先生,所以,能否请您去门外等一会吗?”

    “我不能在这里吗?”谢明碧皱起了眉。

    “是的,因为事关一些我们还未准备披露的机密情报。”

    “但小庄他的伤,现在还不太好,我需要陪着……”

    “别担心!”燕清指了指身边那位穿着白大褂的叫小女孩,说道,“这是陈医生,同时也是汐神的高位神官,她是专业人士,我们也会注意问问题的方式的!”

    “没事的,姐,你先出去吧,我上次见过燕警官,也就问几个问题,应该很快就好!”还是谢庄出声,让谢明碧放心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你们咋又来了?”谢庄看着两个熟悉的人还有第三位不熟悉的女孩,有些懵,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之前答应了要加入控制局吗?怎么一直不看我的邮件,你可真能忍啊,你属乌龟的吧!”燕清盯着谢庄就是一句冷嘲热讽。

    “???”谢庄无语地说道,“我怎么看?前几天我手都还不能怎么动,你以为我有三只手吗?”

    “诶!庄哥儿,那你可真是白受罪了!”岳文兵似乎见谁都喜欢叫哥,他笑眯眯地说道,“你觉得你这伤重不重?”

    “当然重啊,我好像被打得胃出血了。”

    “但在我们这儿,治好就是一瞬间的事!”岳文兵说道。

    “嗯???”

    就在三人聊上天的时候,那位新来的陈医生已经熟练地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和打火机,点起火就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了起来。

    谢庄疑惑的眼神顿时就飘向了那小小的身影。

    “嗯???”

    这人又是怎么回事?